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路上不灭的明灯

——记在扶贫路上倒下的干部朱新文

2019年01月29日09:53  来源:玉林新闻网
 

朱新文(右二)生前在贫困户家中了解情况。

2019年1月24日15时许,博白县党员干部的朋友圈里正在转发一条信息:“博白县顿谷镇党委宣传委员、副镇长朱新文因脑溢血抢救无效死亡,倒在了扶贫攻坚一线战场上!”

朱新文,男,1964年9月出生,博白县菱角镇人,1988年7月参加工作,生前任博白县顿谷镇党委宣传委员、副镇长。自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在永安、浪平、黄凌、东平、顿谷等5个乡镇任职工作,从2002年开始任副镇长,这一任就是17年;长期奋斗在基层一线,一做就是31年。在30多年的工作历程中,他任劳任怨,即使家庭遭遇严重困难时也未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在旁人看来,他就是个好领导、好党员、好干部。然而,大家眼中的“三好干部”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55岁,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奉献之歌。

  同事眼中,他是脱贫攻坚急先锋

“匆匆地离去连道别都来不及说,朱副的离去是那么突然!”顿谷镇政府扶贫站干部包伟杰哽咽着回忆道,1月22日20时许,包伟杰像往常一样用手机浏览扶贫微信工作群里的消息,等待朱新文在群里给大家进行一些工作布置,但是划拉了好久,也没看到朱新文的微信发言。不曾想,1月23日早上便传来了朱新文在博白县人民医院抢救的消息。

得知这一消息后,包伟杰立马与镇政府综治干部冯永洲赶往博白县人民医院探望。抵达时,朱新文已经昏迷不醒,躺在医院ICU病房里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其妻子宁女士与从南宁赶回的儿子朱珏宇则一直在病房外守候,悲伤的情绪弥漫着整个病房。

顿谷镇共有10个行政村,贫困人口989户共5037人,脱贫任务较为艰巨。由于朱新文长期奋战在一线,与群众接触密切,顿谷镇党委、政府于2017年5月安排他分管扶贫工作。对此,朱新文没有任何怨言,刚接手扶贫工作的他立马着手制订全镇扶贫工作计划。为使工作计划科学合理,每周朱新文都会带领全体信息员进村入户3次以上,对贫困群众进行摸底调查,深入贫困户家中了解群众的生活需求,力求精准掌握每一户贫困户的家庭情况。

“为了做好扶贫工作,朱新文白天入户调查,晚上则在办公室加班加点。”顿谷镇镇长李传平说,朱新文工作起来十分认真,去年12月的一个晚上,他在凌晨2时检查政府大门是否锁好时,只见镇扶贫办公室灯火通明,朱新文还在办公室里阅读各类扶贫文件。

“朱副经常加班到次日凌晨两三点,天亮后就骑着摩托车带领扶贫信息员匆匆上路挨家挨户做扶贫工作。”该镇扶贫信息员周容清说,为了方便工作,朱新文把办公室当成了卧室,在办公桌旁摆放了一张折叠睡椅,实在累得不行的时候就躺在折叠椅上打个盹儿,而他在镇政府的宿舍则因长期无暇打理而蒙上了灰尘。

  贫困群众眼中,他是暖心人

虽然朱新文已经逝世,但在顿谷镇,他的“身影”还随处可见。在镇政府的脱贫攻坚战专栏上,在各个贫困村精准扶贫领导小组公示牌上,都能看到朱新文的名字。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顿谷镇乾弄村廖其亮得知朱新文去世这一消息时,沉痛地感叹了一句。廖其亮是贫困户廖荣标的大哥,廖荣标夫妻俩都属于精神残疾,生活不能自理,他的3个孩子都由其80多岁的老母亲抚养。在走访中,朱新文获知其家庭情况后,马上就发动县里的爱心公益组织到其家中开展慰问,捐资捐物,并为他们落实残疾补助等各项政策,让他们都能吃饱穿暖。

