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边贸纠纷 中越边境小城有群“和事佬”

2019年05月24日17:39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这一批水果到货的时候已经熟透了,卖不了价钱,我要退货!”

“我是按照你的采购要求大老远运过来的,退货绝不同意。”

……

广西与越南的陆地边境线长达1020千米。近年来,中越客商、边民往来频繁,边境贸易十分活跃,边贸、劳务、租赁等方面的涉外纠纷不可避免。

俗话说得好,和气方能生财。如何高效、快捷、平和地解决这些纠纷?地处中越边境的广西凭祥市积极探索边境地区纠纷调解新机制,建立起涉外人民调解委员会,有效化解各类涉外纠纷,促进区域经济繁荣发展。

中越客商所赠送的锦旗

早在2015年,凭祥市便从驻凭祥的广东商会、湖南商会、浙江商会、福建商会中聘请了6名有声望的客商代表,再加上特邀2名活跃在边境一线的越南客商,组建了凭祥市浦寨边贸区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委员会成立至今,调解各类纠纷162件,调解成功率97.3%。其中,调解涉外纠纷57件,调解成功率100%。

凭祥市司法局聘请越南客商(左)作为特邀调解员

“我实在无路可走了,请你们一定帮帮我!”不久前,一名司机神色焦急地来到调解室。原来,这名司机从甘肃省千里迢迢运了一整车洋葱到凭祥。因为路途遥远,洋葱有部分损坏,越南货商拒绝接货。

“我们介入的时候,双方已经僵持了几天,越南货商的态度非常强硬,放话要司机把货运回甘肃。而司机则把货车停在越南货商的货场,坚持不付钱就不把车开走。”浦寨边贸区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周梅初回忆。

眼看这一车的洋葱烂得越来越多,要是再僵持下去势必双方都得不到好处。于是,周梅初迅速介入调解。他实地查看后发现,整车的洋葱完全损坏的只占一小部分,双方还有可商量的余地。经过两天内的三次调解,最终司机与越南货商各退一步,越南货商接收整车货物,司机的报酬则抵扣掉3000元。

每一件纠纷的调解过程均记录在案

作为上个世纪90年代便来凭祥做生意的湖南人,周梅初在驻凭祥的湖南商人中很有声望。调解委员会还未成立前,便经常有湖南老乡托他做说客。“以前产生纠纷或者遇到矛盾,大家一般先是找各地商会出面。谈不拢的话,打架斗殴也时有发生。现在有了调解委员会就规范多了,便民联系卡上面有所有调解员的电话,遇到纠纷大家打电话找我们就可以。”周梅初说。

在边境地区,纠纷的复杂性在于主体分属于中越两国公民。如果通过诉讼途径解决纠纷,必然上升到两国的司法协助层面,需要耗费相当的人力、财力与时间。与诉讼制度相比,人民调解制度具有独特优势。

调解员们互相交流经验

凭祥是中国对东盟水果进出口最大的陆路口岸,素有“中国—东盟水果之都”美誉。有交往就有可能产生纠纷,中越客商因为水果产生的纠纷也不少。一次,凭祥果商计划从越南采购A级火龙果,火龙果运来之后发现掺杂了一小部分B级果。一方坚持只要A级果,不要B级果,另一方则坚持要整车售卖,双方相持不下。

“因为火龙果不易保存、不耐运输,所以我们的调解更加需要争分夺秒。我记得当时一天之内就调解了三次,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凭祥果商降价收购整车火龙果。”调解员吕锋说。

身处异国他乡,遇到纠纷,一些越南客商和越南工人难免会担心中国调解员偏袒中国人。这时候,特邀的越南籍调解员正好发挥作用。

越南籍调解员(左)与周梅初(右)共同研究案例

越南客商阮女士长期在凭祥做生意,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2018年3月被吸纳进浦寨边贸区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她看来,调解的形式好、效率高,对于中越边贸有很大帮助。“去年10月,有一名中国商人订购了几车的越南火龙果。果都卖完了,8万的尾款还没有付。这起纠纷就是我调解的。”阮女士介绍道。

提升调解技巧、熟悉越南法律、学习简单的越南语……为了当好中越边贸的“和事佬”,调解员们平时做了不少功课。浦寨边贸区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唐小锋的越南语已经讲得十分地道,与越南客商可以进行基本的沟通交流。

越南民商事法律实用手册是调解员的好帮手

每年6月芒果上市的时候,边贸纠纷也随之增多。“我们只有两名越南籍调解员,有的时候他们没有空,我们也得自己上,总不能被语言障碍给难住了。”唐小锋说。

调解员团队和相关工作人员

2018年,浦寨边贸区涉外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获评全国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这一殊荣让这群中越边贸的“和事佬”干劲更足了。(朱晓玲、陈坤)

(责编:李敏军、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