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慶安置模式”讓征拆安置步入“佳境”

2019年12月18日16:27  來源:南寧雲—南寧晚報
 
原標題:“良慶安置模式” 征拆安置步入“佳境”

  征拆現場

  新村地塊項目安置點盛邦瓏湖的安置房漂亮上檔次新村AA地塊項目安置點盛邦瓏湖的安置房漂亮上檔次 (圖片均為良慶區提供)

  南寧市良慶區是服務五象新區開發建設的“主戰場”,是中國(廣西)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的駐屯地,是南寧市征地拆遷量最大、任務最艱巨的縣區。由於征地拆遷涉及面廣、情況復雜、安置相對比較滯后、加上被征拆戶不理解、不信任,常被人稱為“天下第一難”。

  2016年以來,良慶區為破解這一難題主動作為、迎難而上,為滿足五象新區及中國(廣西)自貿試驗區南寧片區的建設發展的需要,勇破“天下第一難”,累計完成征地24500畝,房屋征拆248.23萬平方米,臨時過渡周轉安置13233人,安置用地出讓面積1721畝,為中新國際物流園、黑臭水體治理、邕江南岸綜合整治、國際旅游度假區項目、軌道交通建設等重點項目提供了用地保障。

  究根結底,良慶區到底有何法寶打贏這一場又一場艱難的征地拆遷大會戰呢?

   領導靠前指揮 身先士卒率先垂范

  良慶區黨委書記施杰到中新國際物流園項目檢查征拆工作進度

  良慶區區長王川到瓦村垃圾轉運站項目檢查征拆進度

  11月7日上午8時許,在五象新區瓦村垃圾轉運站項目的征地拆遷現場,良慶區區長王川領著城區征拆中心、城管局等部門“一把手”圍成一圈,征地拆遷推進示意圖往前一攤開,空曠的征地現場一下就搖身變成了敞開式會場。

  據了解,瓦村垃圾轉運站項目早在今年3月份已立項,並計劃在年中破土開工建設,但由於項目所處的村坡幾個生產隊存在一些歷史遺留問題,加上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管理不善,對征地拆遷補償款分配不均引發內部矛盾,使得部分被征拆戶不理解、不信任、不配合,導致近20畝的項目用地在完成少部分征地拆遷之后,便陷入停滯。

  “絕不能讓這些難題成為阻礙項目推進的‘攔路虎’。”聽取相關部門關於征地拆遷中面臨的難題后,王川現場與相關職能部門達成了共識,並提出破解方案:在繼續深入開展征地拆遷協調工作的同時,對已征土地周邊砌起圍牆,以開工建設促簽約的方式推進征地拆遷工作。

  以上一幕只是良慶區領導帶頭奔赴征地拆遷工作第一線,推進征地拆遷工作的一個縮影。記者了解到,為加快推動征地拆遷工作,平日裡,包括良慶區黨委書記施杰、區長王川在內的四家班子領導,都會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做好“火車頭”的帶頭作用,親自帶領工作隊深入征地拆遷第一線現場辦公,了解征地拆遷項目推進工作中存在的問題,並在第一時間尋求解決之道。

  同時,城區四家班子領導還堅持幾乎每天上午8時召開一次征地拆遷協調會,完善推進征地拆遷工作的協調機制,多渠道解決征地拆遷工作中遇到的問題,促使征地拆遷工作順利推進。而正是有了領導層身先士卒、率先垂范“火車頭”的帶頭作用,確保了征地拆遷工作順利開展。

   能人隊伍主陣 以心換心以情動人

  群雁高飛頭雁領,打鐵還需自身硬。良慶區深知:要想打贏這場征地拆遷大會戰,除了“領頭雁”,絕對少不了一支專業有素的“領頭軍”。近年來,服務五象新區指揮部不斷得到充實和完善,指揮長由城區黨委、政府主要負責同志擔任,副指揮長由城區四家班子領導擔任。指揮部人員主要從城區各部門精英抽調,加上征地拆遷中心等專業部門人員,組成了一支近300人的征拆隊伍,並定期對他們加以專業培訓。

  有了能人隊伍,還需要有行之有效的做法。良慶區在征拆工作中不斷創新工作思路、克難攻堅,突破了多個歷年難以推進的征地拆遷難點、節點問題。良慶區服務五象新區開發建設指揮部征拆中心主任周志飛記得,在良慶鎮棚戶區改造項目中,整個良慶鎮要整體拆遷,涉及征地面積184多畝、拆遷面積28萬多平方米、被拆遷群眾3000多人。但該項目2014年啟動后,由於涉及歷史遺留問題多、征拆面積較大、整鎮圩征拆在南寧屬於首例等原因,征地拆遷推進工作上一度舉步維艱。

