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林:模式“335”破解低保审批难题

2018年01月04日10:25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2017年9月召开的全区民政工作会议上,田林县作“创新工作方式,下放审批权限,着力破解基层民政工作力量不足难题”的典型发言,被列为区级创新项目上报民政部,将该县工作先进经验进行推广。在新的模式下,该县低保实现了动态管理下的“应保尽保、应退尽退”目标,截至2017年12月,全县共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2.15亿元。

田林县面积5577平方公里,是广西第一大县。县城距离乡镇的平均距离达60公里以上,距离100公里以上的就有5个乡(镇),共有城乡最低生活保障16651户58987人(2017年)。由于多数低保对象处于偏远村寨,数量多,分布广,山高路陡,工作成本高,低保救助对象不精准问题屡屡发生。自2011年6月起,该县从理顺低保管理体制机制出发,大胆创新改革,推行“335”模式,把低保审批权限下放到乡镇,有效破解了城乡低保审核审批难题。

政府主导,部门协作,强化“三个到位”。一是经区、市到县多次开展民政工作专项指导、调研,该县结合实际,制定了《关于印发田林县开展最低生活保障审批权限下放乡(镇)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形成了由县委、县政府统一领导、民政局牵头总抓、县级财政、纪检监察、审计和法制等相关部门及各乡镇人民政府密切配合的良好工作格局。县民政局与各乡(镇)签订《委托书》,委托乡(镇)依法依规行使审批权,召开试点工作推进会,政府主要领导亲自部署,邀请市局开展业务培训,审批权限下放有了可靠的基础保障。二是按照“放、管、服”改革要求,该县结合市委、市政府关于开展乡镇“一办三中心”改革的统一部署,该县先后制定相关工作实施方案等措施,明确低保救助审批权限采取由县人民政府授权形式下放乡镇人民政府,乡镇负责低保救助审批,县民政局负责备案、监管和发放资金,为低保审批权限下放乡镇提供了政策依据。三是传统的低保救助审核审批过程中,由于县、乡两级权责不统一,难免出现乡镇审核却不负责、县级审批但又不能完全掌握真实情况,难免发生错保、骗保以及人情保、关系保等违规行为。低保救助审批权限下放后,乡镇人民政府是低保受理审核审批的主体,乡镇长是低保审批的第一责任人,从而压实了乡镇人民政府的主体责任,使乡镇人民政府的权责一致。

因地制宜,有序推进,做到“三个落实”。一是积极稳妥做好审批权力下放工作,在区厅、市局、县编委办、法制办等部门的指导下,和试点乡(镇)加强沟通协调,充分考虑试点乡(镇)的实际需求和承接能力,协助试点乡(镇)制定最低生活保障工作制度,细化落实承接实施方案,优化、充实人员、设备等配备,做好各项承接工作,确保审批权限“放得下”。二是落实每个乡(镇)每年民政工作经费不低于2万元,先后投入10多万元配备了新电脑、身份证读卡器、高拍仪,打印机并安装独立宽带,让乡(镇)经办窗口有设备、有能力开展网上审批,减少困难群众到窗口申请办理低保的等候时间。同时为避免试点乡(镇)扩权带来的“隐性违规”,该县定期或不定期派专人指导,每年对乡(镇)、村工作人员的业务培训和指导服务不少于2次,确保审批权限“接得住”。三是印发《田林县最低生活保障审批权项目事中事后监管细则》,着力构建政务公开、信息共享、随机抽查、联合惩戒的事中事后监管机制,以“管得更好”促进“放得更活”。全面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力度,实现审批主体与主管部门的有序衔接。搭建随机抽查平台,推行“随机抽取保障对象、随机抽取审批责任主体、随机抽取网络录入信息材料”的“三随机”抽查机制,克服“任性”检查,实现全方位监管,确保审批权限“管得好”。

转变方式,理顺关系,破解“五个难题”。一是低保审批权限下放乡镇人民政府后,把过去仅仅依靠1、2个民政助理员负责低保工作的被动局面,变成为全乡镇全员参与低保工作的良好局面,基层低保经办力量不足问题迎刃而解,破解了基层民政工作力量不足难题。二是审批权下放后,县一级宏观管理和备案监督,可定期或随时抽查审批服务情况,随时调整纠正偏差,审批服务得到来自上下两个方面的双重监督,实现行政职能重心下移,县级审批项目减少,政府职能重新归位,降低漏保错保以及贪污贿赂犯罪发生率,破解了民政部门监管难题。三是审批权限下放前,从受理村(居)民申请到审核,再到县民政局审批完毕,一般至少需要25个工作日左右,才能通过社会化发放。审批权下放后,减少了县级抽查和审批环节的时间,审批办结时限只需要15个工作日,破解审批时间过长难题。四是乡镇处于最基层,特别是驻村干部对申请救助的困难群众户籍状况、家庭收入来源和财产状况等最清楚。同时,基层审核审批还受到县、村以及群众的多重监督,对申请对象的住房情况、经济情况、工商登记信息、车辆登记信息等发起精准核对,一旦发现问题可随时调整纠正,从根本上杜绝了人情保、关系保、错保、骗保等违规现象的发生,破解精准识别困难对象难题。五是审批权限下放前,乡(镇)以审核管理为主,乡(镇)依赖县级民政部门,存在责任心不强、不认真,甚至走过场现象;县级民政部门盲目相信乡镇,造成审批不精准的现象。审批权限下放后,真正落实了“谁调查、谁签字、谁负责”机制,县级民政部门也从繁琐的审批中解脱出来,重心落在监管上,破解了县、乡两级权责不一难题。(刘宏福)

(责编:庞冠华、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