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一江春水连粤桂 三年风雨终破茧

吴宇 朱晓玲

2017年09月14日08:53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江南片区建设热火朝天

清晨6点30分,孙本旭床头的闹铃响起。起床,洗漱,简单吃点早餐。7点刚过,他便准时出现在办公楼下。从宿舍到办公楼十多分钟的路程,孙本旭已把昨天的工作梳理了一遍,今天要做的工作了然于胸。

开会、见客商、跑现场、写报告……凌晨1点,忙完一天工作的孙本旭回到宿舍,手里还攥着几份客商的反馈材料,这将成为他今晚的“睡前读物”。

这是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以下简称“试验区”)经济促进局局长孙本旭普通的一天。“每天工作不少于16个小时,‘5+2’‘白加黑’是常态。”孙本旭说,最近试验区项目攻坚,大伙儿齐心协力拼命干,自己家在广西南宁,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去了。

“拼”,是试验区工作人员身上的标签。

凭着“敢拼”,前无先例、打破行政区划壁垒的“粤桂合作”落户两省交界;凭着“爱拼”,不到三年时间,原本一片荒芜的西江两岸变得风声水起,大生态、大智能、大物流三大高新产业集群初露峥嵘。

截至今年8月底,这片位于广西梧州市与广东肇庆市交界的热土,入园企业已达273家。三年来,试验区招商引资累计到位资金209亿元,固定资产投资累计210亿元,年均增长30%以上。仅2017年上半年,试验区新增企业工业总产值增长25.7%,三产增长31%,外贸进出口上半年就完成全年任务的109.5%。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正是有着无数像孙本旭一样夜以继日、辛勤耕耘的“粤桂人”,才使得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从3年前的一个梦想、一张蓝图,逐步成为照进今天的现实。

广西中兴云数据中心

先行先试,粤桂热土筑“好巢”引“金凤”

“到2030年,试验区要达到地区生产总值1000亿元、工业产值3000亿元以上!”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管委会主任徐文伟站在规划沙盘前,指着蜿蜒的西江,豪情壮志从胸中喷薄而出。

粤桂经贸,其实由来已久。借着横贯粤桂的千里西江,广西梧州与广东珠三角紧密联接,士商萃集,商贸兴盛,造就了梧州这一重要商埠的百年辉煌。

徐文伟介绍,广东改革开放早,经济相对繁荣,两省区差距明显。梧州作为广西向东开放的“前沿阵地”,更应发挥纽带作用,也符合国家区域性发展的策略。

如今,“粤桂合作”构想的出台,使梧州与东部的联系更加紧密,发展前景更加广阔。

2011年12月11日,广东、广西两省(区)政府在北京签署《“十二五”粤桂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在广西梧州市与广东肇庆市交界区域共同设立产业合作示范区的构想,“粤桂合作”建设开启了梦想之旅。

历经数年孕育、规划,2014年10月13日,广东、广西两省(区)正式签署《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并于次日举行了启动仪式,标志着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正式成立。

两省区提出,在广东肇庆市、广西梧州市交界处,分别划出70平方公里、共140平方公里的区域,由两省区合作共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

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特别”在哪?徐文伟介绍,首先,试验区位于珠三角经济圈、泛北部湾经济圈、大西南经济圈和珠江—西江经济带“三圈一带”的交汇节点,是东西部边界、省际边界和流域边界交集叠加区域,区位“特别”。

其次,广东、广西两省(区)在管理权限范围内共同赋予试验区同等的支持,两省区不同的政策可叠加、择优选用、先行先试,试验区在土地、财税、金融、合作开放、生态环保等方面享受23项优惠,政策“特别”。

第三,试验区采用“一体化、同城化、特区化”的机制模式,成立统一的管理机构,两省实行统一规划、合作共建、独立运营、利益共享、责任共担,模式“特别”。

作为试验区的亲身参与者、亲力推动者,徐文伟感触颇深:“粤桂合作,跨省际跨流域,前无先例。”试验区既要用改革创新驱动发展,又要为区域合作提供示范,建立完善各种不同层面的机制,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面对原本重重的行政藩篱,试验区大刀阔斧,大力推动机制创新。广西出台了试验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总体方案及3个配套文件,赋予试验区市级经济管理权限;粤桂两省区金融办指导试验区实施设立产业基金、创业基金130多亿元;广东省科技厅、商务厅分别将试验区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培育单位、粤西北地区招商示范平台;广西国土厅出台试验区工业用地改革实施细则,确立“先租后让”“弹性出让”等土地政策……

