甜蜜柚子島

毛 健

2020年09月30日08:2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甜蜜柚子島

柚子豐收。王德立攝

橢圓的小島,四面環水,島上種滿沙田柚,稱其為柚子島,恰如其分。柚子島在廣西三江縣丹洲鎮。

進島,當然要坐船。踏上島,搶先入眼的一定是柚子樹。你若春天來,看到的是柚子花開,清香怡人,白花花的一大片。你若深秋來,樹已挂果,金黃碩大,一個個吊滿枝頭。柚子島便過節般的熱鬧,柚子節應運而生。

一船人上岸后,被分到各家各戶去住。碼頭上的農家大姐、大嫂早已等候多時。一位懷抱2歲女娃的大姐,大聲叫我的編號,我要住在她家裡。

走在青石板上,像踏在琴鍵似的。老城牆上的青苔厚厚一層,是別處難以看到的風景。進入古城門,路面寬了,石板也寬了。兩邊的農舍都是新農村的風范,木式結構,各有風姿,朴實簡易。家家戶戶門前都擺有土特產,自制的臘肉、臘腸、臘鴨,挂成長長一串,有著紅紅亮亮的光彩﹔還有自種的香菇、木耳、竹筍等。當然,少不了當季的柚子,還有拿柚子皮加工的柚子糖、柚子蜜漿。

大姐家的院子裡栽著好幾棵柚子樹,綴滿了柚子。夕陽下,柚葉散發出獨有的清香。大姐的家公正坐在樹下,對我熱情招呼。大姐笑呵呵站在一旁:“在家吃飯嗎?臘鴨、河魚、河蝦、土雞,你隨便點,豆角、茄子、絲瓜、青菜,現摘!”我一眼瞥見廚房一角放著一玻璃壇的紅酒。“這是我家公用紅心柚子做的柚子酒。”我一聽,當下決定坐在柚子樹下炒2碟菜,喝一杯柚子酒,哪兒也不去了。

早晨,雞鳴不醒。大姐在窗外催促:柚子節要開始了!我急忙趕到那座明代留下的北帝樓下,早已人聲鼎沸。金黃的柚子一堆又一堆,四方游客興致盎然。這裡有剝柚子比賽、吃柚子比賽、吊柚子比賽,五花八門。我去剝了幾個柚子,名落孫山,也算重在參與。之后,我去觀看那棵百年柚子樹,老樹枝粗杆黑,不算高大,被圍在一片柚子樹當中,這棵柚子樹總是最高產的,最多一年結了600多隻柚子,名副其實的柚子王。

丹洲書院裡正舉行猜謎語。這座書院創辦於清道光年間,此地重文興教由來已久。當年,著名學者費孝通到此考察,便住在教室旁的小廂房。此刻,書院裡桂花綻放,香氣宜人。書法愛好者們在桂花樹下鋪開紙墨,揮毫潑墨。一條條謎語被挂在桂花樹下,“燈籠裡面藏棉花,棉花裹住小月牙。剝開月牙見白豆,燈籠得用竹竿打”的謎語分外應景,我猜中謎底“柚子”,得了一個柚子作為獎品。

我樂滋滋地捧著柚子,在有400多年歷史的柚子島上轉悠。柚子島上,除了房屋和菜園,幾乎全是柚子樹。家家戶戶以種柚子為產業,帶動了旅游觀光,也讓當地人靠旅游致富。不知不覺,我在柚子島逛了大半天,隻因處處新鮮,並不覺累。回到住處,大姐正在鏤空的柚子皮上雕刻娃娃的笑臉,她在給我做柚燈。“天黑了,我們一家和你到河邊去喝油茶,放柚燈,一條河的柚燈絕對好看。”我腦海中立刻浮現那樣的場景:人們手捧油茶,看柚燈在大河上漂浮,閃爍出吉祥的光芒。那是柚子島人對來年豐收的祝福,也是對年年幸福安康的期盼。這座滿載愛意和甜蜜的小島,讓人生出對生活的向往和熱愛。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20年09月30日 第 12 版)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