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二代”种粮记

2020年08月07日15:37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听说广西平南县昔日种粮“状元”梁天银的儿子——梁(粮)二代,现在种粮不行了,亩产只有三四百斤,不及自己父亲当年的一半,成为大家的笑柄。是真是假,记者决定前去探个究竟。

从平南县城出发,20多分钟路程,来到梁天银的家。接待记者的是老梁(梁天银)的儿子小梁。小梁叫梁勋日,今年40岁,是梁天银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个头不高的他,精瘦、黝黑、干练,说话慢条斯理。

10多年前,记者曾采访过梁天银。那时,老梁已经种植水稻1000多亩,年产粮食近200万斤,先后获得国家农业部颁发的全国粮食生产大户标兵、全国种粮售粮大户等称号,还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是平南乃至贵港名人。

“没问题的。”听记者说明来意,小梁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虽然产量不及老爸的一半,但效益却日渐见好,种出的大米,香、软、安全、健康。”

“看,这颜色虽然偏黄些,但它是米的本来颜色,握在手的感觉是软熟的。” 小梁带记者参观他的大米加工厂,随手抓起一把米,在手中揣摩了一下,让记者闻闻,“是不是很香?看,这黄点,是米的胚胎。”说起生态米,小梁又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

“奥秘在哪里?”

“打造种植生态模式。”记者跟随小梁去探秘。路上,小梁不好意思地说,受人非议的主要是200亩生态稻,因为不喷除草剂、不喷农药、不施化肥,无论是产量还是“画面”都不及父亲种的好。

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已经收割的稻田,大约100亩,一辆耙耕机正在耕作。记者看到,稻田里杂草比较多,尤其田埂上的草高过记者膝盖。小梁介绍,这段时间天气干旱,先用大的耙耕机耙耕一遍,把野草、禾秆打碎,放水浸泡,再把1500羽土鸭放进来啄食。

“野草、禾秆被水泡烂后变成稻田的有机肥;放养土鸭一方面是为了灭虫、踏田,另一方面鸭的粪便又成为稻田的有机肥。”说起种植生态稻,小梁比老梁还专业,“10天后再用小耙耕机细耙,把土地耙耕得更精细、平整、泥油;之后把鸭子赶出去,插秧……”

说起回乡创业,小梁充满感情。2005年,大学毕业后的小梁春节回家过年发现,外面超市的大米每斤卖2元到3元,而自家种出的大米才1.5元,区别就是多了个包装。电子商务专业毕业的他觉得,可以回家创业。

梁天银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产业不断壮大,水稻种植面积扩大到1300多亩,带领120多户农户(包括3户贫困户)种粮致富;还为附近200多户农民提供耙耕、喷药等农业服务,辐射农田4000多亩。

“种粮添银(梁天银名字谐音)了,但吃起米饭来却没有以前的香呢。”小梁回忆,小时候早上上学,早餐就一团前晚剩饭。“那时的隔夜饭是软的,现在的米饭一凉就变硬了。”

“问题就出在耕种上。”小梁站在稻田里,弯腰拔起一丛稻根,“看,这泥巴是不是比较松散,禾秆是不是比较硬朗、消瘦……”

小梁告诉记者,普通种植水稻,要施化肥,要喷农药,要喷除草剂,长年累月使用,土地容易硬化、板结,对土地更是一种伤害,对粮食也不安全的。

“要把以前好吃的米重新种出来。” 2019年春季,小梁拿出100亩土地进行试验——种植过程不施化肥、不喷农药、不喷除草剂。

“这样怎么捞得吃?”刚开始,老梁第一个反对,以前只用农家肥,产量极低,温饱都难解决。后来使用化肥、喷农药,省工省时,产量才上去。“你这样做是倒退,会亏钱的。”

老梁的反对不是没有道理。很快,小梁就吃上苦头。

秧苗刚插下去,就遭遇福寿螺侵食,如果处理,一两天就被它吃光。以前,只需使用药物就能消灭它。但为了生态,小梁请人工捡,一亩10元,比用药贵5元。后来用茶麸终于消灭了它。

那时,大家茶余饭后都爱拿小梁来说笑,“田里的草都盖过了水稻了。”在农村,那是最丢人的事情。大家都笑他不懂种田。就连租地给他的那家农户也上门跟他说,“如果你再这样种田,明年就不租给你了。”

在大家一片取笑声中,小梁艰难熬到收获季节。一过秤,每亩只有300斤,果然不出老梁所料。但揭开第一锅煮熟的米饭后,老梁却笑了,“好,老爸支持你。”

小梁总结发现,不喷农药居然也没有病虫害,最主要种出来的米特别香;在田里放养的1200羽鸭子,在不打针不喂药的情况下,居然能健康长大,赚了1万多元。

“这是生态稻,吃起来对身体好。”记者到来采访时碰到小梁的老师梁勋锦,他退休后帮小梁打理生态稻田。毕竟是老师,很快便接受小梁的种田理念,并帮他找人做工,说服工人按照生态要求去种植。“比如我们要求株距行距都比平时种的宽,看似小小的要求,但那是改变他们习惯的事情,有老师在就做到了。”小梁说。

最令小梁欣慰的是,生态稻经过三造的种植,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今年早稻平均亩产450斤,总产量近10万斤,预计销售收入60多万元。(庞革平、张思) 

(责编:周雨乐、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