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法庭开展特色司法服务的路径探析

——以马山县人民法院“贝侬”调解法为切入点

秦戈兵

2018年10月10日11:28  来源:广西法治日报
 
原标题:人民法庭开展特色司法服务的路径探析

近年来,广西各地法院不断强化司法服务和司法改革创新,努力打造特色司法服务平台,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品牌。本文结合工作实践,分析各地人民法庭开展特色司法服务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并就下一步如何做好此项工作提出几点建议。

一、壮族地区特色司法服务——马山县法院古零法庭“贝侬”调解工作法的成效

马山县地理位置偏远,以壮族和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为其人口结构特点。群众发生矛盾,都会请来“贝侬”“围圆而坐”,以当地的乡土民俗为标准对发生的矛盾进行评判,促使发生矛盾纠纷的群众握手言和。由此,马山县法院古零人民法庭探索出一套适合当地的纠纷化解机制——“贝侬”调解工作法。“贝侬”调解工作法主要有四个步骤:第一步是科学研判。在立案时对案情及案件双方当事人的亲属进行信息收集和分析,优先通过调解来解决矛盾,并征集矛盾双方的意见。第二步是确定案件调解员。邀请双方共同的亲戚朋友一起参与调解,如没有,则在当地寻找较有威望的人协助调解。第三步由法官组织调解。法官组织双方在“贝侬”调解室“围圆而坐”,由“贝侬”中年纪最小的至最大的依次发言,最后由年纪最长的“阿贝”总结大家的意见,向矛盾双方提出解决方案。第四步是法官作审查确认。矛盾双方同意“阿贝”提出的解决方案后,法官对调解结果进行审查,如果调解结果符合法律规定、不伤害社会公序良俗,法官则根据调解结果制作调解书,双方签字后即调解成功。

2016年1月至2017年8月,马山县法院通过“贝侬”调解工作法解决1573件矛盾纠纷,3000多名当事人通过“贝侬”调解握手言和;2014年至2016年,该院年均调解率为65.16%,居南宁市法院首位。

二、广西各地人民法庭开展特色司法服务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法律理念与乡土意识之冲突。一是法官乡土服务意识有待增强。有些法官认为协调乡镇政府调处未诉讼至法庭的基层矛盾纠纷、参加与审判业务无关的普法宣传或基础建设等没有必要。服务乡土意识不强是开展特色司法服务过程中的突出问题。二是少数群众轻调解重判决。这部分群众认为“不开庭就不是打官司”“判决书比调解书法律效力更强”。

(二)法官自身角色的偏离。一是重视纠纷解决的合理性,忽视程序的合法性。人民法庭法官的审判活动显示出对纠纷解决的高度重视以及对实体结果的合理性追求。在事实层面上而不是法律规则层面上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路径不是规则导向而是结果导向。二是过分依赖当地乡土经验解决矛盾纠纷,导致法律规则不断淡化。三是被动“兼职律师”,审判职能被稀释。充当律师职责是基层法官办案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也是基层法官对乡土群众提供的“特色”司法服务之一。

(三)对司法服务需求概念和边界把握不准。如,误将当事人的满意度解读为群众的司法需求。基层人民法庭面对的诉讼案件案情简单,但与当事人有着深厚的人身依附关系,法官在考虑将当地风土人情融入使案件在情理法中得到统一的过程中,被复杂的因素所干扰,并迷失在“以诉讼请求为依据,以当事人满意度为准绳”的误区中。

(四)服务内容过度消耗司法资源。一是诉讼案件的后续需求具体、繁杂。达成调解协议后的后续问题也需要法官关注,且常比调解过程中的问题更为烦琐。二是职能延伸方面的服务过多,消耗巨大的司法资源。

(五)经费保障不足。一是硬件基础设施投入不足。由于许多欠发达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交通不便、通信落后,法庭不能覆盖所有的村寨,有的法庭需要到偏远村寨建立司法服务联络点,出现经费不足的问题。二是酬劳低影响特邀人员的积极性。

(六)对法官个体因素的过度依赖。当地资深老法官普遍精通当地语言,熟悉习俗,但他们人数不多、年龄偏大、精力不足,影响到法庭工作的开展。而基层法院新录入公务员年轻化、外地化,特色司法服务的内涵要求年轻法官必须掌握当地的乡土风俗,外地籍法官在短时间内却难以达到相应的要求。

