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脉深贫地区的致贫原因与脱贫方法

2018年10月09日08:43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
 

摸透问题 精准施策

——把脉深贫地区的致贫原因与脱贫方法

“有发展条件和能力的,产业帮扶;没有发展条件的,搬出来;没有发展能力的,托起来。”对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开出3剂药方。

广西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虽然脱贫攻坚取得了显著成效,但到2017年底还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67万人;存在20个深度贫困县、30个深度贫困乡镇和1490个深度贫困村,占全区贫困县乡村将近一半。

深度贫困地区被喻为脱贫攻坚中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艰中之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要打赢这场“硬仗中的硬仗”,没有非常智慧、非常手段绝对不行。

深山之困,不到现场难以想象

今年6月,鹿心社到大化瑶族自治县七百弄乡弄平村调研,他这样描述:“越野车走两个半小时,在支书家简单吃点饭。沿着山路往上爬,连石板路都不是,而是住在山上的群众祖祖辈辈走出来的。”

像这样的深贫山区,广西何止一个两个!如果不亲临现场,深山的困境绝非想象得到。

9月中旬,记者从三江侗族自治县前往富禄苗族乡岑牙村,路途异常曲折——驱车踏上破烂不堪的321国道,至洋溪乡的归能渡口下车,渡河、上岸,再翻山越岭13公里左右。

海拔500多米的岑牙村共459户人,建档立卡贫困户302户,贫困人口1572人,贫困发生率高达68.82%,是目前三江贫困发生率最高的行政村。

缺水,是这处高山苗寨最深的痛。有50多户人家从对面高山拉了近10公里的6条塑料管供水,但还是经常饱受因水管爆裂而断水之苦。其他绝大部分人家,靠山下深谷里近120处小水泵抽水,只要停电,还得下山挑水。村里有两个消防水池,即使干旱到土地龟裂,村里人也不敢动用一滴。因为30年来,这里发生过3场寨火,村民为救火连粪水都刮干泼尽也无济于事。

勤劳的村民耕种着风景壮丽的高山梯田,几乎每户人家都建有体量很大的谷仓,但却守着满仓谷物与贫困为伍。今年预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廖老六家的谷仓里,堆着三兄弟每年6亩稻田收获的几千斤高山糯谷,最久的堆了8年!这些糯谷如果加工成糯米,至少能换来10多万元的收入。

然而,运下山、卸下车、搬上船、渡过河、搬下船、再装车、长途运输……经过这般折腾,到手的就没几个子儿了。

村部没有水、没有厕所、经常停电,跟当地苗族群众交流语言不通……驻村扶贫工作队员面临的困难也不少。“交通闭塞、基础设施严重落后、严重缺水、贫困户数太多、等靠要思想严重、村干待遇不高、后备村干不足,加上资金整合使用效率不高、投入不足……”面对导致贫困的一大堆沉疴,岑牙村第一书记周陶说,“不用猛药难以根除。”

条件恶劣,是深贫主要原因

扼住岑牙村发展命脉的无非两样:路、水。驻村第一书记周陶介绍说:“目前山下的二级路已经施工,扶贫部门已勘察了村里的饮用水源线路。这两大难题解决后,就可以告别贫困。”

岑牙村驻村扶贫工作队现在做的,一是全力抓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动员村民搬到宜居的扶贫安置点,三是抓产业发展,动员群众养牛养猪,种植罗汉果和油茶新品种等。“路一通,就好办了。”周陶说。

可以说,自然条件恶劣,是广西深度贫困地区的共性。在许多石漠化片区,不仅没有路,没有水,而且没有耕地,有的乡镇甚至从头到尾找不到一块水田。

国定深度贫困县都安瑶族自治县,石漠化区域占89%,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7亩。全县由1.5万多个山弄构成,其中7000多个山弄有人居住。这意味着,全县有一半的乡镇村屯都在大山里,自然条件极为恶劣。

该县高岭镇东部的复兴村,贫困发生率达51.3%。这里没有公路,60%的农户缺水,人均0.46亩旱地,没有水田,还缺劳力。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留守的大多是没文化的年老体弱者。

全区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村,就在该县下坳镇西北部的高王村。全村259户1463人,2017年底建档立卡贫困户227户1320人,已脱贫43户220人,还有184户1100人未脱贫,贫困发生率达75%,是“贫中之贫、坚中之坚、难中之难”的典型。

高王村贫困的成因,首先是基础设施薄弱,道路、饮水、劳力、住房等短板突出;其次是基层党组织和干部落实能力不强,脱贫思路不清晰、办法不多;第三是群众受教育程度低,内生动力缺乏;第四是没有支柱扶贫产业,群众增收乏力。“有想法有能力的都出山了,依靠留下来的村民实现脱贫,难!”村委主任莫永干说。

(责编:周雨乐、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