  直到2016年,良慶區新一屆領導班子到任后,第一時間召開攻堅動員會,並下定決心短時間內啃下這塊硬骨頭。會后,城區四家班子領導率先帶頭奔赴征地拆遷工作第一線,以“多措並舉、加快簽約、加快拆除、以拆促簽”的依法動遷方式,用真情實意打動並贏得群眾的理解與支持,征地拆遷工作終於逐步步入正軌,並取得了顯著成績,終於在2018年初,全部完成征拆任務。

  耐心細致的動員說服工作,是解決難點問題的有效手段。在動遷工作中,該城區工作人員風裡來,雨裡去,把工作做到了家家戶戶,拉家常、講道理,取得動遷戶的支持與配合﹔遇到不理解難溝通的情況,工作人員忍住少數群眾的謾罵、威脅,苦口婆心,反復、深入地做思想工作,拉近與拆遷戶的感情距離,使他們一步步轉化為好幫手、好朋友。

  他們,用行動和汗水,用真誠和熱心換來了回報。2016年,良慶區在推進的南寧現代工業產業園二期中,12月2日開始動員后,25名征拆人員風餐露宿、日夜奮戰在征拆一線,大塘鎮鎮長雷增帶領這個團隊,立下軍令狀,不完成任務絕不收兵。他們用激情、熱情、信心、耐心和奉獻精神,感染著每一個與之接觸的被征拆群眾。最后,用時不到一個月,於當月25日全部完成3219畝土地征收簽約和補償款撥付工作,創下了城區征收土地紀錄。

   良慶安置模式 征拆安置步入“佳境”

  “前些年,我們的安置工作一度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態,群眾對安置房建設主導模式意見很難統一。”周志飛坦言,這幾年來,良慶區的征拆和安置工作從“摸石頭過河”到各項體制逐步完善並步入“佳境”,其中有著太多的辛酸和不易。

  之前,良慶區征地拆遷工作中一直面臨“拆房”難題。一方面安置工作的滯后讓農民沒有“安全感”﹔另一方面,受傳統思想影響,許多農民不接受“公寓式小區安置”模式,而是希望每家一棟樓的佔天佔地“城中村”模式。“五象新區是高標准規劃建設的新區,過去城中村建設拆遷安置的老路顯然不符合新區建設的要求。但是安置問題解決不了,發展用地也難實現。”

  因為安置工作較為滯后,被征地拆遷農民的生存和發展問題日益凸顯。如何解決這一難題?為加快推進征地拆遷安置工作,良慶區黨委、政府認真分析研究近年來征地拆遷安置工作,進行了積極探索,採取分步推進的工作方式,下大力氣拿下這塊安置滯后的“硬骨頭”。

  “城區黨委、政府在充分尊重農民意願的基礎上,逐漸探索出一條集約型的新型安置路子。”周志飛口中的“新路子”,也就是統一規劃安置標准,利用產業用地、安置用地(捆綁)合並規劃建設公寓房安置小區,對農民產業實行實物補助的“良慶安置模式”。

  針對農民以“佔天佔地”形式進行安置補償的訴求,良慶區積極引導農民更新觀念,按照持續收益、長期保障的原則,想方設法規劃農民進入“有住、有租、有鋪”的安置小區居民生活。

   “良慶安置模式”交“話事權”給村民

  被拆遷戶住上新房

  對此,良慶區在廣泛征求群眾意見后,決定採取“兩條腿走路”的辦法,由被征地拆遷農民自主選擇征地拆遷安置模式。一是採取政府主導的市場化運作模式,利用社會資金參與建設﹔二是實行村集體經濟組織主導、政府監督的市場化運作模式,根據安置項目的實際情況採取更適合的運作模式。

  第二種運作模式是良慶區根據被征地拆遷農民安置實際情況,結合南寧相關政策精神,以那黃村農民安置小區為試點,闖出的一條符合農民群眾利益的路子,即“良慶安置模式”。村集體經濟組織在符合法律法規和政策的前提下,可與開發單位協商產業開發條件。安置項目用地按照市場價進行評估,公開“招拍挂”確定競得人。由村集體經濟組織、良慶區政府與項目競得人共同商定安置物業的明細條件與價款、建設時限、物業管理等。

