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中國考古學"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尋

2019年12月01日09:39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求解中國考古學“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尋

公元前21世紀,古史傳說中夏王朝的開始。

公元后21世紀,夏朝的存在終於得到証實。

“對中國考古學而言,夏的存在長期被視為‘哥德巴赫猜想’。如今考古、文獻史學、測年技術等多學科証據使猜想沖破迷霧,夏朝從傳說邁入信史階段。”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李伯謙說。

這是10月16日無人機拍攝的二裡頭考古遺址公園。 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尋找夏墟

1959年4月,71歲的史學家徐旭生從北京出發,前往河南、山西一帶尋找夏文化遺跡。中國首次明確以探索夏文化為目標的田野考古就這樣開始。

“考古大發現大多出於偶然,但二裡頭遺址是個例外。”曾長期主持二裡頭遺址發掘工作的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許宏說,正是在徐旭生尋找夏墟之行中,不斷帶給世人驚喜的二裡頭遺址被發現了。

大禹治水、禹劃九州、禹征三苗……這些深植於中華民族記憶中的故事,究竟是傳說還是確有其事?長期以來,夏存在於后世文獻的記載和民間傳頌中,始終缺乏足夠的考古証據。20世紀初,中國學術界興起的疑古思潮,更是對夏的存在提出諸多疑問。

“要想解決古史,唯一的方法就是考古學。我們若想解決這些問題,還要努力向發掘方面走。”針對學界爭論,1924年發表的《古史問題的唯一解決方法》中提出倡議。

安陽殷墟考古証實了司馬遷筆下的殷商歷史,令史學界大受鼓舞,尋找夏墟被提上日程。徐旭生率先奔向傳說中夏朝城市最集中的地區,即河南中部的洛陽平原及山西西南部汾水下游一帶。

經過1個多月密集考察,徐旭生發現了20余處遺址和自仰韶時期至漢代的陶片、石器等遺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位於河南偃師二裡頭村的一處遺址。

“60年來,二裡頭遺址發掘總面積超過4萬平方米,發現了大規模的宮殿建筑群和宮城、都邑中心區主干道網以及官營作坊等重要遺跡,出土文物數萬件,成為尋找早期王朝最重要的一把鑰匙。”許宏說。

“二裡頭遺址的發掘為我們展現了夏王朝的社會生活圖景,讓曾被認為是虛構的歷史變成真實可信的歷史。”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表示,剛剛建成開放的二裡頭夏都遺址博物館,使人們得以初步領略這處王朝大都的輝煌氣象,隨著發掘研究的深入,夏王朝的面貌會更清晰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學界認為,二裡頭文化與古文獻記載的夏王朝,在地域和文化上非常接近。二裡頭遺址宏大的規模、豐富的遺存,讓我們依稀看到了曾經輝煌榮耀的王朝氣象。隨著登封王城崗、新密新砦等重要遺址的發現與研究,逐漸為我們勾勒出夏王朝時期的文化面貌。

“至此可以作出論斷,由文獻史學、考古學、測年技術科學等學科合作研究的結果証實:中國歷史上的夏朝是客觀存在的,夏史是基本可信的。”李伯謙說,這個論斷已成為學術界共識,也被了解考古材料最新進展的國際學者普遍接納。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