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彦林:让科研之果结在八桂沃野上

【查看原图】
侯彦林调研种植户
侯彦林调研种植户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2018年12月03日11:02

人民网南宁12月3日电 “我自己就是一个新‘三无’人员,既没有主持过重大项目,也没有获得过大奖,更没有写太多的SCI文章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上。”侯彦林博士以这般幽默的自嘲介绍了自己。

去年4月,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人才侯彦林研究员领衔的农业环境数据挖掘与信息化团队齐齐“落户”广西师范学院,成为学校“靶向引才”的第一个团队;他们将给农作物吃上“营养品”,让农民兄弟当上“致富能手”,还负责为八桂沃野“披红挂绿”。展望未来,侯彦林自信满满:“农业地理大数据,就是要让特色农产品精准生根,在广西大地上结出硕果累累。”

如此愿景和目标,侯彦林仅用一年半的时间,便带领团队迅速找准方向,在极短的时间获批并组建“广西地标作物大数据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迅速补齐了师院在地理学一流学科建设上的农业地理学科的短板,促进了农业地理学向农业地理信息学的方向发展,与“北部湾环境演变与资源利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广西地表过程与智能模拟重点实验室”构筑三个科研平台,加固了广西师范学院大地理的“学科堡垒”。

花30年钻研一颗“硕果”

生于农村,就读于农业大学,博士毕业后从事农业生产研究工作,侯彦林和“土地”有着不解之缘。一切从实践中来,再回到实践去是他的工作信条。回首自己的学术生涯,侯彦林笃定自己摸索出了一条独特的科研路径:前10年“选种子”,后20年“深耕作”,现在是时候“收成果”。“这是我和团队的目标。”侯彦林骄傲地说,这份科研果实结在广西的山水绿地间,不出几年,硕果将挂满广西的田间地头。

为结一颗硕果,侯彦林付诸30年的勤恳。

1997年,侯彦林经历了博士毕业后十年的科研方向的“迷茫”,最终确定了生态平衡施肥研究方向。“施肥是结出好果的关键,施什么肥,施多少肥必须有严格的定量计算;肥施多了会引起环境污染,肥施少了将影响产量的提高。”为此,侯彦林开发出一套施肥软件,为了向全国推广应用,没有经费支持,侯彦林就自费辗转全国各地推广交流,20年行程3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7圈半;他为了节省时间,基本都是晚上赶路,并以乘坐夜行大巴为主,就这样从一个讲学地奔赴下一个讲学地,这一过程重复了近20年;即使是现在,他也是每次在高铁上攥着笔头,构思并写下一个个科研计划和申报书,时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为推广一颗小苗的一捧化肥,侯彦林说自己一个“理科呆子”硬是练就了一番好口才,成为“职业施肥人”。

每到一个新地方,侯彦林都会与当地的农业技术工作者、普通高校教师和农民进行交流,吸收一线工作者的丰富经验,梳理实际工作中的疑难杂症,这一个个来自祖国大地上的“种植报告”,构筑起了侯彦林独具实践特色的理论见地,用他的话说“一直在阅读写在大地上的书。”

入职广西师范学院后,侯彦林立即着手组建完备的科研团队,从最初的引进团队5人,通过校外招贤纳士增加到15人,再到全校招聘目前形成了近40人的团队。由于有效发挥了学科交叉、集群优势,侯彦林的团队在学校声名鹊起,“可以大展身手了”,侯彦林欣慰不已。

早在筹建团队之初,侯彦林便奔走田间进行实地考察和实验,为此,他曾连续7天带队对广西三分之二以上的地区进行了调研。为了提高效率,侯彦林“上车讲课,下车考察”,充分利用一切时间,有声有色、有质有量地在田间地头里讲授培训课,使团队成员很快进入了科研的角色。

正是这股子韧劲儿,让侯彦林沉浸在他所钟爱的农业地理大数据研究领域,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他带领的团队申报并最终获批了“广西地标作物大数据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该“中心”是在2018年度广西自治区农业领域里惟一获得“电子信息”研究方向和惟一一个以高校牵头申报的工程中心。

大数据精准破解“种什么”和“怎么种”的科学难题

去年入夏,侯彦林奔赴横县调研茉莉花种植,作为全国乃至世界最大的茉莉花生产和茉莉花茶加工基地,横县的茉莉花总量均占全国80%和世界60%以上,茉莉花被加工为茶叶、工艺品,开发成观光景致,茉莉花俨然成为广西一张闪亮的地标作物名片。

