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不明、邊界不清 教師如何掌握手中戒尺?

2019年11月26日08:53  來源:法制日報
 

教育部擬將懲戒分類並明確具體懲戒權 專家分析

教師如何掌握手中戒尺

● 教師懲戒是教師針對學生的不合范行為,對學生的身心施加某種影響,使其產生悔改之意,以達到矯正目的的一種教育方式

● 現實教育活動中依然存在對教師懲戒行為的合理限度缺乏明確規定等問題,使得體罰與懲戒的邊界不清晰。教育懲戒不等於暴力和體罰,教師法的修訂工作應當將懲戒與體罰、變相體罰予以明確區分,對教育懲戒的主體、權限大小、實施范圍和方式作出嚴格具體的限定

● 由於懲戒主體和懲戒的具體形式呈現出多樣性和復雜性,故而可規定教育懲戒的原則性規則,應遵循合法性原則、比例原則和教育性原則,明確懲戒權行使的程序以及建立懲戒權的監督、救濟機制

關於教師懲戒權的討論,多年來一直備受關注。

11月22日,教育部發布了《中小學教師實施教育懲戒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規則》)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規則》將教育懲戒劃分為:一般懲戒、較重懲戒、嚴重懲戒和強制措施。《規則》一出,再次引來社會熱議。

前不久,廣東擬在全國率先嘗試通過立法賦予教師教育懲戒權,並明確教師可以對學生實行“罰站罰跑”。近日,廣東省人大常委會在其官網發布《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各界公開征求意見。《法制日報》記者發現,目前條款出現變化,此前一審提交法規中允許老師對學生進行“罰站罰跑”的條款被刪去,取而代之的是將具體的教育懲戒規定下放給學校主管部門。

教師的教育懲戒權究竟該怎麼用?懲戒與體罰的邊界又在哪裡?

說服教育收效甚微

懲戒應該把握尺度

在國人的傳統觀念中,教師懲戒學生就如同父母教訓不聽話的兒子一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直到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以后,隨著西方一些教育理念的引入以及國人權利意識的增強,人們才開始對教育懲戒產生疑問。尤其在一些學生遭到老師過分懲罰甚至虐待的新聞曝光后,教育懲戒更一度被認為是非人道、反教育、落后教育方式的代名詞。

“我們作為老師就需要指出錯誤,給他們正確的引導。現在不允許老師體罰學生,網絡那麼發達,一不小心就被爆料。”天津市薊州區某中學教師高紅(化名)說,學生們還處在認識世界、建立三觀的階段,更要注重引導培養。

高紅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教師肯定希望學生學習好,但大多數學生處於青春期,有時候比較叛逆。“對於一些太不聽話的學生,教師應當有適當懲戒的權利,但懲戒要有度,不能給學生的心理和生理造成傷害,同時要了解學生的性格,對症下藥,既要保護他們的顏面又要起到教育作用。”

高紅說,有時候懲罰並不能讓學生明白自己的錯誤,反而容易引發其抵觸心理,所以應既有說服教育又有不過度的懲罰,讓學生明白自己犯了錯,需要改正。

“學生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個性,說服教育和懲罰更需要因人而異,要了解每個學生的情況,看他們更適合哪種教育。”高紅說。

張超(化名)是一位中學生的家長,他認為教師的懲戒要適度,“如果是棍棒底下出狀元的度,那肯定不行,初中學生處於叛逆期,越打越罵可能會適得其反。但也不能過分地溫柔教育,這會助長學生不好的習慣,所以教師應有權利對學生進行合理的懲戒”。

“如果我的孩子不聽話,老師可以進行說教。如果屢教不改,我是不反對打的。古代老師不都有戒尺麼?打手打屁股都是可以接受的。”張超說。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