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楓橋經驗”的新時代回響

從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看社會治理現代化之路

2019年11月28日08:40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聆聽“楓橋經驗”的新時代回響——從新時代公安派出所工作看社會治理現代化之路

楓橋,是一座橋。

半個多世紀前,“楓橋經驗”誕生於此,歷經數十載風雨洗禮和實踐檢驗,鋪就一座連接黨心民心的連心橋,一座鞏固公安民警與人民群眾魚水深情的警民橋,一座通往社會和諧、鄉村和美、百姓和順美好願景的平安橋。

楓橋,不僅是一座橋。

沐浴榮光,直面挑戰,“楓橋經驗”在傳承中發展、在發展中創新,由基層社會治理的范本上升為黨領導人民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條基本經驗。放眼神州,正在蓬勃開展的全國公安機關創建“楓橋式公安派出所”活動中,新時代“楓橋經驗”旗幟高揚,煥發出勃勃生機活力,也映照出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建設的奮進方向。

歷久彌新——從發動和依靠群眾,堅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楓橋經驗”在與時偕行中豐富發展,成為平安中國的生動注腳

古式台門、裡巷小弄、溪流回轉,村口老樟樹下,老人們圍坐暢敘,孩子們歡笑嬉戲……

來到浙江諸暨,走進楓橋鎮楓源村,“不要人夸好顏色”的江南詩韻中,一幅悠然祥和的平安畫卷映入眼帘,正是楓橋干部群眾共建共享平安和諧的寫照。

歲月如歌,一路前行。在“楓橋經驗”誕生、發展和創新過程中,公安機關始終發揮著重要作用。

依靠群眾,將矛盾糾紛消弭在源頭、化解在基層,始終是“楓橋經驗”代代相傳的“法寶”。

楓橋鎮陳家村的居住出租房,曾經是諸暨市公安局楓橋派出所所長楊葉峰的一塊“心病”。因消防設施不完善、電線裸露雜亂等問題,這些老房子易發生倒塌或火災,加上租住的外來務工人員多,安全隱患令人憂心。

“挨家挨戶走訪調查,開展消防安全檢查,當時取得了效果,但一段時間后又反彈,很難徹底解決。”楊葉峰說。

2017年,在楊葉峰提議下,相關部門和村民召開會議,研究並提出居住出租房旅館式管理升級版——“紅楓居”。陳家村經濟合作社對農房進行統一回收改造裝修,再統一出租,統一分配收入,給外來務工人員提供安全良好的住宿環境,也給村民實現了創收。

“在基層處理問題,需要靈活機動,貼近實際情況。”1981年任楓橋派出所第10任所長、在楓橋工作了25年的老公安壽仲華說,處理化解矛盾,做到“矛盾不上交”,最好的辦法就是調解。

如今,在楓橋鎮探索形成的多元矛盾糾紛化解新機制中,楓橋派出所老楊調解中心是一塊“金字招牌”。

“群眾是最大的秘訣。”老楊調解中心主任、年近7旬的全國優秀人民警察楊光照打開手裡的通訊錄,裡面是他的100多名“得力助手”,“他們來自楓橋社會各界,是願意為調解糾紛出力的熱心志願者”。

2017年,楓橋鎮村民李某在去為低保戶洪某幫工的途中摔倒身亡。李某一家陷入困境,要求賠償,而洪某沒有能力承擔賠償金。楊光照接手后,幾番調解未果。

“最后能調解成功,多虧了我的通訊錄。”楊光照發現通訊錄裡有一名志願者正是李家親戚,而且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在這位志願者出面做工作及楊光照努力下,再加上相關幫扶,雙方終於談妥了賠償條件,簽下了和解協議。

2010年至今,在楊光照主持下,該中心受理案事件2100余起,調解成功率達到98%以上,涉及的8600余萬元調解款項全部兌現,老百姓滿意率達到100%。

將工作觸角扎根到群眾之中,才能筑牢平安的基石。

“派出所工作再忙,也要常到村裡看看,離開了群眾,我們就成了瞎子和聾子。”楓橋派出所原副所長孫法均說。

一次,孫法均下村走訪,一名村民悄悄把他拉到一邊:“這幾天可能要出事……”

原來,村裡有一個姓周的服刑人員快出獄了。周某曾經在村裡借了很多錢,村裡人私下商量著怎麼討債。

孫法均在周某出獄后第一時間就主動找到他,周某表示今后會償還債務。但面對當時情況,孫法均幫他出主意,讓他主動聯系債主們並寫下承諾書,取得了諒解,一起潛在的糾紛由此化解。

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離不開服務不缺位。

楓橋派出所服務窗口與鎮行政服務中心合署辦公,128項公安業務可在服務窗口一次辦理﹔在警務站設立24小時警務自助服務區,在29個村級服務中心設立公安代辦點,做到一網辦、就地辦、馬上辦、一次辦……更加貼心便利的公安服務,令當地群眾交口稱贊。

建立24小時“門不關、燈不滅、人不空”全日制警務機制﹔全面實施破小案、辦小事、解小憂、幫小忙、惠小利新“五小工程”﹔建立常態化警民溝通機制、立體化治安防控機制等多項機制﹔打造“紅楓義警”隊伍,發動群眾共建平安楓橋……與時俱進、創新發展,楓橋警務模式成為新時代“楓橋經驗”的突出亮色。

經驗之所以能葆有生機活力,就在於不斷適應新變化,積極回應新問題。

服務群眾、發動群眾、組織群眾、依靠群眾,變與不變中,平安楓橋建設的時間軸,也是新時代“楓橋經驗”的創新發展之路。

一位當年參與楓橋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親歷“楓橋經驗”誕生的老同志,在回憶錄裡寫下這樣的話:“馬克思主義的哲學在書本上也許深奧難懂,而在楓橋這塊土地上成為實實在在的工作指針。”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