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马民警对死刑犯十五载的守护诺言变亲情

【查看原图】
民警李建良和黄母吃饭
民警李建良和黄母吃饭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2016年11月02日10:47

人民网巴马11月2日电  15年前,巴马瑶族自治县的一名死刑犯黄某雄,因在田阳县等地犯下命案被判极刑。临刑前请求要见巴马民警李建良,将自己的母亲和一对儿女,托付给曾经打算挽救他的李建良。许人一诺,千金不换,李建良15年来省吃俭用,不但赡养了黄某雄的母亲,还将黄某雄的子女抚养长大。

初识“亲情”还未有交集

1988年,以优秀毕业生身份从警校毕业的李建良,回到巴马县公安局当一名普通的刑警。1990年,他工作表现优异荣立三等功,局领导觉得他是个可塑之才,把他调到撤并前的局桑派出所主持工作。

在局桑派出所的两年时间里,局桑乡(该乡2005年撤销并入所略乡)街上黄某雄的母亲黄母经常来找他,让他帮教育她那顽皮的儿子。

“小李啊,你想想办法帮我劝劝我的儿子,让他不要在外面干傻事了。”黄母的丈夫早年离家出走,膝下三女一男,女儿相继远嫁,黄某雄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却十分不顾家。

李建良每次见到黄某雄,都找他聊天,希望他能承担家庭的重任,但是黄某雄并没有听从劝告。1992年,李建良调离局桑派出所,到刑侦大队任职。其间他听人说,1993年黄某雄结婚,儿子出世后,他又继续到外面闯荡,后来还给家里寄钱盖新房。李建良以为黄某雄在外面闯出了一片天地。

意外知晓遗嘱,民警接过重担

1999年的一天,南宁和田阳的警方向巴马警方发出一份协查通报,嫌疑对象是9年前李建良认识的黄某雄。

那年,巴马县交界的百色市田阳县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很快,犯罪嫌疑人黄某雄落网。经查,1997年至1999年,黄某雄曾连续3年以谈恋爱为名,在田阳、武鸣等地分别诱骗3名女子抢得钱物数万元,并将她们残忍杀害。时任巴马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李建良,负责协查此案。

2001年6月,黄某雄被判处死刑。临刑前黄某雄提出请求要与巴马县公安局一名叫李建良的民警见最后一面,他有事相托。

田阳县看守所同意了黄某雄的请求,并通知李建良前往田阳看守所与黄某雄见面。见面那天,令李建良意想不到的是,黄某雄泪流满面,心怀愧疚地对他说:“李警官,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真后悔当初没有听进你的教育和劝告,如今说什么都迟了。临死前,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孤苦伶仃的老妈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我走后,你能替我照顾一下她们吗?”

李建良看得出黄某雄话语里透露出的殷切的期盼。虽然多年来曾与黄某雄打过交道,但还记得10多年前黄母曾对他说过要教育好黄某雄的话。此次见面,黄某雄的托付触动了他的心,于是他对黄某雄说:“你放心吧,你妈和小孩的事,交给我了。”

践行诺言,一晃十五载

2001年9月,黄某雄在田阳被执行死刑。面对家庭变故,黄母每天以泪洗面,整日闭门不出,黄某雄妻子因承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和异样眼光,离家出走,留下年仅8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

看到孤苦的老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李建良担起了照顾他们的重任。局桑村距巴马县城60多公里,李建良只要一有空,就驱车2个多小时,翻山越岭给黄母还有两个小孩送衣服送钱,陪他们吃顿饭,聊聊天,给两个小孩买新衣、文具,带着他们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吃饭、玩耍,并嘱咐村干和学校老师多多关照。经过几年坚持不懈地关照和开导,黄母和两个孩子逐渐走出了杀人犯亲属的阴影。