粤桂两地的有力支持,化为试验区发展的强劲动力,使试验区实现了开放合作、开发模式、金融改革、要素改革等机制创新,土地、电力、行政审批、人事管理体制改革不断推进,试验区建设不断加速。

广西航天北斗新能源产业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苏锐洪深切体会到试验区改革创新的“粤桂力量”。

2015年6月,航天北斗超级电容项目签约入驻试验区,彼时入驻的场地还是大片的荒山。试验区的建设者们夜以继日,两年时间,大片荒山化作林立厂房,航天北斗“拎包入驻”,如今三条流水生产线即将投产。

2017年8月30日,航天北斗厂房大楼内灯火通明,忙碌的工人正在安装生产设备,进入试投产阶段。“未来16条生产线全部建成后,产值可达50亿元以上。”入驻试验区享受到的土地优惠、厂房建设、财政税收、金融扶持等“招商十条”优惠政策,令苏锐洪直呼:跟台湾的本部企业相比,真是“这里一个天那里一个地!”

“一年内台湾的工厂要全部搬过来,在粤桂安家、发展!”苏锐洪信心满满。

试验区南山公园

要发展,更要西江绿水、粤桂青山

翻开试验区签约入驻的企业名单,“高新”“绿色”企业排成长串,“高能耗”“高排放”企业则不见影迹。

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地处西江上游,与下游的珠三角“同饮一江水”,两者的生态环境质量与安全休戚与共、命运攸关。规划之初,试验区就确立了“生态为要、环保为先”的发展理念,坚持科学合理的产业布局与严格的环境保护。

为践行生态优先理念,试验区一边出台“10大禁投清单”,限制高能耗、高污染及产能过剩项目进入;另一边,主动为先进的环保产业大开“方便之门”,吸引了一批环保产业入驻。

在广西梧州碧清源环保投资有限公司车间,公司董事长高明河指着几个直径两三米的大型污水过滤罐介绍道:“我们与科研院所联合研发了先进的纳米陶瓷膜及一体化纳米陶瓷膜污水处理器,处理效果优于传统的中空纤维膜。”

对这样的“绿色”项目,试验区大开“绿灯”,积极提供前期产业孵化基地,使得该公司以轻资产入驻,仅两个月就顺利投产。

而对于被列入“10大禁投清单”的项目,试验区为让千里西江清水长流,也绝不“心慈手软”。曾经有一家大型饲料企业看好试验区的发展前景前来洽谈建厂,企业方一期投资便决定“豪掷”15亿元。虽然项目诱人,但考虑到饲料加工业可能对西江水质带来不利影响,该项目仍然被婉言谢绝了。

截至目前,试验区已婉拒了20多个不符合发展定位的项目,这些项目总投资逾30亿元。

在拒绝了高能耗、高污染及产能过剩企业“诱惑”的同时,中关村智慧环境联盟产业园、丰冠风光能发电系统应用与研发基地、北斗导航产业园、国光电子产业园、微软(中国公司)、中兴广西云数据中心、大华智慧信息、台湾科技产业研发中心、比亚迪新能源等270多家高端制造、生物医药、新能源环保项目相继落地入驻园区。

2017年5月,总投资约70亿元的中国—东盟环保技术和产业合作交流示范基地在试验区启动建设,未来将打造成为“一带一路”环保技术与产业合作的先行区、聚集区。

坚持生态“红线”,坚守生态“底线”,既提升了试验区发展的“格调”,还大大改善了西江梧州段的水环境质量,降低了水污染风险。近年来,梧州西江段地表水质量一直稳定地保持在三类水质以上,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做到了“保护和发展”两不落。

“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徐文伟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生态保护是试验区发展的重要任务,试验区创新低碳生态开发模式,取舍之间体现了科学发展理念。试验区在区域开发建设中,应坚守绿色发展理念,做好长远规划,强化产业选择,确保可持续发展。

对此理念,梧州市甜蜜家蜂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忠连十分认同。作为亚洲最大的蜂产品生产企业之一,该公司的产品质量与环境质量息息相关。

