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如镜(大地漫笔)

侯 军

2019年06月17日08: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来访者很少会留意那对黑漆漆的石鼓,大多一步跨过那个上方挂着“文魁”大匾的门槛,直奔前面的古驿站广场。事实上,我第一次来到广西贺州的秀水状元村时,就是这样与这对石鼓擦肩而过的。返程时才发现这对石鼓的不凡身世,不免有些后悔。

幸好,今年三月又有机缘再访贺州,使我得以重新寻到这对黑漆漆的石鼓。那对石鼓俨然两个壮硕的大汉在守门,底座上都雕刻着精美的图画和纹饰,有宝塔有人物有云纹,皆是云南风物。只是两只石鼓材质、刻工略有不同。左边的石鼓显然是纯正的大理石,纹理细腻,质地纯净,而右边的那只却有几条白色杂质横贯鼓身,石头的质地也略显粗糙,而底座上的刻工,虽说也精细,气质却与另一只高下立判。一对石鼓有如此差异,原来这当中还藏着一个非同凡响的故事——

秀水村素来文风鼎盛,自古有状元村的美誉。明代嘉靖年间,这里出了一个举人名叫毛德祯。他才识过人,仕途顺遂,先是在山东青州任县令,后转任户部郎中,再升任云南大理府知府。他在大理为官清廉,办事勤勉,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戴。卸任还乡之时,行囊中除了简单衣物之外,只有几箱旧书。大理人为表谢忱,精选当地特有的石料,精雕了一对功德石鼓,为其送行。毛德祯深受感动,便收下了这对石鼓,作为返乡船的压舱石。谁知,这条吃水很深的小船却在返乡的水路上,引起一伙盗贼的注意。匪首打听到船上是个衣锦还乡的官员,动了贼心。他们把船劫持到寨子里,却搜不出任何金银财宝,只有两个大石鼓。匪首还不甘心,认定财宝就藏在石鼓里,他叫人打碎一个石鼓,依然不见财宝。这下,他才相信是遇到了一个真正的清官——他们将毛德祯奉为上宾,留在寨中款待七天。在毛德祯的开导下,众盗决定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为表歉意,他们选取当地上好的青石,延请巧匠仿制一只大小形制一样的石鼓,以补其阙。七天完工之际,毛德祯登船告别,众人沿江鸣锣放鞭恭送以表敬意……

毛德祯回到家乡秀水村后,乡亲们闻知这段石鼓的佳话,决定把这对石鼓安置在村里最显眼的状元门楼两侧,以彰功德,教育后人。从此,这对石鼓也得到一个别名,被称作“廉石”。

我伫立在这对“廉石”的面前,不由得联想起苏东坡诗中的“廉泉”。其实,为官清廉彰显的是官员的人格力量,是自古为世人所公认的一种道德高标——试想,连盗贼都会在这种人格力量面前被唤醒良知,幡然悔悟,足见其精神力量是何等巨大。

我庆幸自己没有再错过这对石鼓,同时也想提醒后之来者,来到贺州秀水村,这对石鼓是不能错过的——石鼓如镜,光可鉴人。

《人民日报》(2019年06月17日20版)

(责编:周雨乐、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