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不明、邊界不清 教師如何掌握手中戒尺?

2019年11月26日08:53  來源:法制日報
 

現行法律尚未明確

亟待立法全面保障

有一個現實問題是,教師是否擁有懲戒權?

朱曉峰認為,盡管教師法、義務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未明確規定教師的懲戒權,但依據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十八條、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七條、教師法第七條等規定,教師在教育教學活動中可以批評教育學生,以促進學生的充分發展。

“尤其是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二十五條明確規定,對於在學校接受教育的有嚴重不良行為的未成年學生,學校和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互相配合加以管教﹔無力管教或者管教無效的,可以按照有關規定將其送專門學校繼續接受教育。從目的解釋的角度來看,這裡的批評教育以及管教學生,本質上就是教師懲戒權的一種表現形式。”朱曉峰說。

鄭寧也分析稱,雖然我國現行法律並沒有明確教育懲戒權,但從教育的規律來看,懲戒是教育機構和教育者對受教育者行使管理和教育權的一種表現。教育法第二十九條第四項規定,學校及其他教育機構有權對受教育者進行學籍管理,實施獎勵或者處分﹔第四十四條規定,受教育者有遵守所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管理制度的義務。

“教師在立法層面沒有懲戒權。從目前的立法實踐來看,教育法、教師法、未成年人保護法和《中小學班主任工作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都對教師的管教權作出了相應的規定,在一定程度上給予教師懲戒以肯定。”王天星說。

據王天星介紹,6月2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提出,將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表示,教育部將抓緊修訂教師法,明確實施教育懲戒權的原則,研究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實施的范圍、程度和形式,規范行使教育懲戒權。

“可見,對教育懲戒權進行詳細的立法規定是此次教師法修訂工作的重要目標,有助於界定教育懲戒權的法律界限,為教師行使懲戒權提供明確的立法依據,同時也有助於規范教育懲戒權的行使。”王天星說。

朱曉峰補充說,教師在教育教學活動中應有懲戒權,但不得濫用該項權利,可以批評教育學生,也可以採取如罰站等不構成體罰或侵犯學生身心健康的管教措施。對於教師在懲戒權范圍內實施的管教行為所引起的不良后果,教師以及學校不承擔法律責任。(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祁增蓓)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