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火山口上”的坚守

朱晓玲

2019年06月25日20:35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得知我吸毒,还感染了艾滋病,我的家人都躲得远远的。在这里,大队长把我当成平常人,平时非常关心照顾我。我就算是晚上发病,他也会及时过来照料。”艾滋病戒毒人员黄某感慨地说。

黄某口中的“这里”是位于柳州的广西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大队长”指的是该戒毒所七大队(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队长谭庆坦。

谭庆坦与感染艾滋病的戒毒人员谈心

十年前,许多人谈“艾”色变,对感染艾滋病的吸毒人员更是唯恐避之不及。为了对感染艾滋病的戒毒人员进行集中化专门管理,广西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筹建了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

该大队现有15名民警和4名辅警,成立至今共收治戒毒人员1017人次。十年来,大队民警们克服了随时可能发生职业暴露风险的恐惧,以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每天坚守在对艾滋病戒毒人员规范管理、科学戒治、医疗救护的第一线。

集中管理大队成立之初,感染上艾滋病的戒毒人员认为生活没有希望,对民警充满敌意,不服从民警管理,打架、吵架、自残等事件时有发生。“那时我们的工作,说是坐在火山口都一点不为过,每天一上班就和戒毒人员斗智斗勇,置身于各种危险之中。”该大队驻队纪检监察员韦国雍回忆道。

两名戒毒人员就餐时发生口角,最终引发了肢体冲突。势态愈演愈烈。当时正逢谭庆坦值班,他见状马上冲入现场平息冲突,并与赶来增援的民警一起把人分开。

“那时场面那么乱,你冲进去我根本看不见你。现场鲜血淋漓,你怎么不担心?”事后,民警心有余悸地对谭庆坦说。而谭庆坦却对此十分淡然:“当时太紧急,顾不了这么多。我是大队长,又是共产党员,我冲在最前面,其他队员就多了一分安全。”

如何转变戒毒人员的思想,令他们实现从“要我戒毒”到“我要戒毒”的转变,是集中管理大队民警日思夜想的问题。经过探索和尝试,民警们找到了办法——不歧视、不抛弃、不放弃,真诚以待。“别看这些染上艾滋病的戒毒人员一个个很凶的样子,其实他们在社会上受尽歧视,内心非常脆弱,格外渴望别人的关心和关爱。”谭庆坦说。

有一天上午,全队戒毒人员都不去吃早餐。戒毒人员陶某抓着一个馒头伸到谭庆坦面前,大声叫嚣道:“馒头是隔夜的,有味道了不能吃,不信你自己吃。”面对挑衅,谭庆坦接过馒头直接咬了一口。眼见谭庆坦吃了馒头,陶某这才向其余戒毒人员大喊了一声“吃早餐”。

民警对住院的戒毒人员关怀备至

大队收治的戒毒人员中,很多人不只有艾滋病,还有其他传染性疾病。“要是传染了可怎么办?”面对他人的担忧,谭庆坦直言:“说不怕是假的,但我知道吃那个馒头传染不了艾滋病,传染其他的病可以治疗,而戒毒人员如果认定我们看不起他们折磨他们,这个就难办了。”

2018年以来,随着依法依规应收尽收工作的深入推进,大队新收的戒毒人员中很多人身患严重疾病,有的甚至都走不了路。今年四月,戒毒人员陈某得知家庭出现变故,情绪几近崩溃,晕倒在宿舍。住院期间,陈某因为身体虚弱,无法起身上厕所。负责值守的韦国雍了解情况后,亲自为他倒屎倒尿。点点滴滴的关心,令陈某深受感动,“我没想到民警竟然帮我倒屎倒尿,真的很感谢大队细致的照顾,以后我一定好好戒毒、重新做人。”

大队的管理工作稳定下来后,民警们把目光转向了戒毒人员出所后的生活。戒毒人员以后的生活有没有着落、能不能保持操守、能不能做到不传播艾滋病?这些都是民警们关注的焦点。

戒毒人员覃某离所后,心里有远离毒友、戒除毒瘾的愿望。然而,找工作四处碰壁,想自己创业又没本钱,令他十分苦恼。谭庆坦得知情况后,多次到覃某家与他的家人沟通,宣传法律政策,分析覃某复吸的危害。在征得覃某家人的同意后,谭庆坦忙前忙后,帮助覃某办理了营业执照。如今,覃某开了一家农资店,自食其力、保持操守,生活逐步走向正轨。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民警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走进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再也看不到充满敌意和对立的眼神。

广西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集体照

十年来,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秩序稳定,实现无戒毒人员脱逃、无所内重大案件发生、无重大疫情、无所内死亡、无交叉感染、无民警职业暴露。同时,大队还被自治区戒毒管理局评为广西强制隔离戒毒规范化建设先进大队,并先后荣立集体二等功、三等功等荣誉。

“他们改好一个,社会就多一分安宁。我们不但要做这个工作,还要发动相关部门一起做。这条路还很长,我们任重道远。”今年47岁的谭庆坦坚定地说。(完)

相关链接:

广西:五年来共收治戒毒人员3.9万余人

(责编:李敏军、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