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丑闻光挑刺?美媒称FBI与克林顿家族交恶

2016年11月11日08:20  来源:参考军事
 
原标题:曝丑闻光挑刺?美媒称FBI与克林顿家族交恶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4日发表题为《关于FBI的5个神话》的文章,作者为加勒特·格拉夫,编译如下: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制造了一场9级政治地震。在距离总统大选11天的时候,他在给国会的一封措辞含糊的信中宣布,在对希拉里·克林顿电子邮件事件的调查中出现重要性不明的新证据。此事清楚地暴露了FBI在华盛顿的独特角色。以下是有关FBI文化和权力的一些神话。

  神话1:FBI没有政治倾向

  埃德加·胡佛在1924年就任FBI局长后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清理出于政治考虑而任命的人员。此后历任局长都骄傲地宣称FBI完全是超党派的。胡佛经常信誓旦旦地说,FBI完全是一个“发现事实的机构”。科米在今夏也保证,FBI用“完全没有政治倾向和专业的方式”开展对希拉里电子邮件事件的调查。

  可是,虽然严格来说FBI可能是超党派的,但是它一直是政治最敏锐的政府机构之一。从1948年的选举到水门事件,FBI的档案经常被用作政治武器。在1948年的选举中,胡佛支持托马斯·杜威,而非哈里·杜鲁门。在水门事件中,时任FBI副局长马克·费尔特泄露的重要信息帮助扳倒了尼克松。此外,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FBI一直扮演着类似美国“道德警察”的角色,几十年来变着法地与假想的对美国社会结构的威胁作斗争,从上世纪30年代的哈莱姆文艺复兴作家到上世纪60年代的反战活动家,再到上世纪90年代“不尽责的父亲”等。在48年的任期中,胡佛利用传统上保守的FBI的权力迎合有权势的政客,公开或私下里恫吓民权领袖、持不同政见者、同性恋,尤其是共产分子。

  科米试图刻意反对那一时期。他曾说,FBI的新成员参观美国大屠杀纪念馆,“以一种可触知、令人厌恶和极度痛苦的方式”去了解大规模滥用权力的后果。他要求新成员了解FBI对付马丁·路德·金的历史,胡佛曾试图要挟他放弃自己的努力。但FBI(尤其是FBI局长)在幕后政治柔道中保持着黑带级选手的地位:在FBI未能阻止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后,它巧妙地引导“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政治主张,阻止了拆分FBI的行动。FBI利用自己正直、道德权威和正义的声望推动总统和议员支持它的计划和预算要求。总统们知道,不能得罪FBI局长。

  神话2:FBI局长不会被解职

  虽然许多国家安全角色,比如中情局局长,通常在总统任期开始时会换人,但FBI局长一职在过去40年被视作一个没有政治倾向的职位。在终身局长胡佛于1972年5月去世后,FBI局长的任期为10年,由国会授权,不可连任。当科米的前任罗伯特·米勒任期即将结束时,奥巴马总统请求其再干2年,此举需要国会的一项特别法令。

  但根据美国法律,这一固定的任期对总统如何或为何可以解除FBI局长的职务没有限制,即解职不需要理由。在比尔·克林顿1993年上任时,时任FBI局长威廉·塞申斯已经因为管理不善而四面楚歌。一份有161页的严苛的督察长报告称,他滥用政府运输系统,还有其他滥用职权的行为。在赛申斯拒绝辞职后,克林顿接受时任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的建议,直接解除了他的职务。

  神话3:FBI局长听命于白宫

  FBI隶属司法部,因此严格地说,FBI局长通过司法部长向白宫汇报——这就是为什么今年夏天比尔·克林顿和司法部长洛蕾塔·林奇在菲尼克斯机场停机坪上的“社交”会面令人担心两人达成了不起诉希拉里的“内部交易”。奥巴马总统在电视栏目《60分钟》中的言论引发类似疑问。他说,不认为希拉里的电子邮件事件是“国家安全问题”,此番言论似乎会影响调查结果。

