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山万壑变通途

——大化瑶族自治县全力推进农村公路建设纪实

2019年11月30日10:34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大化瑶族自治县地处云贵高原南缘,红水河之滨,境内一山挨着一山,一岭连着一岭,石山林立入蓝天,峰峦叠嶂绕云端。可以说,这是一个用千山万壑堆砌起来的县,石山面积占全县幅员面积的90.1%。

据统计,大化县境内有大小弄场(洼地)两万多个。以喀斯特地貌为主的七百弄地带,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考察后认为:七百弄一带是世界上除了沙漠以外,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山高石光弄场深,缺土少水难生存,青石莽莽铺大地,十家农户八家穷。”就是这样一个关山阻隔之地,成为了党中央、国务院最牵挂的地方。

脱贫攻坚战打响时,广西从全区20个深度贫困县中确定4个贫困程度最深的极度贫困县,大化瑶族自治县名列其中。

盼路之苦:万重关山一道坎

“千山万弄行路难,出门背篓爬高山,云梯架在绝壁处,手攀脚勾心发慌”,这首民谣道出了大化交通困境的苦楚。相望看得见,相聚走半天,大化山里人与外界接触,出门三步就要爬坡。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不知印下多少山民的足迹。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肩挑背驮,翻山越岭,倔强地在羊肠小道上艰难地爬行……

关于路,大化人民有道不尽的辛酸,说不完的凄楚,还流传着一个“动物骑人”的故事。

六也乡弄茶村三合屯,出山进屯的路,三分之一是悬崖峭壁,群众出行靠的是肩挑背扛,村里的猪牛羊等牲畜,都是村民用背篓把种苗一头头背着进村养殖繁衍,出栏时,村民在村里宰杀后,又用背篓背着出来交易。碰上执意要活体的老板,村民们只好抬或背着牲畜下山。三合屯村民唐毓伟戏称,我们屯的牲畜会“骑人”,不会“骑人”的都是活着进去,死的出来。

听起雅龙乡胜利村弄记屯村民韦有元的故事来令人心酸。几年前,弄记屯还没有通公路,外出务工的韦有元,赚到了些钱,为了风风光光回家过个年,于是在县城买一辆摩托车骑回村里。他骑摩托车到离家两三公里外的弄礼屯后,面对莽莽大山的封锁,只好把摩托车寄存在朋友家里,才一路翻山越岭回到大山里的家。韦有元心里的风光,稍纵即逝,到朋友家存车取车的无奈,让他顿觉生不逢地。

胜利村村民委副主任蒙成英说起路来感慨多。蒙成英说,以前因为不通公路,村里弄肥屯的蒙桂庭,夜里突发疾病,为了及时送蒙桂庭到医院接受治疗,蒙成英和村民用方条绑着躺椅,制成临时担架,20多位村民连夜打着手电筒,沿着山路蜗行,四五个小时才把病人送到医院。蒙桂庭的儿子蒙义勇说:“去年,我爸去世前还提起那晚救命的事。”

雅龙乡、七百弄乡、板升乡、北景镇、江南乡等五个乡镇,简称“七板雅北江”片区,是大化坚中坚、难中难的极度贫困区域。前不久,我们在大山里穿行采访,汽车在崇山峻岭上盘行,从山脚到山顶,如龙走蛇行般转了10多道弯,几公里的路常常要走四五十分钟。

七百弄“八里九弯”景区,因八个公里公路有九个回头弯盛名全国。而在该乡弄鲁至弄确屯的屯级道路,仅1公里左右的路上,回头弯达11个,开车的师傅打方向的频率,与推磨盘几近相同。弄确屯村民莫桂杰说,十年前,为了修建老家的砖瓦房,因为不通路,雇人从三公里外的弄鲁坳口把水泥搬到家,一包水泥的运费开支70元,比成本价高出4倍多。

在“七板雅北江”片区,交通不便使大石山区人民一直处于极度贫困的生存状态。在这里,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一个村民养一头猪养到100公斤,因为所在的村落没有路通到集市,根本没有老板来收购。无奈之下,村民只好将杀了的猪分成几大块,请几个村民帮忙抬到集市上卖。最后一算,雇人所花的成本,居然比卖猪所得的利润还多。于是这位村民一气之下再不肯养猪了。

采访路上,遇到不少马匹。村民告诉记者,在交通落后的大石山区,马是最好的交通工具,数十年来,村民买卖东西都是靠人挑马驮。

板升乡党委书记韦江金透露,在脱贫攻坚战中,板升乡因为道路不通,很多马在运输危改、水柜等基建材料中,劳累致死。仅弄勇村的一个屯就死了4匹,可想我们的任务有多重,用人仰马翻来形容似乎一点不为过。

交通滞后,山里丰富的物产无法运出,投资者也不愿进来。县委副书记杨胜涛说,去年,我们费尽口舌引来了一位外地的老板,准备在雅龙乡、七百弄乡、板升乡投资搞产业,一直给予“星级服务”。但有一天,老板的车差点翻下百米山沟,结果第二天老板就跑了。此后,来考察的投资者也有不少,但看了情况后没有一个愿意投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交通不便、运输成本太高;运输不安全,甚至有生命危险。

在大化城乡,随便找一个村民,都能说出一大串关于道路难走的感慨。盼望修路、盼望致富、盼望走出大山是当地群众的共同愿望。

(责编:李敏军、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