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苦再难也要让娃娃读书”

——聚焦极度贫困村里的教育扶贫攻坚战

朱晓玲

2019年05月14日17:11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这两张书桌是贫困户罗启芳家中最好的家具

“浮躁的社会里,你是否还有一张安静的书桌?”曾有人如此发问。

令人意外的是,在广西凌云县泗城镇后龙村,一个极度贫困的瑶族村寨,唯一像样的家具正是两张书桌。

后龙村地处典型石漠化大石山区,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经过精准识别,2015年全村贫困发生率达87.8%。贫困发生率之高,令后龙村长期戴着“百色第一穷、广西第二穷”的帽子。

后龙村有20个村民小组24个自然屯,共480户2211人。全村文盲或半文盲及小学文化水平1252人,占比56.6%。为了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让村民们不再吃没有文化的亏,这个极度贫困村里打响了一场教育扶贫攻坚战。

2018年春,后龙村辍学学生近百人,占凌云县的十分之一,泗城镇的三分之一,控辍保学任务艰巨。因为父母大多外出打工,这些孩子自小便跟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要劝返这批留守孩子,取得老人们的支持格外重要。

瑶族学生家长大会

山路盘旋,挨家挨户做工作,经常找不到人,费时费力且效率不高。为此,驻后龙村第一书记于洋联系凌云县委统战部、县法院,召开了后龙村瑶族学生家长大会。先由村干部用瑶话动之以情,再由法院干警从义务教育法出发晓之以理,最后于洋讲述从寒门学子到清华硕士的亲身经历。经过几番全方位的思想动员,到2018年秋,后龙村已经基本完成控辍保学工作任务。

工作之余,于洋时常到后龙村中心小学与学生们交流谈心,分享他二十多年的求学经历,潜移默化地种下“知识改变命运”的种子。“娃娃现在读书非常刻苦,跟以前完全两个样,下定决心要向你一样读清华!”某一次家访中,贫困户感激地对于洋说。

罗启芳向第一书记于洋介绍孩子们的奖状

扶贫先扶智。经过几年来的宣传动员,“再苦再难也要让娃娃读书”在后龙村已经深入人心。陇法屯村民罗启芳通过危房改造补贴建起了新房。新房刚刚落成,还未置办家具,最先装饰好的是一面奖状墙。

罗启芳一家6口人,4个孩子都在读书,一年的学杂费和伙食费开销就要几万元。家中只有两亩地,夫妻俩起早贪黑种玉米红薯以及养鸡养猪维持生计、供孩子上学,日子过得紧巴巴。尽管如此,罗启芳依旧坚持再苦再难也要送孩子读书,“我们这一辈没有文化,出去找工作别人都嫌弃。娃娃们喜欢读书是好事,就是求人借钱也要供他们上学。”

挨着新房的是罗启芳1998年建的木板房。走进岌岌可危的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摇摇晃晃的1.5米宽不到的木床。寒来暑往,罗启芳的3个儿子就是挤在这张床上长大的。挨着木床的是这个家庭最好的家具——两张书桌,书桌堆满了孩子们的书籍。那是罗启芳家最宝贝的东西,也是家里的希望。

“现在政策好,娃娃上学有补助,已经给我们减轻了不少负担。虽然家里还欠着不少债,不过,等娃娃们读完书了,我相信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的。”罗启芳坚定地说。

罗正光夫妻俩展示儿子的荣誉证书和毕业证书

与罗启芳一家相比,长洞屯的罗正光一家算是尝到了甜头。罗正光的大儿子是长洞屯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在房地产企业上班,二儿子去年光荣入伍当兵。儿子个个争气,村民们人人称羡。

罗正光年轻时曾外出打工,见识过外面世界的精彩。然而,因为父母年迈、孩子年幼,他不得不回到大山照顾一家老小。过去几年,眼见过去的工友都住上了新房、开上了新车,罗正光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几次婉拒了工友邀请的聚会。

“如果不给娃娃读书,他们会像我一样困在大山里出不去,我不希望娃娃走我的老路。”罗正光说。根据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罗正光家在百色深圳小镇分到了一套房子,“走出大山”已是咫尺之遥。

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出路在教育,希望在孩子。

“长期以来,后龙村是凌云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坚决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是我们工作的核心。”凌云县委书记伍奕蓉表示。

后龙村中心小学前后对比

凌云县将后龙村中心小学近300名学生全部纳入“盐田班”(深圳市盐田区对口帮扶项目),中学生全部纳入“白鹭班”(中广核对口帮扶项目),高三贫困学生则列入广西福彩公益助学计划资助范围。

此外,针对后龙村与县城相邻的实际情况,凌云县设立民族教育发展基金,在县城开办小学、初中、高中“特少数民族班”,组织动员村里的孩子到县城就读。

“愚公移山,日月换新天;众志成城,且看新后龙。”挂在后龙村委办公楼前的这副对联,正是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后龙村的生动写照。(完)

(责编:周雨乐、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