在该公司的生产车间内,3条制蜜生产线正全力运转,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洋槐蜜、山花蜜和荆条蜜进行过滤、消毒、灭菌和分装,变成一瓶瓶蜂蜜、蜂王浆和蜂花粉,产品远销欧美、中东和日本,使这一甜蜜产业背后的数万名养蜂人、产业工人日子越过越红火。

作为进驻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的第一批企业,黄忠连不仅看中了试验区优厚政策,更看中试验区的生态潜力,“试验区不只是工业园区,还是企业的创业热土,未来更是一座花园之城。”

徐文伟介绍,根据《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总体发展规划(2013—2030年)》,今后试验区将“以河流、森林、湿地等三大生态系统为核心,组合、串联各种自然资源和绿色空间,构建‘点—线—面’多层次的生态空间结构,形成‘一带、两片、五廊、多点’的区域生态景观格局,打造特色彰显、舒适宜居、自然和谐的生态环境。”

国家一类开放口岸李家庄码头

改革到底,从“粤桂方案”到“粤桂新方案”

一江春水连粤桂,三年风雨终破茧。

作为试验区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陈卓研见证了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的蝶变。三年前,陈卓研向客商介绍试验区的情况时,随手指去,处处皆是荒山。如今,她站在试验区南山公园景观台,指尖轻点,山下江南片区各项目为客商一一点出,娓娓道来。

“看着园区从零到有,项目建设波澜壮阔,十分自豪!”这两年接待的客商越来越多,而每一次向他们介绍试验区的规划建设和未来发展,陈卓研心中都豪情满满,“能参与并见证试验区的建设和成长,非常有成就感”。

在徐文伟眼里,试验区从孕育到诞生再到成长,就像一位家长希望孩子茁壮成长一般,总要给孩子“最好的东西”。

“其实光是为了加上‘特别’两个字,都磨了好久的嘴皮。”回想试验区孕育之初,徐文伟心生感慨。在最初向国家发改委汇报的方案里,“特别”两字并没有得到重视,徐文伟“据理力争”:没有“特别”,如何说明试验区特别的区位、特别的政策、特别的模式、特别的平台?

在将粤桂合作正式写进《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前,徐文伟与团队一起,将关于“推进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建设”的内容逐字逐句反复推敲,“打好基础,才能建高,项层设计非常重要”。

最终,精心打磨了无数遍的内容,正式写进了《珠江—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使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正式成为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重要一环。

这一切,都是为了将试验区各项规划设计得更加完美。

经过三年的探索创新,试验区已然成为国家区域合作战略的重要实践,特别是其“两省(区)领导、市为主体、独立运营”、“统一规划、合作共建、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等核心机制及四层管理运营架构,更是为区域合作提供了生动样本,初步形成了具有跨省际、跨流域合作特色的“粤桂方案”。

但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的未来,不止于此。

“试验区需找准历史定位,发展成为经济繁荣、社会和谐、生态良好、产业与城镇协同发展的现代化新区。”在徐文伟的思考中,改革发展是试验区发展的动力与源泉,生态保护是试验区发展的重要任务,创新探索是试验区发展的有效手段,区域联动是试验区发展的根本路径。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洞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我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经济发展实践,提出了一系列完整的治国理政新思想。以“四个伟大”书写时代新篇章,形成以“中国梦”为奋斗目标、以“五位一体”为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关键、以五大发展理念为引领、以增进人民福祉为根本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正在引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经历一场深刻变革。

徐文伟认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的发展历程充分证明,不断深化两广合作,打破行政区划壁垒,探索“一体化、同城化、特区化”开发模式,将试验区打造成为粤桂一体化发展、东西部合作发展和流域可持续发展先行示范平台,从而把试验区建成珠江—西江经济带新增长极、生态流域共建区、省际合作机制创新区和东西部合作示范区,既是国家在区域发展战略的全新部署和战略重点的具体体现,也是两广在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思想指引下贯彻落实中央精神改革创新的具体行动和生动实践。

在徐文伟的描述中,试验区的明天更加清晰:从体制机制创新、从要素改革发展、从生态环境保护、从军民融合发展、从区域互联互通、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一带一路”对外开放合作……等等,试验区将牢牢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以珠江—西江经济带和粤桂黔高铁经济带为轴,一头连起北部湾、东盟,一头连起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带路”出海,与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接轨,以更加丰富内涵的“粤桂新方案”引领试验区实现新发展,再迈新征程。(完)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