作为分管扶贫的镇领导,顿谷镇各村屯的贫困户提起朱新文都是连连称赞。自接手扶贫工作以来,这位贫困户心里的“暖心人”不断地为贫困户谋福利,寻发展。

“是他带领我脱贫致富,还让我那两个上大学的孩子得到了‘雨露计划’等补助。”提起朱新文,顿谷镇乾弄村的庞厚祥满是感激,自孩子上大学后,学费加上生活费让庞厚祥家庭负担沉重,曾有过让孩子放弃学业的念头。针对这一情况,朱新文给庞厚祥制定了产业帮扶计划,鼓励庞厚祥养猪、养牛,并给他提供技术指导及销售渠道。在朱新文的持续帮扶下,庞厚祥摆脱了困境,通过自己的双手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大塘村有1100多户共5000多人,当地山清水秀、风光迷人,但因交通不便,长期制约着群众的发展。2014年,朱新文挂任大塘村工作组长后,第一件事便是争取财政补贴,发动村民捐款,修建通往各自然村屯的道路。

同时,针对当地地理环境,朱新文提出了“农业+旅游”的整体发展思路来帮助村民增收,在他的发动下,每家每户基本上都因地制宜地养牛或者养鱼,强化了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于是,在工作闲暇之余,朱新文不断发动博白摄影协会、广东湛江摄影协会到大塘村开展各类摄影活动,将大塘村风光照放到网上进行推广宣传,大塘梯田因而声名远扬。此外,他还为大塘村争取到了县乡村办180万元经费,用于扩建通往大塘梯田的道路,不断完善该景点的配套基础设施。如今,每年秋收时节,许多外地游客就会慕名进村游览,为当地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旅游收入。

“谁家老人患有慢性病,谁家孩子上小学了,谁家有劳动力能出来干个小活,他都能一一道来。”包伟杰眼中含着热泪说,朱新文对挂点村贫困户的家庭情况记得十分清楚,犹如贫困户“家长”一般,经常念叨着要想办法让贫困户富起来。大塘村133户贫困户共807人,在他的带领下,已有50户贫困户共465人摘掉了穷帽。

朱新文始终心系群众,在他的发动和规划下,村里的2个球场和1个晒场顺利建成并投入使用,5个饮水工程的实施,让群众喝上了干净的饮用水。2018年他还组织全镇24名贫困户参加“两后生”培训,成功举办了6期致富技术培训班,使全镇100多户贫困户通过学习技术拔了穷根。

  家人眼中,他是大忙人

自参加工作以来,朱新文把有限的生命几乎都倾注在工作和群众上,留给家人的几乎都是匆匆的身影。

“我印象中,父亲一直都是工作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我妈在手术室里害怕得哭起来的时候,我爸还在忙扶贫。”儿子朱珏宇悲伤地回忆道,2017年10月的一天,母亲宁女士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心脏支架手术,从入院到出院20多天的时间里都是自己在照顾。

当时,朱新文答应妻子和儿子,手术当天会陪着他们,但是因为忙于扶贫工作,他却忘记了和妻儿的约定,在医院里的朱珏宇等来的只有他抱歉的电话。2018年11月,妻子宁女士要进行术后复诊,朱新文依然没能陪伴。朱珏宇哽咽道:“他经常对我说,毕竟家里就这几口人需要他,而在顿谷镇,则是有几千名贫困户等待着脱贫。”

宁女士因身体原因自2005年以来便下岗在家养病,全家的经济仅靠朱新文一人支撑着。但好景不长,宁女士2016年在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时查出患有心血管堵塞疾病,后续治疗花费巨大,做完手术后也需要终生吃药。妻子的诊断结果无疑让这个原本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几经考虑,朱新文决定向银行申请20万元贷款用于妻子手术及后续的药物及复诊等费用。

“他的时间就是一个倾斜的天平,重心总是落在工作上。”朱新文的哥哥朱海悲叹道,朱新文很少有时间回老家,尤其是他接手扶贫工作后,兄弟俩连通电话聊家常的机会都很少,在面对家庭困难时,也不曾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宁女士因病治疗欠下了20多万元的医疗债务,也是在朱新文去世后自己才知晓。

“好不容易盼来了春节,他却再一次缺席了,而且是永远地缺席。”朱珏宇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在朱新文的家中,客厅、饭桌、电脑桌上还堆着朱新文生前没来得及整理的一摞又一摞的扶贫材料。(骆泓铭 朱夏慧 凌江)

(责编:周雨乐、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