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线上爷爷级的“少先队员”

——记广西边境退而不休的教师黄永腾

沈泉池,谭江波,王芳

2018年09月03日18:01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视频】黄永腾:到祖国边疆去 当一辈子老师

16岁走上边疆的教育讲台,迄今整整63年,黄永腾始终没有抛弃信念,没有忘却初衷:到祖国边疆去,当一辈子教师。

79岁的他,本该颐养天年,却奔忙在山路上、校园里。所到之处,孩子们争相搀扶拥抱他,其乐融融。

黄永腾,中共党员,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退休教师,矢志不渝做边境孩子的引路人。他担任广西少先队总顾问,兼着28所基层学校的志愿辅导员,创设600多个少先队活动方案,获国家级奖项86个,惠及数百所学校的十多万学生。

到边境去 做一辈子教师

1955年,黄永腾师范学校毕业后就离开钦州故土,自愿到民族边境山区防城各族自治县那垌小学当教师。

那时,那垌未通公路,学校由一个庙堂改成,办学条件十分艰苦,一日三餐吃的米和菜,都要步行到10公里远的那良街去买。

为了把更多时间放到教学上,黄永腾每次去买菜时,专门挑选便宜又经吃的“萝卜咸”(当地用萝卜腌制的一种蔬菜食品),回来就着粥,一味到底。

早年间,黄永腾在边境乡村小学开展节约活动

第一年寒假,其他教师都回家过年了,他留守值班。大年三十,别人杀鸡放爆竹过年,他一个人躲在老庙堂里不敢睡,也睡不着,想了很多,直到天将放亮终于想通了。

他想起自己家庭困难,3年师范全靠国家给的助学金,才最终学成毕业;他想起两个无依无靠的弟弟,还需要自己资助培养成人;他想起支边教育是自己的选择,承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感恩党和人民,在边境做一辈子教师。

短短几年,黄永腾的文艺才华崭露头角,引起地方教育部门的注意。1959年,他调到那良中心校任教。

因为他的文艺才华出众,有人要调他到文化馆工作,被他推掉了。在北海的同学想调他到团委任职,也被他婉拒了。面对多次改行进城的机会,他的回答只有一个: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边境教书。

黄永腾热爱孩子、热爱少先队工作,可以说到了着魔的地步,甚至自己病魔缠身也置之不顾,同事常说他“用生命在爱孩子们”。

1980年,黄永腾调到防城镇二小任教。不久,因为经常说话和吹号,他一时声带沙哑,本以为是一般炎症,含含喉片了事,到最后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慌张之余,他赶紧求医。经查,原来是声带长了息肉,他提着的心才落了地。

“我倒不是怕自己得了什么绝症,而是担心声带坏了,要离开热爱的讲台。”黄永腾说。

1985年,黄永腾在全国第一个教师节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出任防城镇二小副校长兼校少先队总辅导员。这时,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幸而,妻子刘福珍非常通情达理,把照顾刚出生的女儿以及所有家务全部揽下,好让黄永腾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但是,再硬的石头也经不住水流长久的冲刷,黄永腾还是透支了本就单薄的身体。

1994年,黄永腾因患细胞恶性肿瘤被医生诊断为最多只能活三到五年。黄永腾在进行到第三次放化疗时,毅然做出决定:与其消极等死,还不如回到学校,多与孩子们一起,多做有意义的工作。黄永腾重新回到学校,重新回到孩子们中间,在“忙+忘”中,已经奇迹般地多活了二十多年。

教育孩子爱国 从护界碑开始

1999年,黄永腾退休后,并没有在家安度晚年,而是继续关心少年儿童成长,为防城港市多所学校提供志愿服务。黄永腾根据城区在校学生和留守儿童的特点设计了600多个少先队活动方案。

其中,“与边防军叔叔共护界碑”“学玩乐”和“我为中国名牌喝彩”3个案例获得全国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创新案例一等奖;“假日护碑小队”活动获少先队体验教育成果展示全国一等奖。这些活动在孩子们心中种下了爱党爱国爱家乡的种子,让孩子们敢于追寻梦想。

边境学生在黄永腾的带领下开展护界碑活动

大山绿,大江清,青山绿水映领巾;护界碑,爱界碑,风里雨里都不停……

一曲“护碑歌”是防城区很多学生都会唱的歌。“界碑是边境线的标志,每一块界碑都连着祖国的万里河山。”黄永腾说,执教于祖国边境地区,工作生活在国防一线,他深刻感受到边境安宁的珍贵。

