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婚姻如遇“渣男” 如何合法维权?

2018年03月07日09:02  来源:南宁晚报
 
原标题:婚姻如遇“渣男” 如何合法维权?

遭遇家暴怎么办?丈夫婚内所欠的赌债是否属夫妻共同债务?……在“三八”妇女节来临前夕,南宁市妇联昨日发布了维权典型案例,通过律师、心理医生对这些财产纠纷案、子女抚养案、家庭纠纷案的分析,进一步增强妇女儿童维权意识。当日,良庆区法院召开家事审判改革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通报家事审判改革相关情况,并发布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典型案例。

案例 离婚了丈夫转移财产怎么办?

2011年,张某与丈夫王某登记结婚。婚后两人一直在南宁做生意,并育有一子一女。王某管理生意上所有的事务,张某也在店里帮忙。但是,店里所有的收入王某都交给自己的父母。

张某说,这6年来,她不仅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店里,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尽管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但家庭开支却被丈夫严格控制,每次仅给100元生活费,用完再给。2016年,她发现王某出轨。

2017年,王某提出离婚,此时让张某崩溃的是,多年来她倾注了全部心血打理店铺、照顾孩子,但店铺却挂在他人名下,甚至之前购买的房子、存款都挂在公婆名下。

【律师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 (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除外;(五)其他应当共同所有的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但是,在诉讼中,当事人应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张某如果主张之前购买,却挂在公公婆婆名下的房子、存款以及他人名下的店铺是属于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应该提交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如果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搜集的证据,可以申请由人民法院负责调查搜集。如果搜集不到对张某有利的证据,张某就要承担败诉的风险,无法分到相关的任何利益。

案例 妻子可否索回丈夫赠与第三者财物?

妻子李某与丈夫王某婚后育有一子,双方共同创业,事业小有所成。爱好运动的李某去健身时结识了健身馆的女教练田某。2017年初,李某意外发现丈夫王某与自己的健身教练田某发生婚外情,且田某已怀孕。

李某调查发现,丈夫在婚外情期间,以银行转账等方式私自赠与田某用于购房、日常生活消费财物近40万元。随后,李某及亲属曾试图与田某协商解决,田某坚持自己应得到更多的补偿,否则就拒绝引产。双方因补偿金额不能达成一致导致协商失败。李某觉得对方作为第三者插足竟然得寸进尺,双方矛盾激化。

市妇联维权律师介入了解后,认为李某与田某之间缺乏信任,都存在受害者心态,沟通过程情绪激化,无法调解,决定采取先提起诉讼。开庭时,被告田某没有到庭,全权委托其父亲作为代理人出庭参与诉讼。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田某向李某返还人民币31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此外,双方还承诺今后不会干扰对方家庭生活。

【律师释法】

广西南国雄鹰律师事务所黄小武律师:王某将夫妻共有财产私下赠与第三者的行为,既侵害了合法婚姻配偶李某的财产权益,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还有悖社会公序良俗。因此,王某私自将夫妻共有财产赠与田某的行为应当无效。李某可以要求田某返还王某赠与的财物。

案例 无辜稚子成为婚姻失败的牺牲品

唐某与丈夫丁某婚后因感情不和长期分居。2016年,夫妻俩虽生育了儿子,但由于两人感情淡漠,且丁某在和唐某婚姻存续期间还与另外一名女子重婚,丁某对妻儿不闻不问。

唐某独自一人抚养孩子,并患上产后抑郁症,加之抚养孩子压力较大,遂产生不想再抚养儿子的想法。2017年8月一天凌晨,唐某将刚刚11个月的儿子从其所租住的七楼房屋窗户丢下,造成孩子当场死亡。

事发后,唐某拒绝配合检察机关的询问,检察机关便委托资深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疏导。但唐某防御心理较强,不太愿意进行语言交流,而是以肢体动作回答咨询师的问题。初步的心理咨询没能卸下唐某的心理防御,咨询师继续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唐某认清自身的现状、积极面对现实,化解其内心的焦虑与抑郁。

【律师释法】

夫妻感情不和极易引发家庭暴力,处理不当会造成严重后果。唐某因与丈夫丁某分居,在各种压力下做出杀子的极端行为,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本案中,孩子是无辜的,丁某作为丈夫,其行为不仅严重背离社会道德,也涉嫌重婚罪。唐某在羁押期间有权提起离婚诉讼,要求丁某承担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责编:庞冠华、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