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青山不放“鬆”的鬆樹“媒人”

2019年11月29日08:36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鬆樹“媒人”、快樂的“農夫”、農民科學家,這些有意思的稱呼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林科所鬆樹育種專家、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黃永利給自己貼的“標簽”,幽默中飽含了他對本職工作的熱愛。

“我的工作就是給鬆樹雜交配對,32年的採穗育種,隻願能給后人留下優質的鬆林。”黃永利說起老本行滿臉興奮。

2016年,廣西建成全國最大馬尾鬆基因庫,產生直接經濟效益10.45億元、間接經濟效益62.68億元。其中為此付出心血、作出貢獻的眾多人員中,就有黃永利。

在南寧市林業科學研究所良種基地,黃永利介紹馬尾鬆。(廣西科協供圖)

跨海“迎娶”南亞鬆

黃永利所在的馬尾鬆良種基地,是第一批國家重點林木良種基地,同時也是廣西馬尾鬆良種研發的重要基地。這裡,有國內最好的馬尾鬆種質資源,是名副其實的鬆樹珍寶館。

在林科所翠綠欲滴的鬆林中,針葉顏色微黃的南亞鬆特別搶眼,就像婀娜多姿的“金發姑娘”。南亞鬆“老家”在海南。黃永利清楚地記得,當年漂洋過海歷盡艱辛,好不容易才迎娶回這位“金發姑娘”。

那是2013年,為了尋找適合於廣西沿海地區優良造林樹種,黃永利陪同廣西林科院的楊章旗博士,帶領幾位科研人員遠赴海南省昌江縣霸王嶺自然保護區,尋找南亞鬆育種資源。保護區是一片原始森林,山勢險峻,人跡罕至,山上到處有山螞蝗襲擾,一路上險情不斷。當時一行人初次進入保護區,正碰上暴雨天氣,車輛打滑發生意外,一個后輪懸空在山崖外。出於安全考慮,有人建議先撤離,等到天氣好轉再上山。黃永利堅決提議繼續前行:“時間不等人,現在鬆果正要開裂,等到天氣好了,鬆果採集的最好時機可能就錯過了。”

黃永利曾留下過這樣的遺憾:當時他剛參加工作,有一次進山好不容易找到理想的鬆林,正興沖沖地准備採穗,不料卻被當地村民當作盜賊,任憑怎麼解釋,村民都不相信他是搞科研的,堅持驅趕他離開。無奈,黃永利隻好跑回單位去開介紹信。遺憾的是當他再回到山上,鬆果已開裂。第二年再去,鬆樹已被人砍掉了。這件事讓黃永利遺憾至今。

幾年間他三赴海南,選優之旅爬山涉水雖然艱苦,但收獲頗豐:採回200多個南亞鬆優樹6000多根穗條和種子,而且嫁接成活了!

“把家底交給他,我們放心”

除草除虫、嫁接栽種、野外採穗、人工授粉、觀察樹木生長、記錄分析數據……收集、保存和利用鬆樹種質資源,長年累月在戶外,風吹日晒是家常便飯,工作繁雜枯燥。但是黃永利埋頭苦干,把這些瑣碎艱辛的工作做得很出色。

黃永利在收集鬆樹的數據,以便開展研究。(廣西科協供圖)

廣西林科院在南寧市林業科研所放有3000多份種質資源,毫不夸張地說,廣西幾代育鬆人幾十年的心血都在這裡了。“把家底交給他,我們很放心。”廣西林科院一位鬆樹專家如是評價。

鬆樹良種選育大概可以分為優樹材料選擇、建立材料收集保存庫、雜交育種、子代測定及遺傳材料評價等幾部分。黃永利的工作貫穿於每個環節之中,相當於是鬆樹良種的生產線。這是一項核心工作,所以對種質資源庫的營建工作,黃永利絲毫不敢懈怠,他給自己定了三個原則:一是每得一個種質資源的穗條,都得看好、管好、讓它活好,嫁接活了才有研究的基礎﹔二是種質資源庫數據要准,不漏不錯不亂,如果數據亂了,張冠李戴,研究就沒意義了﹔三是保護好來之不易的種質資源,它們或許是未來一粒璀璨“種子”,引領林業跨越發展。黃永利的各種技術檔案材料和調查資料堆滿了半個辦公室。

“希望給后代留下一些好東西”

黃永利“咬定青山不放鬆”,以鬆樹為業,以青山為家,扎根深耕。

由於他愛人身體不好,經常要住院治療,家裡常常沒人做飯。為了解決肚子問題又能節省時間,黃永利常常煮一大鍋紅薯充飢。剛參加工作的時候,由於技術設備比較落后,黃永利上山隻能靠自行車或兩條腿,而要想測量鬆樹樹高得扛竹竿,一根不夠接兩根。有時工作太多太忙,幾天幾夜都得在山上。

授粉中的馬尾鬆。(廣西科協供圖)

由於常年勞累,黃永利的身體落下一堆毛病。有一次團隊要做鬆脂產量實驗,正趕上他的胳膊疼得抬不起來,有人勸他請人來幫忙,但他不放心,因為這是非常專業的工作,交給不專業的人,數據就難保精准。於是,他斜著身子抬高肩膀,用這樣的“高難度動作”,硬是堅持完成了工作。

“給后代留下一些好東西”是黃永利最大的願望。為此,他在鬆樹育種路上孜孜以求。2005年至2018年,黃永利主持鬆樹雜交育種研究工作,累計完成了1600多個人工雜交組合,收到雜交種子600多份,為馬尾鬆高世代良種選育提供了廣泛的育種群體。自2006年黃永利主持南寧市林科所鬆樹種質種源收集保存工作以來,累計收集各類鬆樹無性系3400多份,保存有馬尾鬆、濕地鬆、雲南鬆、南亞鬆、加勒比鬆等樹種優樹無性系,保存性狀涵蓋速生性、高產脂性、開花結實習性、抗性等性狀。種質基因庫在收集樹種、類型、數量均為國家級良種基地中收集基因最多的一處。(沈泉池、葛郁檳)

(責編:沈泉池、許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