防城港市境内有83块界碑,过去,对于界碑的意义,边境孩子一片茫然,村民也意识淡薄,有人在界碑上搭篷摆摊,还有人将牛拴在碑上。

“边境青少年要从小树立爱国主义理念,就从护界碑、爱界碑开始。”2001年4月,黄永腾作为防城区那良镇滩散小学特聘辅导员,组织少先队员成立护碑小队,开展“与边防军叔叔共护界碑”系列活动。

“界碑知识知多少,我们一定要知晓;自己调查自己找,增加知识觉悟高。”循着黄永腾编的口诀,学生们熟读界碑知识,并制作护碑画册,向更多人宣传爱护界碑。

“护碑歌”在边境唱了16年,带动25所边境学校十多万人次参与护碑。

滩散小学少先队大队辅导员廖恩年说:“我们就利用这些活动,对学生进行爱国教育,促进边疆的民族团结。”

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少先队员

2005年,返聘回防城区二小的黄永腾听到几名学生互比烦心事。他随即展开调查,摸清学生烦恼情况,寻求解决办法。

很快,精心定制的“解烦恼室”诞生了。

开室第一天,收到一名女生的“解烦信”,反映班上男同学给她取外号叫“刘肥婆”。黄永腾了解到,带头的是3个男生。通过劝教,3个男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可没几天,女生气呼呼地找上门来:“那3个同学不叫我‘刘肥婆’了,可其他30多个男同学改叫我‘肥婆刘’。”

堵不住,何不疏?黄永腾给同学们讲述“铁人”王进喜、“铁榔头”郎平等“正能量外号”的故事,引导大家展开讨论。你一言我一语,同学们明白了取外号嘲笑他人是不对的。

农村留守儿童,是烦恼最多的群体。防城区那钦小学130多名学生中,近一半是留守儿童。“这些孩子太需要关爱了。”黄永腾与留守儿童促膝交谈,倾听他们内心的想法和梦想。

没多久,他设计打造了留守儿童“梦想成真室”。2014年6月26日,那钦小学“梦想成真室”开室,留守儿童们尽情地唱山歌、打陀螺。“我爱美丽家乡”“我与好书有约”“快乐学学玩玩”等主题活动,开阔了留守儿童的视野,让他们学会自理、自护、自律、自强。

如今,“解烦恼室”走过了12个年头,探索出书信、倾听、游戏等11种解烦方法。全区300多所中小学借鉴效仿,惠及学生十余万人次,满意率达98%。“梦想成真室”虽仅成立4年多,参与学生已逾万人次。

想孩子所想、忧孩子所忧,孩子们都亲切地称黄永腾为“知心爷爷”。

虽身处边关,黄永腾不甘做时代的落伍者。他借助网络等,第一时间领会中央和上级精神,快速在基层落细、落小、落实。

2014年3月,中央提倡家风建设,黄永腾便针对乡村学校孩子“隔代教”“依赖学校教”及“没法教”等问题,提议建设“乡村家长学校”。

黄永腾组织学生与解放军开展走边境线活动

在滩营中心小学,“乡村家长学校”由3支队伍组成:一是专家服务队,走村进寨办“家教大讲堂”,宣传好理念;二是榜样家长队,开展“家事大家说”,分享好家风;三是学生宣传队,通过“国旗下讲话”,展示好家规。

林国伟家有两个孩子,女儿遵纪好学,成绩优异;儿子却性格孤僻,不愿上学。

黄永腾率专家组登门造访,了解到林国伟惯用“男孩子打骂,女孩子疼爱”的教育方式,导致儿子心理逆反自卑。专家组3次走访帮教,男孩子逐渐转变学习态度,自觉重返校园,成绩稳步上升。

“过去我们对‘问题学生’总是批评,往往‘批评接受,思想照旧’。”黄永腾说,要把“教就是要训”转变为“以理服人,以情动人”。

今年4月,黄永腾身体出现问题再次入院治疗,可他依然没有安心养病。“现在正处在少先队改革的关键时期,作为总顾问,我怎么能休息呢!”黄永腾说,当下最重要的事就是落实好中央对少先队的改革精神。

为此,他虽身在病床上,但脑子里一直想着防城区少先队改革方案的事。4个月的时间,黄永腾在病床上对少先队改革方案提出了60多处建议。

如今出院回到工作岗位,黄永腾立即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他希望能尽快推进防城区的少先队改革。周围的亲人、同事和领导都劝他保重好身体,别把自己累垮了。黄永腾则说:“我热爱这份工作,能和学生们在一起我就快乐,不工作的时候我比生病还累。”

黄永腾就是这样,以最真挚的爱与孩子们相守,把毕生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了边境地区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工作。(完)

(责编:庞冠华、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