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深海之驚蟄》熱播 編劇埋的彩蛋你找到了幾個

2019年11月06日09:46  來源:錢江晚報
 

《麻雀》之后作品《驚蟄》再上熒屏,網友還跑去他的微博下討論劇情

作家海飛埋的彩蛋,你找到了幾個

“最近我的微博炸了……”

隨著近日浙江千乘影視制作的電視劇《諜戰深海之驚蟄》(下面簡稱《驚蟄》)在湖南衛視熱播,原著作家兼編劇海飛的微博,也被粉絲留言“轟炸”了,大家都來和他討論“山離cp(男主陳山和女主張離)好還是山晚cp(男主陳山和女二余小晚)好”。

不過,他倒也不太意外——“以前《麻雀》播出的時候也被‘轟炸’過。”

浙江作家海飛很理解觀眾的心思,“感情戲必須建立在人物框架上,一開始設定好了,才會產生這樣的情感。”

《驚蟄》的故事,發生在1941年硝煙彌漫的重慶和上海:陳山因長相酷似軍統特工肖正國,被日本特務荒木惟看中,被迫成為一名日諜打入重慶軍統內部。在跟肖正國的老婆余小晚假扮夫妻的過程中,他又對余小晚的閨蜜張離動了真情。

很多人知道海飛,是因為他上一部改編成影視的諜戰作品——《麻雀》。

兩次改編作品口碑都不錯,諜戰橋段緊湊精彩,感情線也牽動人心。

海飛作為兩部劇的編劇,《麻雀》的小說僅五萬字,他把電視劇寫到了61集﹔《驚蟄》的字數雖然是《麻雀》的一倍,拍出45集也依然需要擴充。

這非常容易步入注水的結局,但顯然,兩部小說都被適宜地放進了每一集,像10月31日播出的小高潮“余小晚鬧婚禮”就是電視劇新加的情節,感染力十足。

“整體的大框架,故事的走向,人物的命運,人物的關系,這些都是不太有改變的。”在這個大框架的基礎上,再對小說中一筆掠過的情節進行擴充。海飛表示,開拍之前,他寫了一封萬字長信給劇組主創,是對自己作品的再一次解讀,也是拎一拎改編的魂。

其中,一個詞反復跳動:氣味。

海飛解釋,氣味,“來自於當時的歌曲、服飾、飯館、交通工具等細枝末節,來自於主創人員對當時重慶和上海的了解。哪怕一份報紙,都需要還原曾經的樣子。”

為了找尋這股子氣味,演員們都下了苦功夫。海飛說,有進組后苦學跳舞的,有對“線人”的服裝死摳細節的,還有拍戲通過了之后主動要求再來一次的……

現在看電影都流行等彩蛋,而《驚蟄》中,同樣也埋了不少來自《麻雀》的彩蛋。

張若昀在《麻雀》裡的角色叫唐山海,《驚蟄》中,陳山住進了唐山海的家,還提了一把對方,瞬間沖上當晚熱搜。

闞清子在《麻雀》中飾演的李小男有個代號“醫生”,臨犧牲前和唐山海說,希望能再做鄰居,一起打牌、跳舞。到了《驚蟄》,余小晚真是個醫生,上來就跳舞,約著姐妹打麻將。

這正是海飛所構建的“諜戰深海”宇宙中的一角,建立諜戰譜系,小說或劇中的人物固定、通用。比如“76號汪偽特工總部”的主任一定是李默群,行動處處長一定是畢忠良,颶風隊隊長一定是陶大春……海飛和記者劇透,《麻雀》的男主陳深將在《驚蟄》后期以重要配角出現,和陳山有對手戲。

目前,這片“諜戰深海”已初具雛形。

縱看海底,可深至吳越爭霸,《戰春秋》講西施成為一個女諜如何在吳宮裡步步為營,《風塵裡》講明朝萬歷年間錦衣衛參與的一場“中日朝”三國諜戰。

橫看海面,海飛有個“諜戰之城”的概念,嘗試以不同城市為背景,各做一個諜戰劇。

杭州的朋友一定會問了,什麼時候給家鄉安排上?

“已經安排了。”海飛笑著預告,即將出版的小說《內線》,男主江楓就生活在1940年代杭州運河的拱宸橋畔。(林夢芸)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