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文學》2019年度優秀作品頒獎會在南寧舉行

2019年12月11日19:31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石才夫給次仁羅布(右)頒獎。凌冬攝

人民網南寧12月11日電   12月11日,《廣西文學》2019年度優秀作品頒獎會在南寧舉行。區內外文學界和獲獎作者等七十余人參加頒獎會,廣西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石才夫,廣西文聯副主席、副巡視員、《南方文壇》主編張燕玲出席頒獎會。

會上揭曉了《廣西文學》2019年度優秀作品。其中,陳然的《牙虫在歌唱》、江洋才讓的《溫泉》、田耳的《黑潭大峽谷》、王大進的《變線的命數》、小昌的《公路》、鬼金的《水中燈》、江嵐的《帶走一枚“乾隆通寶”》、李治邦的《漏洞》、郭曉琦的《誰一直在砸門》、華津谷的《橋洞》、劉國欣的《婚姻解剖師》、周家兵的《夜尋》、龐余亮的《四位先生》獲優秀小說獎﹔王夫剛的組詩《遠山呈現出健康的形狀》、李浩的組詩《我一直偏好屬於幻想的事物》、田湘的組詩《大裂縫》獲優秀詩歌獎﹔金仁順的《高麗和我》、次仁羅布的《就這樣被牽絆》、孫惠芬的《在故鄉識別安詳》、霍俊明的《人形兔與野兔的相遇》、王東旭的《起風了》、連亭的《個人史》、羅曉玲的《遠和近的蒼茫》獲優秀散文獎﹔曾攀的《廣西短篇小說七十年述評》獲優秀評論獎。這些獲獎作品大多是現實題材,堅持思想精深與藝術精湛相統一,講格調、講責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是無愧於時代的藝術佳品。石才夫、張燕玲和廣西文聯副主席、廣西作家協會主席東西,廣西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容本鎮等分別為獲獎者頒發了榮譽証書。

包曉泉、黃鵬給優秀詩歌獎代表頒獎。凌冬攝

 陳然的小說《牙虫在歌唱》從身體的疾病開始,漸漸深入到人的精神深處,探尋血緣與情感的隱微,在平鋪直敘中自有一種曲折生動。濃郁的地方色彩,為江洋才讓的《溫泉》增加了不少的光輝。充滿慈愛的父子感情,善良友好的老爺爺,對生活好轉的想象,共同成就了作品的樂觀,成功地沖淡了悲涼的背景。大時代,小人物也能風生水起,田耳的《黑潭大峽谷》以飽滿的筆墨,書寫了一個鄉村旅游傳奇的片段,機趣橫生,諷世而留余地,夸飾而不囂張,人物刻畫入微,敘事與描寫達到有機的平衡,畫出了作家心中的鄉村振興圖景。

 王夫剛的組詩《遠山呈現出健康的形狀》通過對日常生態、物態、情態的詩意洞察,去發掘和呈現塵世中的超現實趣味,以及這種趣味折射的生活真實,顯示了詩人豁達的情懷。李浩在《我一直偏好屬於幻想的事物》這組詩裡,以思想者的姿態,通過盛大的鋪陳、內外層次的互相嵌入、天馬行空的想象與語言的縱橫,使得詩意獨具魅力又不乏深刻的哲思。作為詩人,田湘善於從細微處入手,從內心出發,尋找心靈與萬物的內在聯系。《大裂縫》以簡潔明快的筆觸,直抵哲學、生命和精神詩核,既有情思的硬度,也有感性的溫暖。詩路出人意料,詩意具有寬闊的承載性和普適性。

東西、黃佩華、覃瑞強給優秀小說獎代表頒獎。凌冬攝

金仁順的散文《高麗和我》用干淨、內斂的語言,極為個性化地描述了作者的心路歷程和一個民族獨特的精神簡史。次仁羅布的《就這樣被牽絆》用真誠的描述,為讀者展現了西藏最為直觀的人文風景,作為一名永久徜徉這片神秘土地上的精神行者,他讓我們得以認知了這一優秀民族的心路歷程以及這一民族當下的精神風貌。孫惠芬的《在故鄉識別安詳》沉實渾厚,在她的返鄉途中,她總讓回望的目光先走,從而使當下故鄉的人與事不斷交匯,故鄉的魂魄和自身心靈深度邂逅,故鄉在安詳中成為內心深處的真正歸宿,為當下浮躁、紛亂、迷茫的紅塵世界,提供一條精神回歸的路徑。霍俊明的《人形兔和野兔的相遇》以隱逸的意象及象征性語言,書寫出屬於他那一代知識分子的命運際遇,並折射出社會的人性的復雜性。連亭的《個人史》是一篇緊貼自身的生命體驗,卻又絕不拘泥於此的散文。羅曉玲的《遠和近的蒼茫》通過雙線交叉敘述的方式,寫出了基層一線扶貧干部的心聲,提供了扶貧工作深層次的精神啟示。

張燕玲、容本鎮給優秀散文獎代表頒獎。凌冬攝

石才夫對獲獎作者表示熱烈的祝賀。他表示,2019年,廣西的文學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原創文學作品扶持辦法實施第一年,共有80多位作者、110多篇作品獲得扶持獎勵。這些作品都是2018年度發表在全國各重點文學刊物上,包括被各類選刊選載,各種年度專業獎項中獲獎。2020年,我們國家將迎來脫貧攻堅全面決勝。這是一個歷史性的事件,將在人類文明史、發展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文學責無旁貸,需要肩負起記錄歷史,謳歌時代的重任。為了文學的發展和進步,希望《廣西文學》珍惜這些把稿子給我們的作者,也希望各位作家多給《廣西文學》投好的稿子,提好的建議,共同把刊物辦得更好!

張柱林、唐春燁給優秀評論獎獲得者曾攀頒獎。凌冬攝

據悉,《廣西文學》創刊於1951年,是廣西歷史最悠久的純文學期刊,擔負著繁榮廣西文學創作、培養廣西本土作家、積累廣西地方文化的重任。長期以來,《廣西文學》在出精品、出人才方面不斷探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成為廣西文學的重要陣地。《廣西文學》年度優秀作品獎的前身是《廣西文學》“金嗓子”獎,從2002年開始到2013年,總共辦了十一屆,是廣西金嗓子集團支持《廣西文學》辦刊的重要舉措之一。近年來,廣西區黨委宣傳部、廣西文聯黨組加大對《廣西文學》辦刊支持的力度,根據廣西文聯黨組的安排,《廣西文學》從2017年開始恢復了優秀作品獎的評選。

《廣西文學》主編覃瑞強表示,《廣西文學》將在未來的歲月一如既往地繼續挖掘和培養優秀作家,使廣西文學的薪火得以延續。(凌冬)

(責編:伍遷、周雨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