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段武华:以无声证词 为逝者发声

【查看原图】
段武华使用放大镜观察骨头上的裂纹
段武华使用放大镜观察骨头上的裂纹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2018年02月06日22:46

今年43岁的段武华,参加工作17年来一直从事法医工作,屡破大案,成了广西柳州铁路公安处名副其实的“段提刑”。

法医对普通人来讲,是一项很陌生、神秘,甚至是恐怖的职业。在外人眼里是孤独的探索者,无论在医学领域还是政法部门,他们总是显得默默无闻,一直充当着幕后英雄,为案件的侦破寻找无声的证据。

“发生路外伤亡产生的死者,勘验现场和检验尸体的时间很长。因为尸体残破往往掩盖很多真相,一定要慎之又慎,细之又细,否则很难辨别死者的真正身份。”段武华认为,每具尸体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工作是在替死者说话,让逝者安息,让死者找到他们的家人。

2014年12月,湘桂线凤凰至来宾区间K591+170处发生一起铁路交通事故,一男子被火车撞死。段武华与同事们火速赶至现场。随着现场调查的深入,在不远处又发现一具女性尸体。为固定证据,调查死因,段武华在分布着血迹和脑组织的现场勘验检查,段武华根据现场勘验及尸体的检验情况,确定了死亡时间、死亡原因、作案工具等,分析得出结论:女性死者重要损面为面部大面积软组织及面颅骨折,无颅骨崩溃尸表除面部外无其他碰撞痕迹,不符合铁路交通事故损伤特征,应为他人损伤所致。侦查员们有的放矢,很快就确定了男性死者有重大作案嫌疑,此案成功破获,段武华为女死者找到了真正的死亡原因,让死人“开口说话”,做死亡的转述者。

刑事技术支队人少、技术人员更少,面对这种现状,段武华主动积极学习现场勘查及侦查诉讼工作,以响应侦技一体化的工作模式。段武华在法医工作之余努力学习现场勘查及侦查方面的知识,不断向老侦查员、老技术员学习。他的好学让他很快学会了现场勘查和侦查工作,他还把法医学知识融进办案中,极大地提高了办案能力。

2011年,柳铁鹅山公园内发生一起斗殴事件,段武华主动请缨,参与该案的侦破。本案的难点在于无法判断被打头部是否为旧伤,原来伤者曾有头部外伤史,如本案中不能分清头部受伤是否都为此次案件所为,若定性为轻伤,违法者将受到刑事处罚。由于当时的技术水平落后,CT影像模糊,影响了段武华的判断。为弄清其筛窦纸板骨折是否为本次损伤所致,段武华走访柳州市内各大医院,拜访医学影像方面的专家,终于弄清其损伤是陈旧性损伤,非本次损伤所致,从而准确判断伤者损伤程度,使违法者受到了他本应该承受的处罚。

17年来,段武华参与破获各类案件近千起,大案100多起,尸体检验300余具,活体检验800余例,出具鉴定文书800余份。在中国法医学会论文集发表论文、著作或专题技术分析报告13篇。严谨细致的工作得到了各级领导和群众的认可,连续三年年终考评均为优秀,先后获得全局刑侦系统优秀人民警察、优秀共产党员、个人三等功及公安专业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李晓芳、王荣鑫、张红璐)

分享到:
(责编:李敏军、周雨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