三、探索特色司法服务工作的路径

(一)科学把握特色司法服务需求的范畴

——法律诉讼意义上的权利保护需求。基层人民法庭特色司法服务以解决纠纷、案结事了为其第一层次的功能和定位。以启动司法程序为前提,避免“以诉讼请求为依据,以当事人满意度为准绳”的服务误区。

——社会意义上的纠纷解决需求。基层人民法庭在开展特色司法服务工作时,其功能的发挥应当是处于协助其他职能部门的地位,结合当地乡土实际运用符合当地乡土的“普遍正义观”促进矛盾纠纷得以解决。对基层人民法庭直接参与社会纠纷的解决应有所限制。

——特色司法服务职能延伸的需求。一是各职能部门或组织与基层人民法庭之间各司其职;二是基层人民法庭向有需求的部门或组织提供特色司法服务时,应当是围绕某项行政事务得以顺利完成以提供法律服务方式的协助者。

(二)搭建与特色司法服务需求相适应的服务平台

——以地域分布、案件类型等特点为内容配备特色服务点。如恭城瑶族自治县法院,针对农业纠纷多发的特点,在该县农业生态示范村莲花镇竹山村设立“生态司法法官服务站”。

——建立特色人才库。一是组建一支具备当地乡土经验、年龄梯度合理的特色司法服务队伍。二是聘请熟悉本地民俗文化、在当地具有声望的人参与化解纠纷。

——搭建特色日常联络桥梁。运用现代信息化技术搭建能满足日常服务需求的桥梁。如融水苗族自治县法院自主研发法官与群众的可视电话联络系统,将法官的电话公布在法庭门口的公告栏内,来访群众可进入法庭,通过可视电话直接与法官面对面沟通,高效又便捷。

(三)加大专项经费的支持力度

——硬件设施的经费投入。建立特色司法服务的场地和配备联络点的具体办公设备和用品,除争取当地党委和政府的经费支持外,不足部分应纳入各院的经费预算开支中。

——软件开发的经费投入。在诉讼与非诉讼司法服务需求层面,应通过微信、微博、可视电话等通信方式加强法庭与群众的联系,必要时投入资金研发符合当地客观实际的通信方式。

——对服务人才考核和激励机制的投入。建立相关机制对特色人才库中聘请来参与化解纠纷的人才进行考核和激励。采取半年考核一次的办法,建立科学的绩效考评机制,并根据给予经费的情况对在半年内按质超额完成规定工作任务的人员予以奖励。

(四)探索类型化特色司法服务工作路径

——适合少数民族聚居区的“贝侬”调解工作法。马山县法院古零法庭将壮村瑶寨居民重感情、重情义的特点,巧妙运用至平时的审判和执行工作当中,形成“贝侬”调解工作法,收效良好。古零法庭近3年来结案率均为100%,调解率连年上升。研究发现,少数民族聚居区内多有环境恶劣、基础设施薄弱、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等特点,这些制约因素促使少数民族群众“抱团”、重情谊,因此“贝侬”调解工作法是一种适合在广大少数民族聚居区铺开的做法。

——适合案件量大、经济发达的基层“族老”调解法。南宁市兴宁区法院五塘法庭辖区乡镇企业众多,涉及的经济纠纷案件较多,具有典型的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案件量大的特点。在借鉴五塘法庭近年来总结出的“族老”调解法以及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金陵法庭的基层社区网络化调解的基础上,笔者认为可探索研究一条适合经济发展水平较高、案件量大的基层特色司法服务工作路径。具体机制如下:

第一是选任特邀调解员。从社区中选择一些精通当地语言、了解地方历史、熟悉本土风俗习惯、在当地有一定威望的人员作为特邀调解员。第二是推荐考察。由社区或村委会推荐1名至3名符合上述条件的人员作为备选,经过当地司法所或乡镇政府考察后推荐,由法庭综合考察决定是否吸纳为特邀调解员。第三是培训建册。开展任前培训,特邀调解员录入名册。第四是定期培训和摸查反馈。就基层常见纠纷的法律规则及调解注意事项进行培训,适时对特邀调解员在调解中所遇到的情况进行摸查,以及时调整调解的方向。

(作者系马山县人民法院院长)

(责编:陈露露、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