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一座山 獻出一生情

桂中第一高峰金秀聖堂山有個“環保部長”

2019年11月30日21:55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如果你愛廣西的山,聖堂山一定不能錯過。聖堂山位於來賓市金秀瑤族自治縣,是大瑤山的主峰,海拔1979米,為桂中第一高峰。它有張家界之峰、黃山之峻、華山之險、廬山之幽,其山形為廣西10大高海拔山峰中最美。

要說誰最愛聖堂山,溫炳華一定不能漏數。溫炳華今年61歲,是聖堂山目前唯一“簽約”挑山夫,也是聖堂山的“環保部長”。上山時,他挑的是食材和物資﹔下山時,他挑的是垃圾。為了維護聖堂山景區的聖潔,他一直默默堅守。

 溫炳華在山路上休息(吳清文/攝)

聖堂山日出(羅蘇建/攝)

情定聖堂山

“今年聖堂山的杜鵑花開得比去年好。”在聖堂山景區游客中心見到溫炳華時,他剛從聖堂山下來,還沒來得及回家。溫炳華個頭不高,膚色甚好,人很精干,談及聖堂山的杜鵑花,他略顯興奮。

旅游旺季時,溫炳華三天兩頭要挑一擔物資到聖堂山頂的賓館。每次挑60斤左右,抄近道,比較陡,單程約4公裡,要走3小時。

按理說,61歲已是退休的年齡,溫炳華為何還要辛苦爬山?

“為了報答黨恩,盡自己的能力爭取做些事業。”溫炳華說,他不甘落后,也是為了以身作則教育孩子。

1958年,溫炳華出生於金秀瑤族自治縣忠良鄉。8歲時,父母去世,他成了孤兒,吃百家飯長大。1976年,溫炳華年滿18歲,當地政府為照顧他,讓他到鄉政府辦的企業工作。

1983年,縣扶貧辦開辦的聖堂山多種經營場到忠良鄉招工,溫炳華受薦報名參加。“當年的聖堂山是荒山野嶺,場址設在距公路8公裡的地方,我們的工作就是開荒造林。”溫炳華回憶說,多種經營場人最多時有50多人,剛開始以種植八角為主,后來種了不少杉樹。

“雖然開山造林是辛苦的活,但每月能領到45元,在上世紀80年代算是高收入水平。”溫炳華說,當時,在經營場工作令很多人羨慕。因為這份工作,他與住在聖堂山腳下的愛人相知相愛,喜結連理。“作為一個孤兒能結婚、安家,這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溫炳華笑說。

敬業愛環境

溫炳華老實本分,做事兢兢業業,人緣也好。44歲那年,他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后來,聖堂山多種經營場因種種原因難以為繼,溫炳華讓兒子在經營場繼續他的工作,自己則到聖堂山景區找活干。

2012年,溫炳華被聖堂山景區聘為“挑山夫”。當時游客不多,他一個人負責山頂賓館日常物資的挑送,還兼顧聖堂山山頂到景區大門道路周邊的垃圾清理。

“當時景區的人給我取了一個聖堂山‘環保部長’的外號,還寫在工作牌上。”溫炳華對此稱謂非常珍視。“在聖堂山工作幾十年,我熟悉聖堂山,也愛著聖堂山,有很深的感情。”他說。

縣旅投公司清潔工黎現章介紹,2018年11月,溫炳華到了退休年齡,現在的公司不再聘用他,轉而聘請3個專職清潔工才能保証景區日常清潔衛生。“他這個人很好。”對於溫炳華的默默奉獻,黎現章和同事都很敬佩。

一根扁擔、兩個編織袋,外加一根拄杖,這是溫炳華上山的行囊。一袋青菜、一袋肉,總共60斤,這就是溫炳華的背負重量。

跟隨這個年過六旬的老漢上山,普通游客要走3個多小時的路程,溫炳華抄近道,也要3小時。“剛開始上山,坡不是很陡,可以走很長一段才休息,越往上越陡,越走越累,休息的次數也越多。”溫炳華停停歇歇。他說,現在挑一擔東西上山,需要休息七八次。

“這裡的山泉是可以放心喝的。”溫炳華走到半山一處山泉旁,隨手摘下一張樹葉,折成小杯狀,接過山泉水直接喝起來。“啊,真甜。”他感慨。

夕陽獻余熱

讓溫炳華尤為開心的是,在聖堂山可以遇到不同的游客,與五湖四海的游客打交道、交朋友。“這手串是上海一個姓李的游客送給我的。”溫炳華開心地說,幾年前,李先生到聖堂山旅游,與他結緣。李先生來過幾次聖堂山,去過溫炳華家,2018年還專門匯款為他慶祝60歲生日。

“隻要還能干得動,我就繼續干下去。”溫炳華說,現在年紀大了,很多人勸他停下來休息,但他堅持要盡自己的能力做下去。

“是共產黨培養我,我要一心跟黨走,報答黨恩。”溫炳華說,因為有了黨和政府的幫助,才有了他在聖堂山的這份工作,才有了現在的家。

2019年是溫炳華在聖堂山工作的第36個年頭。溫炳華說:“我的青春、我的這輩子,都奉獻給聖堂山了。”(沈泉池、吳清文)

(責編:沈泉池、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