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在酒店打工一边自学壮文

达美:壮家人学壮文就像人长嘴巴会吃饭一样,应该的

2017年05月19日10:02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达美在阅读《广西民族报》(壮文版)
达美在阅读《广西民族报》(壮文版)

第一次见达美,是在广西民族报社编辑部。当时,她抱着两本壮语文资料书,“这是刚才你们报社领导送给我的。”达美微笑着说,把书递给记者看了看,很快又把书揽回怀里。

和很多小伙伴一样,达美中学毕业后就离开武鸣农村到城市打工,今年已经40出头的她在南宁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性格腼腆,话不多。但当我们聊起壮文,谈到像她一样自学壮文的朋友时,达美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学壮文哪有那么多理由。就像人长嘴巴会吃饭一样,这是应该的!我本身是壮族,壮族人就应该学壮文。”说起自学壮文的初衷,达美的回答很简单,却深深震撼记者的心灵,让人对眼前这位瘦黑的农村妇女肃然起敬。

从喜欢壮语山歌到想学壮文

达美性格内向,社交比较少,唯一的爱好就是上上网、听听歌。正式接触壮文,还得从2015年的那个夏天说起。有一天,达美拿着手机上网,偶然间发现了壮语歌曲视频,动听的山歌曲调、熟悉的母语一下就抓住了她的心。于是达美开始在网络上搜索,她惊喜地发现,原来网上有很多壮语歌曲,不论原创的改编的……都很有味道,达美一有空就听,还跟着学唱。

“虽然网上壮语歌视频很多,但是很多都没有配壮文字幕。有时候不一定能理解歌手唱的是什么。”山歌听得越多心就越“痒”,达美说,特别是听到山歌里的好词句,就更希望记录下来,“如果用汉字记录,很难准确表达意思;如果用桂柳话记录,也会缺少歌曲原有的生动。只有用壮文记录,才会原汁原味,而且很直观。可惜我只会说壮话,不会写壮文。”拾起心里的这份遗憾,达美反而坚定了自学壮文的决心,陆续加入了八九个QQ山歌群和壮文群,跟来自五湖四海的群友们一起听山歌、唱山歌、学壮文。

壮语视频“复活”记忆里的壮文

进入山歌群后,达美仿佛走进了一片崭新的天地。她从群友那里分享到很多学壮文的视频,并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自学壮文的声母、韵母,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在群里留言,群友们都会很热心地解答。

山歌群的群友有很多来自广西区内的南宁、百色、河池、柳州等市,也有不少云南、四川、浙江等区外的网友,大家互相学习,无私分享,交流心得,也很乐于帮助像达美这样的“壮文小白”。

“我第一次看到那些字母时就知道那是壮文,不会像别人那样误以为是英语。”谈到自己与壮文的渊源,达美的言语中流露出小小的自豪。跟着视频学了一小会,达美的记忆瞬间被“复活”了,她发现,眼前这一串串似曾相识的字母,原来就是她小时候常听妈妈和舅舅“叨叨的东西”。达美回忆,那时候她在农村老家房子的阁楼上面曾经看到过一本很老旧的蓝色封面的书,妈妈和舅舅两人常捧着这本书讨论问题,嘴里念着一些她听不明白的话。当时的达美很好奇,也跟着妈妈学了一些,只可惜当时年纪小,学得快,忘得也快。达美说,妈妈经常“遥想当年”,把自己壮文学得好,在生产队里考壮文得第一名的事情说给亲戚朋友听,“妈妈总是很骄傲的样子。”达美说。

“其实,我妈妈和舅舅的壮文是跟着外公学的。”达美的回忆带记者飞到一个更遥远的年代。达美说听妈妈讲,那时候,有壮文群师到外公所在的生产队组织村民学习壮文,外公非常感兴趣,就报名参加了学习班,然后还把自己的所学传授给了妈妈和舅舅。

就这样,上一代教会下一代,达美家有两代人会说壮语、写壮文。而现在,达美通过自己的努力也把壮文学到了手,达美家已经连续三代人在传承壮文。她还打算自己教女儿壮文,让壮文在这个家族传承下去。

心中有个壮文写作梦

达美是个土生土长的武鸣妹子,在学习以壮语武鸣音为标准音、以壮语北部方言为基础方言的壮文时有着先天优势,“壮语的音调跟自己的家乡话一样,我感觉学起来很容易。”达美轻松地说。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自己上网查找资料或者向群友请教,很快,达美只用了两个星期就完全记住声母和韵母,并且能熟练拼写自己的方言,也基本能够记录山歌歌词了。

然而能说会写的达美并不满足,“看到别人会用壮文写文章,很羡慕,我也想学习壮文写作。”达美坦言,自己时常关注广西民族报网,阅读《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和《三月三》(壮文版),想尝试着写文章给报刊社投稿,但由于自己文化程度不高,也没有学过任何写作知识,所以到目前为止壮文写作还仅仅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达美介绍,“山歌群里的很多人都参加过壮语文水平考试,有一个网友参加其中的高级考试还取得了82分的好成绩。”但毕竟群里大部分人的壮文都是通过自学的,大家都希望能参加官方举办的壮语文学习培训班,在专家、老师的指导下提升自己的壮语文水平。

这些追求进步的群友就是榜样,指引着达美,同时也激励着其他的群友。有一次,一个才四五年级的小学生在群里听说了自治区民语委举办壮语文培训班的消息,就请求达美帮他报名。可是这位小老乡当时人在武鸣,加上忙于学业抽不出时间,最后没能来南宁参加培训班,为了弥补他的遗憾,达美就在网上给他发去了壮文学习资料,并帮助他学习壮文。“我希望壮族的语言和文化能够一代一代传下去,别断了。”达美说。 (覃雅妮 韦颖琛 文/图)

(责编:许荩文、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