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防城港探索全域旅游发展“边境版”模式

2018年05月12日18:19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人民网南宁5月12日电 (张红璐)今年4月,中越边境城市广西防城港获批设立边境旅游试验区。这是国家层面首次确定的唯一以改革为指向的旅游业发展重点区域。如何通过强化政策集成、制度创新,打造全域旅游发展“边境版”模式,从而对全国旅游业的改革创新发挥先行示范作用?5月10日,广西旅游发展委员会和防城港市政府在南宁召开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工作研讨会,征集相关部门和旅游专家对建设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的意见和建议。

北部湾畔的防城港,是我国西部第一大港,是中国与东盟海、陆、河相连的门户。防城港拥有十万大山、北仑河口、江山半岛、京岛等旅游资源,口岸年出入境人数居中越沿边口岸之首。目前,防城港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已与全国路网联接,与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形成1小时经济圈,与越南开通了“海上胡志明小道”高速客轮旅游航线。

根据国务院批复的《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的空间布局和发展目标是依托沿海沿边区域,构建中越边关风情旅游区、北部湾滨海休闲度假旅游区和十万大山森林生态旅游区进行建设。经过3年左右时间,到2020年,把试验区打造成为中越跨境旅游目的地、中越旅游产业融合发展实践区和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先行区。

防城港试验区的主要任务有:探索旅游便利通关新举措、探索全域旅游发展新路径、探索产业发展引导新机制、探索边境旅游转型升级新动能、探索扩大边境旅游合作新模式等5个方面,包括促进人员通关便利化、促进自驾车旅游往来便利化、完善边境旅游综合服务设施、构建旅游共建共享模式、创新旅游投融资模式、推动完善土地支持政策、开拓海上跨境旅游新市场、打造边境新型旅游产品、建立跨境旅游常态化联合执法机制、推动跨境旅游联合营销机制等15项具体任务。

为此,广西旅游发展委员会和防城港市政府邀请了广西旅游资源开发利用与服务质量标准评定专家委员会主任余小军、广西西大旅游科学研究院院长杨永德教授、广西大学凌常荣教授、广西民族大学教授刘宏盈、广西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滕健、广西博驰规划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吴英教等旅游专家学者,自治区发改委、民宗委、公安厅、财政厅、国土资源厅、海洋和渔业厅、交通运输厅、商务厅、文化厅、外事办、体育总局、南宁海关、广西边防总队、广西旅游发展集团等区直单位的代表,共同为防城港边境旅游试验区把脉开方、出谋划策。

专家和相关部门代表围绕如何通过强化政策集成和制度创新,推进沿边重点地区全域旅游发展;如何充分发挥旅游业在沿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独特作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如何促进并带动沿边地区相关产业行业的发展;如何通过打造核心旅游吸引物,丰富旅游产品体系,实现沿边地区由出境旅游通道向旅游目的地的转变;如何加大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边境文化旅游产业;如何鼓励发展特色餐饮、文化演艺等产业,提高旅游资源利用率和产业附加值;如何实现在改革探索、创新发展和全域旅游上实现突破等提出了许多建议和思路,在边境旅游试验区如何突破方面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多数旅游专家都认为,防城港的边境旅游试验区要突破防城港、东兴的行政区域,要敢于创新、探索,从更高的定位来规划建设。

广西旅游资源开发利用与服务质量标准评定专家委员会主任余小军建议,防城港可以把旅游线路进行串联,加强区域旅游合作,如联合北海、钦州等城市形成北部湾旅游线路,或是联合宁明、凭祥、大新、靖西等边关城市形成边关风情旅游带,以提升旅游吸引力。

余小军还说,打造边境旅游试验区,防城港还要推出一些通关便利化措施,如证件通关便利化、24小时通关、中越第三国游客通关便利化等。

广西大学商学院旅游系教授凌常荣认为,防城港可以在探索旅游体制改革、实现跨境旅游无障碍、建立试验区紧密型旅游智库等方面下功夫。

广西民族大学教授刘宏盈认为,目前防城港市全域旅游发展的大气候已经形成,下一步应当注重分片区发展,如根据产业基础和发展水平来分片区开发。此外,还要找准客源市场、加强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扩展旅游产品种类、丰富旅游业态、打造边境旅游品牌、联合越南边境城市发展旅游、储备旅游业人才等。

早在2015年1月,防城港开始组织开展设立中国东兴—越南芒街跨境旅游合作区的探索研究工作,形成了《关于建设中国东兴一越南芒街跨境旅游合作区的研究报告》并报国家旅游局。在申报过程中,防城港积极开展边境旅游先行先试各项改革,包括加强通关口岸、道路、旅游等基础设施建设改造提升。

2016年,防城港在全国首开边境游网上预约办证系统,实现了游客网上自主预约、自主查询和一键式办理。2016年11月,防城港创新启动跨境自驾游,实现中国东兴—越南芒街跨境自驾游常态化开通。

防城港市副市长罗真表示,下一步,防城港将推动边境旅游试验区建设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和参与“南向通道”建设,主动加强与国家和自治区层面对接,统筹东兴开放开发试验区、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综合试点试验和边境旅游试验区的政策,通过政策集成和制度创新,将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导入边境旅游试验区,探索全域旅游发展的“边境版”模式。(完)

(责编:张芳、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