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61%受访大学生反对室友对外出租床位

2016年09月07日09:2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调查:61%受访大学生反对室友对外出租床位

推开207寝室的门,你会发现它和任何一间女生寝室没有太大的差别:空间狭小,20平方米的屋子挤着8个女生,床边的衣架上搭着毛巾、睡衣,地上散落着澡篮、凉鞋、行李箱、拆开的快递盒,带靠背的座椅上摞着换下来的衣服、背包和遮阳伞。

陈希之前住在这里。6月,她和另外两位室友开始为期半年的实习,因为不在本地,所以3张床就空了出来。她们选择把自己的床位租给准备第二次考研的学姐们。“我们学校有些同学会把空着的床位租出去,尤其租给‘考研党’。”陈希补充道,“连带校园卡一起出租。”

今年8月,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632位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的受访者身边有学生出租床位现象,61%的受访大学生反对室友把床位对外出租,31%的受访者表示“依租赁对象与自己的熟悉程度而定”。如果自己有空床位,57%的受访大学生表示“不愿意出租给外人”,34%的学生表示“视租赁对象与自己的熟悉程度和室友态度而定”。

“二床东”不为“发家致富”

陈希第一次把自己的床位租出去是在大二。那时,她作为交换生在台湾度过一整学期。在学校的贴吧发帖后,几分钟内就有人联系了她。“学校到处都是求租的,所以也不会考虑很多。”陈希说。即便辅导员也在的年级微信群里,也有同学直截了当地问有没有人愿意出租床位。

在把自己的床位租出去前,陈希征求了室友们的意见。在确定大家都可以接受后,她以每月350元的价格租了出去。出租床位没有统一的“市场价”,但在学校的贴吧中,一个同样条件的床位价格要高出100块。在这座中部地区的省会城市,学校附近居民楼里的单间月租价格在1000~1500元之间。

“因为室友先租出去,然后我就和她一个价格了。”陈希坦陈,这次租自己床位的学姐是朋友介绍的,彼此有一些了解。她最担心的是租客会不会打扰室友考研复习,“其他顾虑没有”。

现在宿舍的8个人全部是“考研党”,暑假都选择留在学校复习。作为室友,刘丹有对陌生人的戒备之心,也曾对生活习惯差异有过顾虑,但她觉得“室友说要租出去,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在“新室友”来之后,刘丹特地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宿舍现有的8个人都拉进去。但这个微信群在她介绍完宿舍熄灯、打水等日常事项后就成了沉默的存在。大家平时很少沟通,有时一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就像看不见一样”。

“其实她们住在这里还算挺相安无事的,把床位租出去的室友也关注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影响,还会继续监督。”刘丹说。

“床位空着也是空着,有同学需要并且提出给一定费用我们也不会拒绝,毕竟不是住一两天。”

同样有过出租寝室床位的刘欣说,“没想过‘发家致富’,而且要是被学校发现就太麻烦了。”

研究生三年级时,刘欣到外地实习。不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她把宿舍床位租给了刚刚参加工作的学姐,但不巧的是,宿管阿姨第一次抽查寝室就查到了她们寝室。学生卡上的照片已经模糊难辨,宿管让“刘欣”背出身份证号和手机号。为了防止寝室抽查,刘欣之前把自己的信息都留给了学姐。但18位的身份证号学姐没能背出来,宿管阿姨不禁起了疑心,离开寝室后便通知学院辅导员给刘欣打电话确认。

“幸好我在学院一直是‘乖学生’的形象,跟辅导员撒了个谎就过去了。”刘欣说。在她就读的学校,一旦发现将寝室床位租给外人,本人和同寝的室友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是要装进档案的。”被宿管阿姨“盯”上后,刘欣隔三差五就能收到学校的信息,让她带上身份证、学生证去宿舍管理中心确认。她不得不从外地返回学校,配合“查证”。最终,学姐只住了不到一个月就搬走了。刘欣开玩笑地总结,“像我这样‘人品爆棚’的还是不要‘打擦边球’了,费心,折腾不起。”

(责编:陈露露、庞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