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桂新”丰富一带一路通道

本报记者 刘华新 庞革平

2017年06月29日08:2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渝桂新”丰富一带一路通道

不久前,载着重庆生产的高档生活用纸、摩托车等产品,首趟“渝桂新(重庆—钦州)”南向通道试运行班列开行。经过近48小时的行程,班列顺利抵达广西北部湾钦州港东站。在港口完成通关手续后,货物下水出海,前往新加坡。至此,“渝桂新”南向通道试运行班列已成功完成上下对开。

“渝桂新”国际联运通道,从重庆出发,利用铁路运输,经贵阳、南宁到北部湾港,实现向南经海运至新加坡及全球,向西北连接川渝地区及“渝新欧”通道,是一条兼具内外贸功能的国际海铁联运大通道,也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通道全长4080公里。

从“渝新欧”到“渝桂新”,对接内陆腹地

“‘渝桂新’南向通道的诞生,源于大家共同的目标。”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表示,中国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在北部湾,“渝桂新”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中南半岛,将形成“一带一路”经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和陆海贸易新通道,对广西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深化与新加坡交流合作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中欧班列有一个西线大通道“渝新欧”,它自2011年开通以来,占全中国中欧班列数量的45%左右,实力非凡。但是,随着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增强“渝新欧”对东盟的辐射力和影响力,开始有了更高的要求,而这也正好契合国家赋予广西的“三大定位”以及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新一轮开放开发的升级需要。

“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已经从10年前基本没有重大项目的‘产业荒漠’成长为该地区重要的产业基地,逐步形成以石化、电子信息、冶金新材料、粮油食品、造纸、海洋等为主导的特色现代产业体系。”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和东盟开放合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魏然说,“时下,广西正在全力打造‘向海经济’,打通‘渝桂新’南向通道是顺势而为。”

在魏然看来,发展“向海经济”的要义,不仅包括走向海洋,也包括海陆联动,对接内陆腹地,争取资源的优化配置。

目前,钦州港作为北部湾港集装箱业务的核心,货运多数来自云南昆明,主要为出口到印度尼西亚等东盟国家的化肥。如果与占据长江80%运力的重庆实现海铁联运,那么长江沿线的笔记本电脑、摩托车、化工品等货源就有望源源不断地流入。“这不仅将降低企业运输的成本,增加钦州港的集装箱吞吐量,更将大力推动广西构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打造西南中南地区开放发展新的战略支点、形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陈武介绍说。

从基建到信息,打通互联互通的坦途

相较于原有铁路的零散运输,“渝桂新”南向通道的班列可节约两天以上的时间;较重庆至上海经长江的河运,能节约12天以上的时间。在钦州保税港区海关国检的配合下,运抵钦州保税港区的重庆外贸货物仅需4天时间就能完成货物出口。一条高效、便捷的运输通道已经轮廓清晰。

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张晓钦表示:“接下来,三方还将成立合资公司,搭建南向通道公共平台,加快一体化物流信息系统建设,以尽早实现‘渝桂新’南向通道班列正式开行。”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显得更加急迫。他说,在“一带一路”大背景下,大通道是一个多层次的大概念,包括铁路、公路等方面;也是多线路、多运输的概念,因此,南向通道的内涵是极其丰富的。

据悉,广西、重庆与新加坡对“渝桂新”南向通道的建设已有共识,并于2017年4月28日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合作包括:开通铁路集装箱班列,形成由重庆经广西北部湾港到新加坡的海陆联运线路;开通中国至中南半岛的公路货运直通车,形成由重庆经广西到新加坡的陆路通路;扩展空中航空物流的合作,在南宁合建中新大型综合物流园区;推动通关便利化,拓展信息物联,探讨跨境电商、智慧物流的合作等。

张晓钦表示,“可以说,这是一条海陆空齐头并进的通道,也是一条从基建到信息都互联互通的坦途。”

为了寻求公路、物流领域合作的突破,今年5月18日,位于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内的凭祥综合保税区与重庆公运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共同打造“渝桂新”南向通道(重庆—凭祥—东盟)便捷物流线路。

“钢铁驼队”“现代宝船”释放巨大发展机遇

当钢铁驼队依托中欧班列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时,北部湾畔,已与7个东盟国家的47个港口建立海上运输往来的广西北部湾港,正以集装箱外贸班轮作为现代宝船,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破浪前行。

随着“渝桂新”南向通道建设的推进,陆与海的联动将释放巨大的发展机遇。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陈武介绍说,经广西出海的这条大通道,将重塑沿长江运输至上海绕行大半个中国海岸线到东盟的传统路线;同时通过连接“渝新欧”,实现“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有效联结,带动中国西部地区开发开放、协同发展。

海陆通道资源丰富的北部湾经济区也将因此获得新一轮开放开发以及打造“向海经济”的强大动能。“把‘南向通道’打造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示范项目,不单是看重庆和西南省份借道北部湾港出口到海外的货量,反过来的北向贸易同样值得期待。”新加坡太平船务集团董事总经理张松声举例说,马来西亚的咖啡从新加坡出海到钦州港,可一路北上分拨到云南、重庆、四川,再通过重庆的“渝新欧”班列,经新疆阿拉山口出境到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地区,“这将改变东南亚货物目前经由伊朗中转的旧有方式。”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29日 22 版)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