  “良慶安置模式”把土地“話事權”還給了農民,讓農民以“主人翁”的身份與開發商“談條件”,安置工作很快取得重大突破,由之前的“政府要我做”轉變為“農民我要做”,充分調動了被征地農民參與開發建設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收到良好成效。

  良慶鎮那黃村位於五象新區核心區關鍵位置,新區的快速建設發展打破了這個城郊山村的平靜。那黃村伏花坡第一、第二生產隊的村民在政府相關部門的指導下,成立了良慶第一個農民自主成立的安置產業公司。之后,公司按照村民自主招商建設的模式,委托中介機構,面向社會公開招商,自主確定光明地產作為合作開發單位。

  據了解,這也是五象新區首個由農民自主招商的安置項目,在安置工作中發揮了示范作用。良慶社區、新村村、壇澤村等其他村和社區也紛紛效仿,成立農民安置產業公司,採取“良慶安置模式”開發建設。“該安置模式真正還權於民、讓利於民,政府不再大包大攬,被征地拆遷農民成為安置的主體。”

   擔當實干,讓安置房建設與征地拆遷同步進行

  近年來,隨著五象新區開發建設的不斷深入,暴露的問題是被征拆群眾安置房建設跟不上征地拆遷工作步伐,其中既有房屋建設周期較長的原因,也有規劃方面和周邊配套道路不完善的原因。同時,由於部分群眾對安置的預期與現實存在差距,這些矛盾近期內難以解決。此外,臨時過渡周轉房建設不足問題亟待解決。

  針對這一問題,良慶區黨委常委、副區長、服務五象新區指揮部常務副指揮長李冉在採訪中明確給出對策:“積極探索農民安置工作新舉措,通過創新惠民舉措,幫助被安置農民解決購房資金問題﹔創新運營機制,保障被安置農民后續生活﹔加強資格審核,促進被安置農民選房工作等工作,逐步扭轉了安置工作滯后的局面,順利實現從全面開工建設階段進到逐步建成交付和選房入住階段,安置工作重心逐步從土地出讓轉到安置房交付上來。”

  同時,被征地拆遷農民養老保險問題也需加快解決。養老保險的辦理流程復雜,耗時長,且農民養老保險個人部分負擔較重(20%),交不起全家人的養老金,部分群眾不太積極配合征地拆遷工作。對此,良慶區採取的措施是加大養老保險政策宣傳工作力度,讓被征地農民了解如何參加養老保險、具體繳納標准、繳納期限、經費補貼來源和應享受待遇等情況,並及時足額提存養老保險補貼資金,爭取更多村民群眾支持配合征拆工作。

  土地山林糾紛等歷史遺留問題由於調解難度大,影響征地拆遷安置工作。對此,李冉表示,良慶區加強工作的預見性和前瞻性,做到有的放矢、對症下藥,防止因征地拆遷而激化社會矛盾。同時,協調相關部門,及時開展矛盾糾紛調處,特別是積極抓好村與村、組與組之間存在的山林土地權屬矛盾糾紛的調處工作,盡早復核矛盾糾紛的歷史遺留問題,必要的時候擱置爭議,確保項目用地的按期交付。

  “2018年12月底,南寧市出台了征地拆遷新政策,由於新政策與原執行的政策,在征地拆遷補償標准方面有較大幅度的提高。在新舊政策過渡期間,群眾需要一定的適應和接受過程,致使征拆工作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阻力。”對此,李冉坦言,良慶區積極採取對策,加大對新政策的學習和宣傳力度,組織征地拆遷工作人員深入“學”、帶頭“做”,進一步厘清新舊政策,並將征拆補償標准和安置政策原原本本地向群眾宣傳,嚴格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補償標准和征拆程序進行操作,積極維護征地拆遷戶的合法權益,實現文明征地、和諧拆遷。

  ……

  良慶區實施的這一系列舉措就像一把把金鑰匙,順利地解開了一個個疑難問題,也換來了豐厚的回報。五象新區的柳沙片區、體育中心片區、總部基地片區、五象湖片區、新媒體中心片區、南寧三中五象校區片區,條條馬路寬又直,一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每當夜幕降臨,燈光璀璨、五彩繽紛,呈現出現代化大都市的繁華景象。(記者 陸增安)

(責編:張芳、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