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疗治“地球癌症”让荒山披绿石头生“金”

沈泉池

2017年04月23日07:26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我们最大的卖点,就是天然的生态体系。”指着郁郁葱葱的山峦,老党员黄怀尚向慕名而来的各地游客推荐自家好风光。位于广西马山县古零镇的弄拉屯,是一个典型的喀斯特岩溶高寒石山区,但这里却山林茂密,风光秀丽。

好风光来之不易。几十年前,弄拉屯25个山头的树木被砍得精光。由于植被遭受严重破坏,基岩裸露,村子水荒粮缺,村民一度想要搬到屯外去。但权衡利弊后,弄拉人决定坚守这片祖宗开垦的大山。

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弄拉屯订立村规民约保护生态。经过几十年的封山育林,栽竹种果,移植中草药,修建沼气池,使荒山恢复为繁茂的森林,并逐渐形成“山顶林,山腰竹,山脚药和果,低洼粮和桑”的立体生态发展模式,为广西石漠化治理开创了新路子。

多年来,作为我国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广西历届党委、政府多方治理,久久为功,让八桂大地尽显“石山增绿、群众增收”的动人景象。

“地球癌症”之苦 水荒粮缺农民苦

被世界环保专家称为“地球癌症”的石漠化,是我国西南岩溶地区最严重的生态问题。

一串数据让人心疼:截至2011年,广西90%以上的贫困人口分布在石漠化地区;岩溶地区平均每年受洪水淹没的耕地达3.4万公顷,粮食减产2.56亿公斤;因水土流失和石漠化被迫弃耕的农田8000公顷;上百万人饮水困难……

“小时候,山头都是光秃秃的。”土生土长的弄拉人苏柳艳回忆,以前连煮饭都难。同样的情景还发生在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农村都用柴火煮饭。”年过八旬的该县平安乡黄岭村村民黄光林说,几十年前乱砍乱伐,山上的树越来越少,“开始,是砍树;大的树砍没了,就割小的苗;苗没了,就挖树兜。”

“恭城是喀斯特地貌,石漠化严重,生态链脆弱,哪里经得起这般砍伐?”该县能源办副主任曾华说,彼时的很多村子,晴了就旱,下雨就涝。

在百色市田阳县那满镇光琴村,黄大叔的父亲常劝告子女,“上山去,一天开两三坑玉米地,年复一年,积累多了,满山都是你们的,几辈子都吃不完。”在这种观念的引导下,上个世纪70年代,黄家几兄弟姐妹每天天一亮就带着柴刀、扛着铁镐上山。“本以为多劳多得,没想到却越过越苦。”黄大叔自嘲道,碗口大的土都要种上一株玉米,大雨一来,洪水从山上冲下,把泥土全部带走,耕地是越开垦越少。

有专家指出,石漠化一度成为广西最大的生态问题,成为灾害之源、贫困之因、落后之根。据统计,广西石漠化片区涉及35个县(区)。

2008年,国家启动实施岩溶地区石漠化综合治理试点工程。9年来,广西坚持统筹推进林草植被保护和建设、水土保持和基本农田建设、农村能源建设、生态扶贫等重点任务,推动石漠化综合治理与脱贫攻坚相结合,积极探索实践适合不同区域、不同阶段和群众要求的石漠化治理模式与机制。

有关数据证明,这个效果是理想的。据2012年公布的全国第二次石漠化监测结果显示,广西石漠化土地面积192万公顷,与2005年第一次监测结果相比,全区石漠化土地面积减少45.3万公顷,净减19%,占全国减少总面积的47%,是全国8个石漠化省(区)中石漠化面积减少最多的省(区)。

另外,据中国气象局最新提供的气象卫星遥感和生态模型综合监测评估结果,广西植被生态质量正常偏好区域达95.1%,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3个百分点。

“目前,广西植被生态质量处于十多年来最好水平。广西总体水热气候条件较好,有利于植物生长和石漠化脆弱区生态恢复。”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厅长黄显阳表示。

(责编:周雨乐、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