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执著出一个生态宜居地

——恭城走出一条“生态立县”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2018年06月08日11:23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原标题:30年执著出一个生态宜居地

▲平安乡黄岭村环境怡人。

▲湘桂交界小镇龙虎街。

  恭城瑶族自治县,除古建筑众多,民风淳朴,瑶族风情独特外,生态建设也引起了国内主流媒体关注。恭城能有今天的良好生态环境,得益于全县各级领导班子带领群众咬定青山不放松,各届班子将保护生态的接力棒,一届传一届不丢失,才有恭城今天的良好生态环境。

  30多年前,恭城山秃难见绿,晴了就旱,下雨就涝。经过30多年埋头苦干,如今这里绿树覆山、林木稠密、果香万里。桂北小县跻身“国家可持续发展实验区”之列。

  恭城为何能从山荒水缺的石漠化地区演变成环境美、百姓富的生态宜居地?

  政贵有恒!

  1984年以来,恭城11任县委书记、9任县长,一张生态蓝图描绘到底,换届换人不易帜,更无“前人种果,后人砍树”之事,走出了一条“生态立县”的绿色发展之路。

  “如果哪一届班子搞短期行为,把‘生态立县’的接力棒丢了,恭城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认为,恭城因地制宜、突出特色,探索出了保护与开发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一张好的蓝图如何真正一干到底?回望恭城之路,或有启示。

  据恭城林业部门统计,彼时,恭城森林砍伐以年均2公里左右的速度向深山林区推进。

  大自然的报复不期而至,喷涌了上千年的山泉开始干涸。“我们村吃水,全靠山后那眼泉。水量一天天减少,乡亲们只能排着长队等。”平安乡黄岭村黄光林说,为了争水,乡亲们红过脸、吵过嘴,还动过手。

  为了生存,破坏生态;破坏了生态,更难生存。这个“死结”,如何能解?

  “那时候,四川等地掀起了沼气热,风也刮到了恭城。”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陈义军说,群众怨、政府急,县里研究来研究去,得出一个结论:保护好生态必须破解无“柴”之炊,除了用沼气,别无他途。

  1983年,县里决定,在黄岭村搞“沼气代柴”试点。但是,山歌好唱难起头。建第一座沼气池,远比想象的艰难。推广员挨家挨户动员,把沼气的好处说了个遍,却没人响应。推广员拍着胸脯承诺:搞不成,人工费、材料费县里赔,还帮把挖的坑填平!还是没人响应。

  只听过没见过,乡亲们的顾虑又好气又好笑:

  “煮饭要烧柴,传了几千年。沼气能当柴烧、点灯用?哪有这么好的事?”

  “即使点得燃,屎尿沤的气煮的饭菜,不臭才怪!哪个敢吃?”

  “听说,有的地方搞沼气,熏死了人。人命关天,搞不得!”

  ……

  关键时刻,干过生产队长的村民黄光林站了出来。“山光了,没柴砍。不搞沼气,都吃生米?”黄光林犟劲上来,“沼气是个好东西。1975年,我就试过。但技术不行,没搞成。别的地方能搞,为啥我们不敢搞?现在有了技术员,又有政府支持,一定搞得成!”

  日夜加班,不到一个月,沼气池建好了。

  “扑哧!”黄光林家的灶台上,燃起恭城第一簇蓝色火焰。

  “真的能燃,真的能用!”黄家建沼气池成功的消息,风一样传开。

  “那些天,家里天天有人来,看灯、看灶、看池子。每来一拨,我都亲手点给他们看。”黄光林说。

  忽如一夜春风来,一簇簇蓝火陆续在恭城的大小村寨点燃。

  沼气池的成功既减轻了百姓的劳动强度,又保护了绿水青山,此举得到了老百姓的广泛认可。该县领导因势利导,在全县大力推广沼气,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态保护与发展大战在全县拉开。

  粟增林在1998年至2001年任恭城县委书记期间,不断扩大沼气池建设和水果种植规模,形成了柑橙、月柿、沙田柚、红花桃四大名特优水果生产基地,水果总产、人均有果面积、人均水果收入位列广西第一。

