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陪产假“落地难”:何以成“纸面上的福利”

2018年01月02日08:48  来源:法制日报
 

男性陪产假何以成“纸面上的福利”

一些公司没有男性请陪产假先例有企业主认为男性请假增加成本

制图/李晓军

调查动机

最近几年,男性陪产假是一个讨论较多的话题。尽管一些地方在地方立法中都明确了男性陪产假这一假期,但一直面临“落地难”的问题。前不久,有消息称江苏省拟立法明确男性共同育儿假,在男性陪产假的基础上增加假期。这一消息再次将男性依法请假照顾妻子、孩子这件事情推到舆论前台。在现实中,男性陪产假为何难“落地”?《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来临,男性假期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

《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草案)》近日提交审议,草案中首次提出男性共同育儿假,鼓励单位给男性多放5天假回家带孩子。也就是说,在目前江苏男性享有15天护理假的基础上,再增加5天假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男性共同育儿假有一定现实必要性,但目前通常意义上的陪产假“落地”尚且面临困难,江苏省这一草案里提及的增加5天假期能否推广?

长时间请假影响公司业务

记者注意到,此前,一些地方也设立了陪产假,通常为15天。

以北京市为例,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北京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提到,北京女职工生育后,其配偶可享受陪产假15天。

4个月前,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陆敏成为母亲。陆敏的先生在一家大型保险公司上班,业务繁忙,加班是家常便饭。

“我生孩子的时候,我先生加上双休一共休息了五天,而且我先生向单位申请的是事假,并非男性陪产假。”陆敏说。

陆敏的先生所在的公司一直以来都没有男性请15天陪产假的先例,这基本上已经成为公司默认的“传统”。

“他在保险公司上班,平时就忙得脚不沾地,休年假时都得加班,他们公司所有人都没有请过15天这么长时间的假。半个月的时间,对公司业务的影响太大了,领导肯定不会允许的。”陆敏说。

陆敏有产假6个月,加上晚婚假1个月,一共有7个月。在这7个月的时间里,几乎就是陆敏和保姆共同照顾孩子。

“当妈妈的第一个月最辛苦了,我年纪大吃不了苦,先生又请不了假帮我,于是直接住到月子中心里去了,当时花了将近8万元。月子中心确实太贵,但是我先生太忙也没别的办法。”陆敏说。

其实,陆敏在生孩子之前也知道男性陪产假的存在,但是并没有让丈夫向公司争取。“五六天和半个月也没差多少,再说本来他就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得事事都靠我。他要是一直在家没准我俩还拌嘴。最重要的是,和上班挣钱比起来,请假照顾孩子得不偿失。”陆敏说。

如果要第二个孩子,陆敏又该如何应对?

“如果有共同育儿假还是很有意义的。到那个时候,我还是希望我先生的假期能更长一点,因为二孩的生育压力更大了。”陆敏对记者说。

(责编:陈露露、周雨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