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后福岛依然难掲“毒”标签 会不会继续恶化?

2017年02月16日09:03  来源:环球网军事
 
原标题:6年后福岛依然难掲“毒”标签 会不会继续恶化?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发生特大地震,并引发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出现继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泄漏灾难。而在事故过去将近6年之后,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福岛核电站辐射量创新高,达到“2011年以来的最高值”。甚至在互联网上再次出现将福岛与切尔诺贝利事故的等级、严重程度、处理方式等进行对比的文章,认为福岛就是切尔诺贝利2.0版。到底目前福岛的核辐射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这种情况会不会导致福岛核辐射的失控或引发更加严重的结果呢?

福岛核辐射流毒深远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已接近6年,作业现场依然有强烈核辐射”。2月9日东电(全称东京电力公司)组织多家日本媒体到事故现场的核心区域实地考察。在场的日刊体育的记者柴田报道说,“在距被毁的2号机约80米处的高台上,工作人员佩戴的辐射检测仪立刻“哔”“哔”作响,显示此地辐射值为每小时144微希沃特,高出正常值约4800倍。”

当天,东电对外公布了2号机组堆芯熔毁后安全壳内的辐射值为每小时650希沃特,比事故后专家们估算的辐射强度高出约6倍。而这个数值比日本国内安全地区的正常值高1014倍,人若被这样的强度照射仅十几秒就会死亡。这是什么概念?人照射一次X胸片的辐射量为0.006希沃特,而致人死亡的辐射强度为每小时6-7希沃特,而福岛2号机组熔融堆芯的辐射强度为每小时650希沃特。这个辐射强度别说是人,连东电专门开发的探测堆芯熔融状态的“蝎子”机器人都无法承受。原本设想让“蝎子”进入安全壳内5米左右的距离探测,但只走了1米,图像传输就出现故障,专家据此推算出当时的辐射强度。

除了直接的辐射危害,福岛核辐射产生的最大隐形危害就是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被标上“有毒”的隐形标签。福岛县原本是日本著名的“鱼米之乡”,在遭受核污染后,本地的大米和水产品被敬而远之。据《环球时报》驻日本记者观察,东京地区的超市里虽然也按普通价格销售福岛产的大米,但消费者都下意识地先看产地,再做选择;最受影响的恐怕是当地的海产品,在东京的超市里基本见不到福岛的海产品。而由于东电多次因“操作失误”将污染水向海里排放,导致外界对“福岛有毒”的认知还在不断强化。

而令国际社会忧心的还有现在福岛核电站附近每天有约400吨地下水流向大海。据NHK提供的调查数据表明,这400吨地下水所含的放射性物质的总能量约为220亿Bq(贝克勒尔,日本政府制定的食物内所含放射污染无计量最大值为每公斤500Bq以下。)同样令人担忧的还有,每天流入机组设施内的含高放射性的300吨废水,这些污染水必须要进行处理后才能排放,但其中的放射性物质氚基本除不掉,即便锶、铯等浓度下降,氚的浓度不降,就不能排到海里。现在电厂周围建设了1000个储水罐存放70万吨污染水,但它总有饱和之日,有专家提议可以稀释后排放。如果那样反对的就不仅仅是当地渔民了。

除了对环境的影响,核辐射对人的影响更是深远。日本冈山大学教授津田敏秀等人2015年在国际医学杂志《流行病学》上发表论文称,受福岛核事故泄漏大量放射性物质影响,福岛县内儿童甲状腺癌罹患率是日本全国平均水平的20到50倍,且今后不可避免将出现更多的患者。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日本政府最近公布数字显示,2011年以来,日本检测了26万名福岛儿童,已经确诊甲状腺癌33例,疑似42例。BBC称,日本政府的数字还显示,福岛核泄漏发生仅3年,就有超过1600名被疏散的福岛灾民的死因与核灾难有关。迄今为止,没有人死于核辐射。但无法返回故里,流落在疏散中心,孤独、抑郁,越来越多的灾民死于焦虑或自杀。

(责编:庞冠华、陈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