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山“肿瘤君”抗癌9年 3次休学2次高考终上大学

2019年04月18日08:30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班会东外表看起来,无法将他与癌症患者联系起来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很多人在面对绝症的时候无法做到坦然相对。然而,广西有一位25岁的大学生,身患癌症9年,却依然能每天笑对生活。

班会东是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教育系的一名学生,外表看起来和健康的男生没什么区别,你无法将他与癌症患者联系起来。

谁也不会想到,这名年轻的小伙子在17岁时就患上了脑血管瘤,2014年又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有好几次都被医生宣告病危,然而,他凭着顽强的毅力活了下来。在与癌症抗争的9年多时间里,他3次休学历经2次高考靠自己的毅力走进了大学校园,迈上了教师的讲台,被同学们称为乐观的“肿瘤君”。

瑶山男孩遭遇病痛折磨

班会东1993年出生,来自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雅龙乡镇西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共有11个子女,他排行第三,其中3个孩子都因病先后去世了,3个已结婚成家。在他上初三时,父亲外出打工后就再没回过家,留下体弱多病的母亲独自照顾5个年幼的孩子。全家人靠两亩山地维持生活,日子十分艰难。困难的家境,让班会东从小就十分懂事。

但是,命运并没有眷顾这个懂事的孩子,而是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2010年,上初三的班会东不幸患上脑血管瘤,时常伴有癫痫症状。因为家里没钱治病,班会东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病痛。他的成绩特别拔尖,初中三年一直是年级第一名。

临近中考,他却发病了,常常头痛欲裂,浑身发烫,睡不着觉,疼痛难忍时,没钱买药他就吃牙膏止痛。

为了筹钱治病,班会东只好休学外出打工。在广东打工的这几个月,他白天在工厂里做工,晚上去夜市摆地摊卖旱藕粉。打工过程中,曾因为病痛昏倒,所幸被同事及时送往医院急救,才与死神擦肩而过。因病没办法继续打工,班会东只好又回到家中。

为了梦想,他一直在坚持。打工归来,班会东自己筹钱补习参加中考。

2012年,19岁的班会东来到大化二中念高一,虽然在班上年纪最大,但各方面表现非常优秀,还做了一名志愿者。

因为班会东的梦想是当一名老师,所以他经常用闲暇时光,给留守儿童上课。

一贫如洗的家庭,没有办法给班会东任何经济上的支持。由于身无分文,他曾喝开水度日。再加上病情不稳定,时常发作,他经常缺课,但不忘梦想的他仍坚持上学。

2013年10月开始,班会东经常肚子疼得厉害,没钱去医院他就只能瞒着家人自己强忍着。2014年5月,他被确诊为结肠癌晚期。

血管瘤未愈,又患上了结肠癌,生活对班会东的考验一波接一波。数万元的手术费对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不是小数目。通过爱心人士募捐,外加医院减免部分费用,这才让班会东顺利做了手术。

与病魔抗争 努力学习

2015年高考前,由于线路老化,家里发生了火灾。班会东因救火劳累过度再次发病,去医院的路上又遭遇车祸。在这次车祸中,班会东伤及大脑,又激发了脑部旧病,医生还下了病危通知书。

但是求生欲望强烈的他,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因为这个家还需要他。在与死神搏斗一个星期之后,班会东又进行了一场大手术。在大化“绿叶爱心妈妈”唐翠玉以及大化绿叶爱心团队的帮助下,他顺利完成了脑部血管瘤切除手术。

那一年,班会东带病参加了高考,由于身体原因,成绩并不理想。但是班会东很欣慰,因为他是村里唯一参加过高考的人。

结肠手术之后,2014年、2015年间,班会东先后做了4次化疗。因为没钱治病,也没钱买更好的药,随后癌细胞全身性转移。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班会东于2017年又做了一次结肠手术。班会东坦言,这些年他已经负债累累,仅第二次结肠手术和治疗费就花了18万元,大都是老师、同学和社会爱心人士资助的。对于这些帮助他的好心人,班会东心里满是感激。

那一年,手术成功的班会东走向了三尺讲台,来到大化板升乡初级中学任顶岗教师,教语文、美术和思想品德课程,并当起了班主任,但在业余时间他努力抽空复习高中课程。

2018年6月,班会东第二次参加高考并于同年9月到广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教育系就读。酷爱文学的他,还成为学院海岩文学社的一名社员。

在社团指导老师游桂荣的眼中,班会东是一名永不屈服的抗癌斗士。

血管瘤、结肠癌、双肺转移瘤,母亲疾病缠身,家中一贫如洗,自己尚在求学途中,还要照顾家中几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游老师觉得,班会东的命运,就像荒原上的野草一样,不断地遭受着狂风暴雨的肆虐,几乎没有喘息的时候。但就是这个几乎被幸福遗忘的人,却阳光、乐观、坚强。

而在班主任陆祖吉老师看来,尽管生活贫困,负债累累,但班会东内心世界却无比丰富。课余时间,他勤工俭学,读书、写作、摄影,从不浪费一分一秒宝贵的生命。

爱心浇灌让生命之花绽放

如今,班会东仍然在同病魔抗争着,一路走来,路虽崎岖,但生命之花却越开越灿烂……

刚开始一直隐瞒病情的班会东,其抗癌故事被学院老师知道后,获得了来自全校师生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

学院师生自发为他筹款,累计8000多元。他所属社团在轻松筹上为他发起筹款倡议,学院的师学们纷纷转发并捐款,目前共筹得爱心款项5万多元。

他在学院海岩文学社认识的好朋友曾启瑞,在获悉他的励志故事后,将多年积攒的压岁钱1.6万元借给他治病,“他总是吃青菜和白饭,身体营养跟不上。”

一位来自上海的退休女教师,自掏腰包并发动周边朋友筹款10多万元让班会东治病,并对他说:“你要好好治病,等病好参加工作了再想钱的事。”

班会东有一个小本子,每一笔爱心账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多年来,他累计获得资助和借款20多万元。

“我不能倒下,我要认真读书,好好治病,以后努力工作回馈社会,报答这么多人对我的关心与支持。”班会东的愿望是毕业以后回乡做一名教师,把知识和爱心播撒给更多的瑶山孩子。

为了延续生命,班会东还自学医术,床边的十几本瑶医书籍被他翻了个遍。

今年3月20日,班会东来到河池市人民医院复查。经检查,他的病情大为好转,之前转移到全身的癌细胞已不见,各项指标趋于正常,这让医生惊叹不已。但癌症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后续保守治疗和每三四个月都要复查,还需要一大笔开支。

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班会东坦言,他不知道自己生命还能持续多久,但是他会坚持,因为他还要照顾两个还在上学的弟妹,他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冯敏桂、黄汉谋、沈泉池)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