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 无法忘怀的峥嵘岁月

2019年12月03日15:44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广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最近又去到了我曾经工作的地方,马驮医院公社,那里已经都通了公路,通了电话,摩托车汽车也来回地走了,我在广西这片神奇的土地已经工作了五十年,我爱这片神奇的土地,广西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天津支边医生杨兴蓉深有感触地说。

50年前,为落实中央关于医疗卫生工作的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近2000名天津医生和8000余名家属,肩负医疗援助的历史重任,从北到南携家带口来到广西。

1980年前后,天津支边广西的医生和随行家属落实国家政策陆续返回天津或在其他地方工作,仍有60多名医务人员因工作需要留在广西,目前留在广西且在世的天津医生大概还有30多名。他们扎根广西偏远乡村山寨,救死扶伤,为广西人民的健康和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努力和突出贡献。

一腔热血南下,只为救死扶伤。

在今年8月举办的“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上,杨兴蓉(左二)讲述自己的故事。(自治区卫生健康委供图)

1976年,杨兴蓉从天津王串场卫生院来到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德峨乡卫生院,后来丈夫顾忠会也来到广西。在他们的倡导和带领下,创办了“马驮医院”,为解决基层尤其是边远贫困地区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积累了很好的经验。

说起“马驮医院”的创建,还有一段来历。杨兴蓉介绍,当年由于交通不便,村里要抬一个病人出来抢救,几乎动用全村的劳力,肩挑手抬,翻山越岭。于是杨兴蓉联想到了她在朝鲜战场上,战争到哪,医院就开到哪的“野战医院”模式。杨兴蓉把这个想法告诉大家,经商量后决定,用马驮着药物器械,把医院办到第一线去。

“当年挨村挨户地走,有病人,我们马上就去救人。所以当地人们很感谢我们,经常听到他们说‘马驮医院好呀,马驮医院真是好,他们是中央派来的医生,我们要感谢他们。’人们对我们很尊重,于是我们更努力地救人,作为医生我们的职责和使命就是救死扶伤。”

说到为什么义无反顾的南下支援祖国的边疆,发展地方医疗卫生事业时,天津医生曹来斤说:“那时候年轻非常有热情,响应中央的号召,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还记得以前有一首歌叫作《手拿枪 心向党》歌词里唱到‘党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我愿把满腔热血洒。’当时我才二十一岁,哥哥妹妹都先后到了甘肃和内蒙古工作,我还有一个弟弟在家。当时在单位,第一批没让我来,说我应该在家里照顾父母,但是每个青年都有自己的志愿,所以我就写了第二次申请,单位才让我来。”

在今年8月举办的“天津支边医生在广西”图片展上,曹来斤(左三)与年轻一辈的医生合影。(自治区卫生健康委供图)

让曹来斤记忆犹新的是初到广西时的情形,她说:“我没见过山路,所以卡车送我们去的时候,卡车上坡下坡,我们的心也跟着上下坡。到了工作的卫生院,发现四周围全是山,看不到出去的路。”

后来曹来斤一直留在广西,她的爱人是广西河池人。1978年她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血液科做护士,直到退休。她说“我没想过有什么回报,就觉得自己选择的就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最后曹来斤感慨地说:“当年我在的那个卫生院,我去的时候,卫生院门诊有几间病房,基本上没有什么医疗设备,条件很简陋。医师资源更是匮乏,当时只有一个老中医,还有一个原来是部队的兽医,经过一年的培训就在那里做医生。2018年回去发现,卫生院变化很大,新盖了楼,仪器设备也很齐全了。”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尤其是医疗卫生改革十年以来,广西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比较大的进步。但是,广西的一些边远农村地区,仍然存在着缺医少药的现象,怎么解决好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如何做到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看病?还是任重道远。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教授谢裕安感慨地说:“我们没有忘记天津医生,作为医学工作者的我们,一直牢记并传承天津医生大爱无私的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医疗卫生送到农村,解决我们城乡之间发展不平衡,发展好广西的卫生健康事业。”(沈泉池、黄诗淇、张至立)

(责编:沈泉池、李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