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中國考古學"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尋

2019年12月01日09:39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求解中國考古學“哥德巴赫猜想”——跨越60年的夏朝探尋

參觀者在二裡頭夏都遺址博物館內參觀(10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安 攝

何以“中國”

二裡頭遺址距今3800年至3500年,在此之前,已經存在良渚、陶寺、石峁等高度興盛的早期文化。然而,二裡頭,為何被學術界公認為中國最引人矚目的古文化遺址之一?

“二裡頭文化與二裡頭都邑的出現,表明當時社會由若干相互競爭的政治實體並存的局面,進入到廣域王權國家階段,這個態勢猶如從‘滿天星斗’到‘月朗星稀’,黃河和長江流域開始由多元化的邦國文明走向一體化的王朝文明。”許宏說,這一劃時代的變革奠定了古代“中國”的基礎,二裡頭遺址的獨特之處也在於此。

二裡頭遺址出土的器物中,有些具有鮮明的同時代鄰近地區其他文化的特征。用於飲酒禮儀的盉、爵,是以大汶口—龍山文化的鬶為原型創造出來的﹔貴族墓中的玉鳥形飾,類似長江中游石家河文化系統的鷹紋玉笄﹔貴族隨葬的海貝,則來自熱帶海域……

與此同時,二裡頭文化強力向外大范圍擴散。例如,作為二裡頭文化重要禮器的陶酒器盉、爵,向北見於燕山南北,南及由浙江到四川的長江流域一帶,西達黃河上游的甘肅、青海一帶。而二裡頭文化代表性玉器牙璋,更以強者姿態,對周邊地區形成強力的輻射與影響。河南新鄭望京樓、四川廣漢三星堆及越南等地出土的牙璋,與它一脈相承。

“這種既能吸納融合,又能強力擴散的氣度和能量,充分彰顯了二裡頭文化在同時期無與爭鋒的強者與核心地位。”許宏說,二裡頭通過兼收並蓄匯集了中華大地早期文明的精粹,在內部高度發展的同時,又向四圍發射出超越自然地理單元和文化屏障的強力沖擊波。在這一過程中,華夏國家完成了由多元向一體的轉型,“中國”的雛形得以形成。

60年來,一代代考古工作者焚膏繼晷,逐步揭開了3800年前“最早的王朝”的神秘面紗,使中國考古學的“哥德巴赫猜想”逼近真相。如今,學界公認,二裡頭遺址形成的文化應該是中華文明的主源頭、主根,是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一個最直觀的表現是,二裡頭的宮室制度、中軸線、多重院落等都對后來的商、周禮儀產生了深遠影響,直到明清時期的紫禁城,仍然可以看到這種影響。

“二裡頭遺址已經發掘了60年,它的重要性遠遠沒有被國民所了解。”王巍說,應該以二裡頭夏都遺址博物館的建設、開放為契機,進一步挖掘和還原以二裡頭為代表的夏代王朝文明在中華文明起源中的地位、作用,讓更多人了解,從而成為增強民族文化自信的重要動力和源泉。

趙海濤表示,二裡頭遺址雖然發掘了約60年,但是考古工作的區域分布尚不全面、不均衡,遺址鑽探、發掘的空白點還比較多,仍有很多問題需要我們去解答,持續的考古工作依然是今后長期的重點。(記者王丁、桂娟、雙瑞)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