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根据国家政策,广西科研机构实行改革转制,从原事业单位改制为企业,接受市场经济的“洗礼”,没了体制的庇护——

看转制科研院所如何找饭吃

沈泉池 刘冰

2018年12月07日18:35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每天早上都会有很多市民来到“阳光早餐”摊点购买早餐

馒头、豆沙包、香菇鸡肉粥、糯米鸡……每天清晨,遍布广西南宁市街头的“阳光早餐”点挤满了买早点的市民。一份小小的“阳光早餐”暖了众多早起上班族的心。

2002年,广西南宁市启动政府“阳光早餐”工程,作为南宁市最早承办政府早餐企业之一的广西宏桂集团轻工业科学技术研究院(下称“轻工院”),也随着其“阳光早餐”产业化经营,从小到大,由弱变强。

一家科研院所为何做起了早餐行业?

原来,在2000年时,根据国家深化科研机构管理体制改革实施的意见,轻工院被列为广西技术开发类科研机构改革转制单位。转眼间,从政府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变成了要自己找饭吃的企业,轻工院成了“没妈的孩子”。

一半的科研人员退休或出走

“就像一个小孩突然断奶,叫你自己去找奶喝。”轻工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程劲芝回忆起该院刚刚转制时的困难仍然记忆犹新。

由事业单位变企业,对于端贯“铁饭碗”的许多职工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根据当时的转制政策,年满50岁的科研人员可选择提前退休。“这造成许多年龄大但经验丰富的科研专家直接选择退休,年富力强但没达到退休条件的科研人员则跳槽去了大专院校当老师,或到政府部门任职。”程劲芝说,当时轻工院一半的科研人员都走了。

人才流失、市场观念不强、自身实力不够是转制院所碰到的大问题。从市场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企业高管程劲芝,在转制的关键阶段,来到轻工院担任副院长,与轻工院留下来二十多名骨干一起,挑起了改革谋生发展的艰巨任务。

“出路只有一条,利用自身的优势,进入市场,放手一搏。”程劲芝深知这一点。2002年年底,南宁市政府启动政府早餐工程,轻工院的骨干们,从中看到了商机。

作为1961年建院的老牌科研院所,食品技术研发一直是轻工院的看家本领之一。经过反复比较和向沿海发达城市学习取经,当时的班子成员决定进入启动资金较少、自身在食品行业有研发优势的早餐行业。

从做早餐开始破局

万事总是开头难。“很多人认为早餐不就是做包子馒头吗!可我们搞科研的知道,只有工业化、标准化的生产才能保证食品安全和质量,才能确保效率和效益。”程劲芝说,按现在的销量算,一天生产8万个包子、几万杯粥和饮品,靠作坊式的手工生产是不可能的,不但成本高,效率也低下,必须实现自动化。

为了解决生产用地问题,轻工院向南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申购了36亩土地,并广招经营管理人才,还从台湾引进了当时先进的包子生产线。同时,发挥自身的科研优势,自主研发设计了粥品豆浆等饮品的自动化生产线。

工人们正在早餐生产线上制作早餐

经过半年紧密锣鼓的赶工,2003年7月,一条年产1500万份的早餐食品生产线正式投产。

起步确实艰难。程劲芝回忆,他当时和工人们在生产车间的办公室住了三个月,面对面、手把手的和工人们把一个个问题解决好。同年8月,轻工院第一家早餐公司——南宁万宇食品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作为政府早餐工程,食品质量和安全一点都不能马虎。”程劲芝说,采购回来的原料,用什么油,什么面粉都要向食药监部门报备。生产车间摄像头要全覆盖,如果出了问题,保证每一样产品都能查到问题的源头。

为了做好市场监管,轻工院还成立了几十人的督导队伍,聘请了社会监督员,每天对终端销售网点进行监督检查,严禁网点出售私货和过期产品。

就这样,轻工院从无到有,成功摸索建立了一套“政府早餐工程”管理运作模式。15年的发展,目前轻工院的“阳光早餐”已发展到南宁、钦州等多个广西城市,网点数已近千个,每天为市民提供约20万份早餐食品。早餐研发生产、经营的整体技术,也被安徽、上海等全国几十家企业引进。

多项科研成果产业化

广西利用轻工院80年代“赖氨酸的研制”技术,建成年产3000吨的赖氨酸生产线,生产能力和技术水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该院“固定化酵母制酒精技术”被连续列入国家“八五”和“九五”重点科技推广计划,并在全国一百多家酒精生产企业进行推广。

这些都是轻工院根据市场需求,把自身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效益的例子。近年来,轻工院自主研发的“木薯原料生产酒精废液回用技术”“酒精无酸发酵技术”“制糖气浮清净工艺”等技术也处于国内领先水平,并实现成果转化。

科研人员在进行科学实验

2016年,轻工院从自治区国资委划归到广西大型国有独资企业广西宏桂集团管理,发展也驶入了快车道。在宏桂集团的支持下,轻工院以产业化所得反哺科研,不断引进科技人才,在制糖、发酵、食品、生化等行业技术取得新突破。

今年,在国有企业深化改革不断推进下,宏桂集团调整科研院所产业布局,力推轻工院、塑料所、电子所公司制改制工作,实现“三所合一”,组建“广西轻工业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通过公司制改制、资产重组、吸收合并等多种方式,轻工院又迎来了新的机遇。

“从改制初期的产值不足千万,利润不足百万到今年产值近2亿元,利润破2千万,这些都得益于改革创新。”程劲芝有感而发,轻工院克服了转制初期大量科技人才流失、人心不稳、生存压力大等困难,逐步度过“阵痛期”,并向着高质量发展迈进。

(责编:庞冠华、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