  但负责公共腐败和间谍调查的FBI在行政部门内部具有几乎空前的独立性,尤其在涉及政治调查时。历任司法部长几乎总是听从FBI——在上世纪90年代,这一习惯性做法一再激怒雷诺,时任FBI局长路易斯·弗里也称两人之间的频繁争斗是“华盛顿公开的秘密”。司法部高官不希望科米向国会汇报重启对希拉里的调查,但他还是汇报了。

  披在FBI局长身上的所谓的正直外衣可以成为强大的官僚武器。2004年,当科米还是司法部副部长时,因国家安全局的国内监视计划,他引发一场与小布什政府的对决,然后争取到FBI局长米勒的帮助。科米曾说,他知道如果只有他自己威胁辞职,那可能会输,但如果米勒威胁要和他站在一起,那白宫就会不得不修改这项计划。这一招奏效了。

  神话4:FBI一直在设法帮助希拉里

  在科米7月宣布FBI认为前国务卿希拉里在电子邮件问题上没有犯罪后,批评人士猛烈抨击他让希拉里脱身。共和党国会议员把他传唤到国会山,要求他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特朗普也说FBI腐败。

  实际上,FBI绝对不是希拉里的地盘。英国《卫报》近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援引一名探员的话说,那里是“特朗普地产”。总的来说,在我的报道中,我发现FBI探员是保守派,但在美国大概没有哪个政治家族与FBI的关系比克林顿一家还要糟。第一本畅销的反克林顿全盘揭秘书(当下一种重口味的出版类型)来自上世纪90年代被派驻白宫的FBI探员加里·奥尔德里奇。他“无限制地”抨击克林顿一家。

  从那时起,克林顿与FBI的关系越来越糟。在解除塞申斯的职务后,克林顿任命弗里为FBI局长,称其为“执法传奇人物”,但他却看到后者用上世纪90年代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来调查他的丑闻,从档案门到白水事件,再到莫妮卡·莱温斯基。弗里甚至交回他的白宫通信证,以确保没人认为他和总统过从甚密。他对一名记者说,在克林顿任期的最后3年,他没和总统说过话,那正是恐怖主义威胁在全球日益猖獗的时期。反感是相互的。鲍勃·伍德沃德在《阴影》一书中说,克林顿总统在背后骂弗里。

  神话5: 无需在大选前披露最新调查结果

  众多批评人士、包括将近100名前检察官认为,科米本应更努力地避免影响选举。而他在距离大选投票不到2星期的时候宣布FBI重启对希拉里电子邮件事件的调查。他们提到科米自己的观点,即在官员对他们的发现有把握时才能确定地说俄罗斯插手美国选举。他们还提到司法部对正在进行调查保持缄默的做法。

  科米的助手在近日的多个新闻报道中说,科米认为消息早晚都会泄露出去,那样会使FBI看起来像是在庇护希拉里。虽然FBI的大多数部门守口如瓶,不大可能暗示FBI开启调查,但FBI最大和最有势力的纽约分局(它在调查安东尼·韦纳时发现了那台新的笔记本电脑)众所周知地爱泄密和难以被FBI局长控制。一般而言,FBI在各地的分局在工作上有很大的独立性,能够调整资源对本地的威胁和问题做出反应。但所有FBI局长都费力地要控制纽约分局,这里是由一名助理局长直接领导的3个分局中的一个,其他两个是华盛顿和洛杉矶分局。美国各大城市的探员都担心他们的案子被纽约分局泄露出去。例如,2009年FBI丹佛分局已经对纳吉布拉·扎齐悄悄进行了多日的恐怖主义调查,可是扎齐几乎一到纽约实施攻击,消息就泄露出去了。(编译/王海昉)

  资料图: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

(责编:周雨乐、许荩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