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不明、邊界不清 教師如何掌握手中戒尺?

2019年11月26日08:53  來源:法制日報
 

合理限度規定不明

體罰懲戒邊界不清

在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朱曉峰看來,中小學階段的未成年人正處於健全人格形成的關鍵階段,教師在教育教學活動中給予學生適當的懲戒,有助於其健全人格的形成。

“實踐証明,教師對學生嚴格要求,對於學生的不良習慣、做法予以及時糾正,伴之以必要的懲戒,對於規范學生的行為,培養優秀的學生,是必要的。但是懲戒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超過必要的限度。”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副主任鄭寧說。

那麼教育懲戒應該如何把握好尺度?又該如何界定體罰和懲戒的邊界?

據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國際法學院副教授王天星介紹,體罰是指教師對學生的身體進行直接侵害,特別是造成疼痛,來進行懲罰或教育的行為,如毆打、罰站罰跪等﹔變相體罰是指採取其他間接手段,對學生肉體和精神實施懲戒並使其受到傷害的行為,如諷刺、侮辱學生、勞動懲罰、抄過量作業等﹔教師懲戒是教師針對學生的不合范行為,對學生的身心施加某種影響,使其產生悔改之意,以達到矯正目的的一種教育方式。教育懲戒的對象是學生的過錯行為,懲戒的程度也要視懲戒對象及其過錯行為的具體情況而定。

“然而,在現實的教育活動中,依然存在對教師懲戒行為的合理限度缺乏明確規定等問題,使得體罰與懲戒之間的邊界問題不清晰。教育懲戒不等於暴力和體罰,教師法的修訂工作應當將懲戒與體罰、變相體罰予以明確區分,對教育懲戒的主體、權限大小、實施范圍和方式作出嚴格具體的限定,厘清教育懲戒的邊界,讓社會對教育懲戒有一個基本的認識。”王天星說,在實踐中,由於懲戒主體和懲戒的具體形式呈現出多樣性和復雜性,可以規定教育懲戒的原則性規則,應遵循合法性原則、比例原則和教育性原則,明確懲戒權行使的程序以及建立懲戒權的監督、救濟機制。

在朱曉峰看來,依據義務教育法第二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教師應當尊重學生的人格,不得歧視學生,不得對學生實施體罰、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為,不得侵犯學生合法權益﹔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學校、幼兒園、托兒所的教職員工應當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嚴,不得對未成年人實施體罰、變相體罰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嚴的行為﹔教師法第三十七條規定,教師體罰學生,經教育不改的,或者品行不良、侮辱學生,影響惡劣的,由所在學校、其他教育機構或者教育行政部門給予行政處分或者解聘,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結合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二十五條規定,教師懲戒權的邊界是不得體罰或者侮辱學生,如果體罰或者侮辱學生的,構成懲戒權的濫用,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體罰行為由於侵害學生的健康權、人格尊嚴,已被我國教育部門所禁止。懲戒可以,但不應進行體罰。”鄭寧說,“教師的懲戒應採取一些溫和但行之有效的手段,比如扣分、警告等。主要應遵循三個原則,一是平等原則,教師應該平等對待學生,一視同仁﹔二是尊重原則,教師應當尊重學生的人格尊嚴,懲戒時不能侮辱學生的人格﹔三是比例原則,教師懲戒的手段和學生的行為性質應當成正比,並且不得進行體罰,侵害學生的生命權、健康權。”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