  蒋洪2001年2月至2006年8月任县委书记时,提出了“跳出农业抓农业,以工业的理念抓农业”的发展思路,建成了广西最大的无公害水果生产基地,使“三位一体”生态农业产业链向农产品加工和生态旅游延伸。

  纵观国内农村沼气发展,几起几落。不少地方热一阵又冷下去。在恭城,沼气却热度不减。

  恭城沼气池不是为建而建,而是真正做到极致,连起了农户的生产生活。真正让百姓从中获益,沼气建设才有生命力。”

  恭城全县人口30万,已累计建设沼气池6.78万座,入户率高达89.6%,稳居全国前列。

  现任县长黄枝君摆出一组“绿色大数据”:全县森林覆盖率从1987年的47%上升到现在的81.14%;现有生态公益林100万多亩,省级自然保护区2个,面积4.47万公顷,占全县林地总面积的20%。

  很多村寨,把保护生态写进村规民约。例如莲花镇红岩村规定,擅自上山砍树的家庭,全村人不得参加他家的红白喜事。

  2003年,县里动议禁伐阔叶林,但直到2006年才得以实施。为啥?农民的思想不通;对农户、林业部门的损失要进行补偿,县里财力不足;帮助林农户转产,发展水果、竹子等种植业,需要时间。

  如果强行实施,会引起农民的反感。“禁”不是目的,最终目的是让农民靠生态增收,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顾眼前,还是顾长远?要显绩,还是要潜绩?30多年来,恭城11任书记、9任县长用担当和坚守作出了回答。

  “作为少数民族自治县,恭城依法享有制定、修订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获批后生效实施的权力。”陈义军介绍,利用这“半个立法权”,2001年起,恭城先后出台了“森林三禁”:禁止放养山羊、禁伐阔叶林、禁止25度坡以上毁林开荒3个地方性法规和决定,全力保护水源和植被。

  “饿着肚子”守不住青山,“瘪着腰包”护不住绿水。山要绿、人要富,好生态咋“变现”?

  “不顾生态搞发展是涸泽而渔,不顾发展抓生态是缘木求鱼。”现任县委书记邓晓强说,30多年实践,恭城立足实际,摸索出了一条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之路。

  遍地开花的沼气池,为恭城水果业发展打下了基础。目前,全县水果种植面积达48万多亩,人均水果面积、产量、收入均居广西前列。“恭城脆柿”“恭城柿饼”都是广西著名商标,恭城还获评“全国农业(水果)标准化示范县”“国家级出口食品(水果)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

  未进红岩村,先入月柿林。登上观景台,举目四望,只见整个村寨被满目绿色环抱。一栋栋错落有致的农家别墅依水而建,白墙青瓦掩映在青翠之间。

  至村口,便闻流水潺潺。两岸修竹林立,垂柳依依。不是节假日,游客仍不少,三五成群、南腔北调,无不惊叹这里的绿、这里的美。

  “这哪里是农村,比公园还美。没污染、纯天然、原生态,来得值了。”广州游客曹长荣一行6人一进村就掏出手机拍个不停。

  “春之花、夏之凉、秋之实”,既有田园风光又有民族风情的恭城,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2017年,游客接待量183.63万人次,增长13.37%;社会旅游收入22.67亿元,增长37.98%。昔日“三位一体”,已升级为“沼气+种植+养殖+加工+旅游”五位一体。

  和外地人交流,恭城人常把两句话挂在嘴边,一句是:在乡镇开车,三秒之内看不到果树,那就不是恭城;另一句是:恭城,春天是花园,夏天是林园,秋天是果园,冬天是公园,一年四季是乐园。

  有舍有得,先舍后得。一系列重量级荣誉,纷至沓来:“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国家级可持续发展实验区”“第六届中华宝钢环境奖”“国家绿色能源示范县”“中国长寿之乡”……2015年11月6日,第二次全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会议在恭城召开,生态美、百姓富的“恭城经验”得到各方点赞。(覃雅妮 周品秋 周煦朝 郑意周)

(责编:许荩文、周雨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