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中国考古学"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寻

2019年12月01日09:39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求解中国考古学“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寻

公元前21世纪,古史传说中夏王朝的开始。

公元后21世纪,夏朝的存在终于得到证实。

“对中国考古学而言,夏的存在长期被视为‘哥德巴赫猜想’。如今考古、文献史学、测年技术等多学科证据使猜想冲破迷雾,夏朝从传说迈入信史阶段。”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说。

这是10月16日无人机拍摄的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 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寻找夏墟

1959年4月,71岁的史学家徐旭生从北京出发,前往河南、山西一带寻找夏文化遗迹。中国首次明确以探索夏文化为目标的田野考古就这样开始。

“考古大发现大多出于偶然,但二里头遗址是个例外。”曾长期主持二里头遗址发掘工作的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许宏说,正是在徐旭生寻找夏墟之行中,不断带给世人惊喜的二里头遗址被发现了。

大禹治水、禹划九州、禹征三苗……这些深植于中华民族记忆中的故事,究竟是传说还是确有其事?长期以来,夏存在于后世文献的记载和民间传颂中,始终缺乏足够的考古证据。20世纪初,中国学术界兴起的疑古思潮,更是对夏的存在提出诸多疑问。

“要想解决古史,唯一的方法就是考古学。我们若想解决这些问题,还要努力向发掘方面走。”针对学界争论,1924年发表的《古史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法》中提出倡议。

安阳殷墟考古证实了司马迁笔下的殷商历史,令史学界大受鼓舞,寻找夏墟被提上日程。徐旭生率先奔向传说中夏朝城市最集中的地区,即河南中部的洛阳平原及山西西南部汾水下游一带。

经过1个多月密集考察,徐旭生发现了20余处遗址和自仰韶时期至汉代的陶片、石器等遗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位于河南偃师二里头村的一处遗址。

“60年来,二里头遗址发掘总面积超过4万平方米,发现了大规模的宫殿建筑群和宫城、都邑中心区主干道网以及官营作坊等重要遗迹,出土文物数万件,成为寻找早期王朝最重要的一把钥匙。”许宏说。

“二里头遗址的发掘为我们展现了夏王朝的社会生活图景,让曾被认为是虚构的历史变成真实可信的历史。”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表示,刚刚建成开放的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使人们得以初步领略这处王朝大都的辉煌气象,随着发掘研究的深入,夏王朝的面貌会更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学界认为,二里头文化与古文献记载的夏王朝,在地域和文化上非常接近。二里头遗址宏大的规模、丰富的遗存,让我们依稀看到了曾经辉煌荣耀的王朝气象。随着登封王城岗、新密新砦等重要遗址的发现与研究,逐渐为我们勾勒出夏王朝时期的文化面貌。

“至此可以作出论断,由文献史学、考古学、测年技术科学等学科合作研究的结果证实:中国历史上的夏朝是客观存在的,夏史是基本可信的。”李伯谦说,这个论断已成为学术界共识,也被了解考古材料最新进展的国际学者普遍接纳。

(责编:陈露露、李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