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支邊醫生在廣西 無法忘懷的崢嶸歲月

2019年12月03日15:44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廣西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我最近又去到了我曾經工作的地方,馬馱醫院公社,那裡已經都通了公路,通了電話,摩托車汽車也來回地走了,我在廣西這片神奇的土地已經工作了五十年,我愛這片神奇的土地,廣西就是我的第二故鄉。”天津支邊醫生楊興蓉深有感觸地說。

50年前,為落實中央關於醫療衛生工作的指示——“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近2000名天津醫生和8000余名家屬,肩負醫療援助的歷史重任,從北到南攜家帶口來到廣西。

1980年前后,天津支邊廣西的醫生和隨行家屬落實國家政策陸續返回天津或在其他地方工作,仍有60多名醫務人員因工作需要留在廣西,目前留在廣西且在世的天津醫生大概還有30多名。他們扎根廣西偏遠鄉村山寨,救死扶傷,為廣西人民的健康和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努力和突出貢獻。

一腔熱血南下,隻為救死扶傷。

在今年8月舉辦的“天津支邊醫生在廣西”圖片展上,楊興蓉(左二)講述自己的故事。(自治區衛生健康委供圖)

1976年,楊興蓉從天津王串場衛生院來到廣西隆林各族自治縣德峨鄉衛生院,后來丈夫顧忠會也來到廣西。在他們的倡導和帶領下,創辦了“馬馱醫院”,為解決基層尤其是邊遠貧困地區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積累了很好的經驗。

說起“馬馱醫院”的創建,還有一段來歷。楊興蓉介紹,當年由於交通不便,村裡要抬一個病人出來搶救,幾乎動用全村的勞力,肩挑手抬,翻山越嶺。於是楊興蓉聯想到了她在朝鮮戰場上,戰爭到哪,醫院就開到哪的“野戰醫院”模式。楊興蓉把這個想法告訴大家,經商量后決定,用馬馱著藥物器械,把醫院辦到第一線去。

“當年挨村挨戶地走,有病人,我們馬上就去救人。所以當地人們很感謝我們,經常聽到他們說‘馬馱醫院好呀,馬馱醫院真是好,他們是中央派來的醫生,我們要感謝他們。’人們對我們很尊重,於是我們更努力地救人,作為醫生我們的職責和使命就是救死扶傷。”

說到為什麼義無反顧的南下支援祖國的邊疆,發展地方醫療衛生事業時,天津醫生曹來斤說:“那時候年輕非常有熱情,響應中央的號召,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還記得以前有一首歌叫作《手拿槍 心向黨》歌詞裡唱到‘黨說全心全意為人民,我願把滿腔熱血洒。’當時我才二十一歲,哥哥妹妹都先后到了甘肅和內蒙古工作,我還有一個弟弟在家。當時在單位,第一批沒讓我來,說我應該在家裡照顧父母,但是每個青年都有自己的志願,所以我就寫了第二次申請,單位才讓我來。”

在今年8月舉辦的“天津支邊醫生在廣西”圖片展上,曹來斤(左三)與年輕一輩的醫生合影。(自治區衛生健康委供圖)

讓曹來斤記憶猶新的是初到廣西時的情形,她說:“我沒見過山路,所以卡車送我們去的時候,卡車上坡下坡,我們的心也跟著上下坡。到了工作的衛生院,發現四周圍全是山,看不到出去的路。”

后來曹來斤一直留在廣西,她的愛人是廣西河池人。1978年她到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醫院血液科做護士,直到退休。她說“我沒想過有什麼回報,就覺得自己選擇的就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最后曹來斤感慨地說:“當年我在的那個衛生院,我去的時候,衛生院門診有幾間病房,基本上沒有什麼醫療設備,條件很簡陋。醫師資源更是匱乏,當時隻有一個老中醫,還有一個原來是部隊的獸醫,經過一年的培訓就在那裡做醫生。2018年回去發現,衛生院變化很大,新蓋了樓,儀器設備也很齊全了。”

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尤其是醫療衛生改革十年以來,廣西的醫療衛生事業取得了比較大的進步。但是,廣西的一些邊遠農村地區,仍然存在著缺醫少藥的現象,怎麼解決好城鄉之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如何做到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看病?還是任重道遠。廣西壯族自治區婦幼保健院黨委書記、教授謝裕安感慨地說:“我們沒有忘記天津醫生,作為醫學工作者的我們,一直牢記並傳承天津醫生大愛無私的精神,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將醫療衛生送到農村,解決我們城鄉之間發展不平衡,發展好廣西的衛生健康事業。”(沈泉池、黃詩淇、張至立)

(責編:沈泉池、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