15年来,李建良捐助给黄母生活费和两个孩子读书的花费共5万多元,帮黄某雄的儿子小满找到了工作,女儿小妹也顺利考上了大学。这笔开支,对于每月只有3000多元工资的李建良来说,这不是个小数目。“老太太(黄母)现在脸上已经可以看到笑容了,这是我最大的欣慰。”李建良说,两个孩子也很孝顺,认他做伯伯。对于丈夫的付出,李建良的妻子也在默默地支持着,每次黄母身体有恙,都是她带着去医院看病。

母子相称,诺言变亲情

2015年的一天,李建良正在看守所上班,门口执勤的民警通知他说:“你妈来了,找你有事。”当李建良走到看守所大门时,看到年迈的黄母正提着一袋芋头在门口张望,他心头一热,眼眶顿时湿润起来——黄母已经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往县城给他送。

猴年春节越来越近,李建良很想知道黄母在乡下的生活状况。1月26日,趁着回所略乡办事,李建良决定回局桑村看看黄母。出发前,他让妻子到街上买了一套保暖内衣,自己去买了两箱苹果。

“妈!”下午2时,李建良来到局桑村,快步走进家门后亲切地喊了起来。看到儿子回来,老人在厨房里干脆地应了一声,满脸微笑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我膝盖不行,车子坐不了,去不了县城,鸡和鸭我都装好给你了。”

“不要紧啊,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那些鸡鸭你就留着吃吧。”

两人坐在火盆边上聊了几句家常,李建良去厨房里忙了起来,做顿饭给老人吃。黄母也没有闲着,她知道李建良吃完饭就要回去上班,于是赶紧准备一些自己种的青菜、米和茶油,给李建良带走。黄母很疼爱李建良还在上小学的儿子,悄悄地把两块鸡腿和几块鸡肉,藏在米袋里,让他带回去给孙子吃。临走前,李建良塞了几百元到黄母的手里,让她在家置办一些年货,告诉她过年的时候还会来看她。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

无私照顾黄某雄母亲及孩子的事情,李建良从未向组织提及,直到去年局里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三严三实”专题活动后,局领导在进村入户走访座谈时,才从群众的反映中获悉。

李建良的家庭条件并不宽裕,母亲于1996年就去世,老父亲体弱多病,妻子只是县市场管理服务中心的一名普通职工。夫妻俩工资收入本来就不高,要支撑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负担不轻。熟悉李建良的同事和朋友都知道,李建良对别人慷慨对自己却很“吝啬”,一件夹克穿了将近10年,公文包用得掉皮了都没舍得扔,有同事和朋友曾调侃他:“好歹也是一名正科级干部,浑身上下加起来却不到200块钱!”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15年如一日义无反顾地照顾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小三人。从小学到大学,黄某雄两个孩子所有的学费、生活费以及黄某雄母亲的医药费等都是李建良一手包办,这笔钱对于李建良来说是一笔不小开支。每当有人问起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如此付出,李建良总是回答:“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做人就得认真,对群众的承诺,再艰难也要坚持下去。”

黄某雄的女儿小妹考上了某大学财会管理专业,高昂的学费让这个原本捉襟见肘的家庭再次陷入困境。此时,李建良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安慰小妹不用为入学费用的事情发愁。在李建良的资助下,小妹顺利进入大学读书,目前,还有一年便大学毕业了。在李建良的帮助下黄某雄的儿子也顺利地找到了工作。

巴马县公安局局长蓝善柏感慨地说,李建良从警28年来,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练就一身硬本领,是巴马的“神探”,没想到他还是这样一位内心柔软的好民警。

在网上,有极少数网友对李建良的善举表示难以理解,认为李建良为一个罪恶滔天且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杀人犯守诺,没有价值和意义,一些网友甚至担心广泛宣传李建良的善举是否会助长这些泯灭人性的人犯的犯罪气焰。

对于别人的不理解,巴马县公安局政委陈壮则说:“李建良选择这么做,某种程度上能唤醒那些泯灭人性的罪犯们埋藏在心灵深处的那点良知,让他们在李建良的故事中灵魂受到洗礼,也让那些犯罪分子明白,自己在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受伤害,从而使他们灵魂醒悟,从而改恶从善,重新做人。”(沈泉池、韦金戎)

 

分享到: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