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实践探索

——广西学习推广新时代“枫桥经验”创新社会治理工作纪实

2019年10月14日15:14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初秋的广西宜州市合寨村,青砖黛瓦,古风依存。

和青瓦、白墙、灰白色建筑骑楼相映的,是合寨人脸上洋溢的笑容。这笑容背后,除了富足安康的生活环境,更有宜州一千多年的崇尚诚信仁义的文化。

合寨村村委主任任兰锋,每天西装革履,喜气洋洋地向一批又一批慕名而来学习考察的人们介绍,本村是新中国第一个村民委员会,是新中国“村民自治”发源地……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任兰锋自豪地告诉记者说:“我们凭借‘村民自治’这个传家宝,实现了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 服务不缺位目标。”

“中国村民自治第一村”合寨村,以提高乡村治理能力为目标,健全组织体系,强化组织保障,围绕群众需求,把党的建设贯穿于基层社会治理的全过程。从“小票箱”保障群众选举权、“小人大”保障群众决策权、“小宪法”保障群众参与权、“小纪委”保障群众监督权的“四小”制度,到成立党群理事会、深化村务公开等一系列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经验和做法,在八桂大地遍地开花。

健全组织体系,提升社会治理的系统性

乡村、社区是社会基层治理的基本单元,是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重要领域。为了使各类资源要素有效整合、形成社会治理合力,构建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驻共建的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党建格局,正在广西全区基层不断生根发芽。

“原先,村里许多矛盾都是信息不透明引起的。” 任兰锋说,合寨村党总支把村务决策权交给群众,决议公开,结果公开,赢得了村民的信赖和支持,36年没有发生过一起刑事案件。

合寨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村里不管谁家红事白事,全村老小都会出来帮忙。“这家出点钱,那家舀点米,事情就办起来了。”

发动村民互帮互助的,是合寨村的“非官方组织”——农村社区议事会。它的成员也全部由村民不记名投票产生,在村委的领导下,议事会“议”着村里的大小事情。

与官方组织相比,议事会有着更贴近村民生活的优势,更能体现村民互帮互助的团结精神:哪家房子坏了、电不通了、水管漏了,“找议事会准没错!”

几年前的一个冬日深夜,合寨村板甘屯一位82岁的老人突发重病,但其6名子女都在外务工。得到消息后,议事会成员马上联系卫生院,同时通过村里的高音喇叭通知村民前往老人家中帮忙。

由于老人年事已高,于次日上午去世。村民自觉地出钱出力为老人筹办后事。第三天,匆匆赶回的老人子女走进家门,看到的是已收拾整齐的家、井井有条的灵堂,大小事项,村民们已都准备妥当。

今年3月,梧州岑溪市岑城镇50多名甘姓村民因祖坟受损,用汽车在某单位门前拦路,造成道路堵塞,群众意见很大。岑城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调解专员”及时赶赴现场,进行3个多小时的现场调解劝导,最终解决了问题。

梧州市在岑溪市率先试点组建“调解专员”调解队伍,梧州首个“调解专员”参与化解民间纠纷的调解室在岑溪市岑城镇成立。这个由镇政府、司法所、老人协会联合设立的调解室,可对当事人不服村(社区)调委会调处申请再调解的案件开展调解,“调解专员”作为中立第三方,协助纠纷各方当事人通过自愿协商达成解决矛盾纠纷的协议。

“在岑溪市试点的基础上,梧州市牵头打造‘调解专员’升级版。”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由司法局具体组织实施,在市(县、区)、镇(街道)、村(社区)三级综治中心和行政调解单位建立“调解专员”调解室,由司法行政部门招聘退休法律工作者、老干部、民间调解能手等担任“调解专员”。梧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梁达斌介绍说,让懂行的人干难干的事,让会干事的人把事情干明白。

梧州市不断探索“调解专员+”新模式,充分发挥“调解专员”的作用,有效整合多方力量,合力化解“疑难杂症”。根据不同类型的矛盾纠纷,选择不同的力量联合介入,“调解专员”+专业法律工作者、“调解专员”+心理咨询师、“调解专员”+乡贤、“调解专员”+社会组织等新模式,让调解工作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广西坚持发挥党在基层治理组织体系中的引领、凝聚、督导作用,推动党建工作和基层社会治理紧密融合,使新时代“枫桥经验”从乡村走向城市社区、在全区遍地开花。

(责编:李敏军、周雨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