面对已然“功成名就”的地标作物——横县茉莉花,侯彦林却在思考何不“更佳”?在相关政府人员的建议下,侯彦林发现可从两个方面优化茉莉花,他称其为“脑袋大,脖子长”,即让茉莉花产量更高,让农民更易采摘。

随即,侯彦林带回这一诉求。横县地处北回归线以南,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热量资源丰富,西津湖是华南最大的湿地,水面面积达240平方千米,低山丘陵环绕的农田集中分布,土壤为较为肥沃的赤红壤,富含硒,这些是茉莉花种植的绝佳条件组合,也诠释了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依据。结合卫星影像、现场考察和大数据分析,侯彦林得出结论,横县应继续扩大种植面积,且有条件种植出更优质更高产的茉莉花。

目前,侯彦林正率领团队为茉莉花的产量和产值而努力,与此同时,他还把目光瞄准了广西其他地标作物。

通过对武鸣自然资源条件的分析,侯彦林提出“扩大沃柑种植面积”的建议;对容县沙田柚进行多次实地考察,以期解决沙田柚因立地条件不同造成品质差异较大的难题;对百色芒果调查分析后,认为提供芒果商品率是今后科研的主攻方向;对融安金桔的调研初步得出结论,金桔可以作为柳州地区乃至桂北的主要地标作物大力发展;对河池地区200多万亩核桃进行“听诊把脉”,正在精准寻找核桃树不开花不结果的“病理”,希望有一天果满枝头。

通过农业地理大数据的有效解析,不仅论证“种什么”,更要破解“怎么种”。多年积累的经验,为侯彦林来到广西进行地标作物大数据工程技术研究夯实了基础。通过大数据技术研究广西各地特色农产品的种植情况,为国家和广西提供大田作物和地标作物的在线诊断和预报结果,让广西的青山绿水资源发挥最大的种植优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资源和数据资源是强大的生产资料,特别是数据资源,它是不会折旧只会增值;谁掌握了数据谁就掌握了未来。”秉持着这样的生态理念,侯彦林和团队开辟出这条鲜少人探访的道路,日渐宽阔。

让农民种得好、腰包鼓的科研目标

“未来数字经济中大数据将扮演重要角色,”侯彦林介绍,“中心”精准定位地标作物,分析这些农作物在不同地域种植的可能性和灾害风险,得出的研究结果将会为当地政府、企业提供决策依据,“中心”致力于帮助农民改变传统的种植模式,让农民科学种植、技术种植、品牌种植,为农民增产增收提供技术支撑。

广西的地标作物有多大可供挖掘的潜力?

侯彦林道出了其中的奥秘:广西水热资源丰富,加之低山丘陵地形多样,使广西具备成为地理标志农产品大省的天然条件,如果和旅游资源强强联合,将会成为广西脱贫致富的两大支柱性产业。

让农民“种得好、腰包鼓”,成为“中心”发展的目标。然而由于很多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如今农村最突出的问题是“人走地荒”。如何让农民相信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侯彦林不得不思考一个现实问题。

科研夯土,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侯彦林认为科学研究要为政府、企业提供完善的技术体系支撑,“中心”将为企业提供科学的瞄准市场销路的生产规划,通过政府政策扶持,借力企业入驻乡村,让农民在家门口劳作,实现经济价值递增,让乡村振兴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目前,“中心”已在广西建立了横县茉莉花、田阳芒果、融安金桔、容县沙田柚和都安核桃5个试验点。未来,“中心”将在广西布局20个左右地标作物试验点。通过大数据在线分析提供农情诊断和预报,全面实现效益和效率的大幅提升。

除了为农民增收而奔忙,侯彦林还在考虑更长远的事,他希望能够把自己30多年来的知识和经验传递下去。不久,他将在广西师范学院申报设置 “农业地理信息学”和“种植业实验科学”两个本科特色专业,形成生产、教学、研究“三位一体”的产学研平台,服务社会发展,助力精准扶贫,为广西和中国农业经济发展贡献一己之力。(刘雯、甘友桓、黄宇鑫) 

分享到:
(责编:李敏军、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