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合浦紧盯市场调结构,传统农业向标准化产业化转型

好土地咋长出好产品

本报记者 庞革平 王云娜

2017年06月18日14:4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好土地咋长出好产品

走进广西合浦县乌家镇水果产业示范区,3万亩橙树蔚然壮观,枝头金灿灿的夏橙陆续成熟,好似一盏盏漂亮的灯笼。“思路对头,销路不愁。”西大村村民黄辉说,过去种的都是大路货,卖不上价。现在公司下订单,种市场欢迎的夏橙,收入翻了一番。

合浦县坐落在北部湾畔,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花常开、草常青”,这里农业生产条件得天独厚。如何让资源变成产业优势?

合浦县委书记王方红说:“以市场为导向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挖掘传统特色优势,加快农业标准化、产业化转型,一批优势产业、龙头企业脱颖而出。”

生产全程标准化,让种出的产品不愁卖

同样是种橙子,合浦县不少现代农业基地与众不同。

在利添生物科技公司的水果产业示范区,从品种选择到栽培管理,再到产品上市,实行严格的标准化生产。“农产品优质安全,才能赢得市场认可。”公司副总经理陈世伟说。

种出好产品,第一步是选好品种。陈世伟说:“市场需要啥,我们就种啥。基地选育的是国外优良品种夏橙,肉嫩多汁、酸甜适中。”示范区建立了现代化柑橘无病毒苗木繁育中心,建起工厂化育苗生产线,苗圃年繁殖能力200多万株。

怎么种?要让先进技术落地。在利添水果基地,每亩橙树多少株,每株行距多少,都参照国际标准制定章程,公司引进整套先进设备,种植实现全程机械化。完善灌排体系,铺设了18.72公里的管道,实现柑橘水肥一体化管理。“过去大水漫灌,现在精准滴灌,肥料溶到水里,点对点滴到树苗根部,省肥又高效。”陈世伟说,按照标准化生产,保障了农产品的高产、优质和高效。

龙头带动,技术不断推广。利添公司通过现代农业产业体系,把越来越多的农户吸引到产业链上。刘屋村贫困户刘军,想致富没本钱。2014年,利添公司以赊销方式为他提供6500株香蕉苗,统一服务、统一收购,贫困户赚钱后再还种苗款。“跟着龙头干,技术有指导,市场不发愁,咱农民还有啥担心?”刘军撸起袖子干,去年年底香蕉大丰收,去掉成本,他家的果园纯收入25万元。

生产方式加快转变。在利添公司基地,关键技术到位率和病虫害统防统治覆盖率均达到100%,水果生产获得无公害产地认定,“新雅奇”牌柑橘还获得了有机食品认证。

农产品优质安全,自然受到市场青睐。短短几年,利添公司在乌家镇、沙岗镇、石湾镇建成4.6万亩的优质水果基地,年产柑橘、橙子3万吨,年产香蕉6万吨,其中80%的夏橙销往东盟国家市场,掀起一股“夏橙热”。

拉长农产品产业链,让农民分享增值收益

正是菠萝丰收黄金季节,在果香园食品有限公司车间,菠萝堆积成山,工人们麻利地将手中的菠萝削皮、分拣。“经过生产线加工,这些菠萝变成果汁、果脯或速冻果干等产品。”公司副总经理陈开洋介绍,一到旺季,每天最多能加工800吨菠萝鲜果。

也许你想不到,这一家公司每年菠萝汁出口量占到全国60%。目前果香园公司拥有13条自动化水果加工生产线,年加工水果原料能力达到30万吨,年产值超4亿元。这样大的消化能力,有效解决了水果集中上市的“卖难”,降低了市场风险。

“有订单就有保障,卖相好的走鲜销,卖相差的可以深加工,一亩收入能增加上千元。”沙岗镇果农王平军说。据测算,果香园公司每增加1000万元产值,能给农民增加450万—550万元收入。

果香园何以走俏市场?“我们在水果加工方面的关键技术,在行业内是领先的。”陈开洋说,以荔枝果汁加工为例,杀菌和浓缩等过程中果汁容易变色、变味。公司科研公关,开发了自动化去皮去核技术,新增加了去枝生产线,建成机械化荔枝汁加工生产线,年加工能力达2500吨。为鼓励员工创新,果香园每年拿出30万元的创新专项奖励经费。得益于多项技术攻关,果香园荔枝汁年产量及年出口量居全球第一。

龙头强了,产业旺了,农户才能稳定受益。政府引导建立紧密利益联结机制,果香园公司采取“龙头+基地+合作社+贫困户”模式,为农户提供资金、技术,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目前公司建立亚热带水果种植基地5个,面积1.8万亩,扶持建立农民专业合作社39家。公司还针对贫困户优先招聘录用,进行个性化培训,每天在基地工作的临时工、季节工600人,人均月收入达到3000元。

循环经济零污染,传统农业向绿色升级

“合浦有三宝,珍珠、海牛、东园家酒。”当地百姓常说起这句俗语。合浦临海,珍珠、海牛等海产品久负盛名不足为奇,但东园家酒如何能成为三宝之一呢?

走进酒厂,高大的棕榈树、盛开的金花茶,一派鸟语花香的田园风光。右手边的酒厂储存车间,整齐码放着上百个大酒缸,溢出淡淡的酒香。酒厂总经理黄炳权说,东园家酒通过微生物脱腥技术,去除了药材中的腥味,口感清爽甘甜,广受市场追捧。

更让东园家酒出名的是产业“零污染”——酒厂从酒品加工、生态种养到产品深加工,实现循环经济发展,让每个环节的废弃物都变废为宝。

黄炳权回忆,酒厂创办之初,大量酒糟和泡酒剩下的残渣无法处理。公司转变思路,承包鱼塘,用这些下脚料养鱼。之后,酒厂规模扩大,每天产出的下脚料多达数十吨,鱼塘也无法消化,又“被迫”扩大养殖规模,发展养牛、养猪。

很快,新的麻烦来了:养殖粪便污染如何处理?经过调研,酒厂决定建大型沼气池,将动物粪便发酵生产沼气,再利用沼气发电蒸酒和烧锅炉。沼气池产生的沼液、沼渣和鱼塘里的塘泥,经过微生物发酵后,制作成生物有机肥,肥料又可用于种植果树、水稻、牧草和无公害蔬菜等。

“起初发展循环经济实属‘无心插柳’,没想到竟为酒厂开拓了新空间,养牛等副业‘喧宾夺主’。”黄炳权说,20多年时间,公司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拥有1个酒厂,3个养牛场,60多个中型沼气池群,1000亩鱼塘,2000亩珍珠养殖场,以及无公害蔬菜基地、生物肥厂、大米厂等。“我们产的有机肥物美价廉,无公害蔬菜和有机水稻也前景很好。”

“酒厂每年有效利用的下脚料等废弃物累计达10多万吨。”黄炳权说,实践证明,循环经济产业园运行成本低、综合产出高、产业链长,实现了经济效益、生态环保双赢,带动了农户持续增收。

加快向现代农业转型,合浦县的好水土正焕发新活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8日 11 版)

(责编:周雨乐、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