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長安道》試映 陳數:別輕易說我“美”

2019年11月05日09:51  來源:羊城晚報
 

新片《長安道》再度攜手《和平飯店》導演李駿

陳數:別輕易說我“美”

“廣州的觀眾世面見得多,所以我特意來聽大家看完之后怎麼說。”電影《長安道》前日傍晚在廣州舉行試映場,主演陳數在映后的觀眾見面會上如是說。這部11月15日才公映的電影,竟敢提前近半個月接受觀眾的口碑檢驗,可見劇組對作品品質的信心。

影片有四位領銜主演,扮演反派的陳數戲份並非最多,但她說:“角色豐滿,我很知足。”隻要談起自己對角色的詮釋,陳數永遠自信。這種自信建立在她多年來獨立思考和自我審視的習慣上,因為她相信,在每一個機會到來之前,她都已經做了最好的准備。

A、你不能隻要求 “及格線”上的表演

《長安道》改編自海岩小說《長安盜》,故事來源於一起真實的盜墓案。跟普通的警匪片不同,《長安道》著重懸疑的鋪排,而片中包括陳數扮演的林白玉在內的幾個主要角色都展現出需要層層剝筍的復雜人性。

導演李駿曾與陳數合作過好評無數的電視劇《和平飯店》,當時就有很多人驚嘆其電影般的質感。因此,當有觀眾問陳數“電影化呈現與電視劇的不同”,她自信地說,這並非最大的挑戰:“我2005年拍《暗算》,2007年拍《傾城之戀》,雖說都是電視劇作品,但我相信其中的表演即使放在大銀幕也不會遜色。我從來沒有放棄表演的細節,這是演員對自己表演的認知——你不能隻把水准要求在合格線上。”

很多觀眾在看完《長安道》后,都贊嘆陳數的“美”。她卻呼吁:“拜托大家不要再輕易用‘美’這個詞。”她引用老公趙胤胤的一句話:“你是一個被美貌耽誤了演技的演員”,告訴大家“美”來之不易:“‘美’不是簡單視覺層面的事,就像《傾城之戀》中白流蘇的美是由大家閨秀的身份和海派文化的含蓄而達成的,《和平飯店》裡陳佳影的美是來自智慧和心中的大愛。而《長安道》裡的林白玉並沒有那麼善良,她優雅但也彪悍、知性然而性感、風情也更豪情……每一對形容詞都是相反的。她比我以前演過的人物都更有侵略性,而這種侵略性是要我慢慢滲進內心,再從裡向外一路‘打’出來的。要做到一個‘美’字,真的沒有那麼簡單。”

B、真實生活中的人是沒有“人設”的

陳數和范偉在《長安道》中演一對夫妻。當年因為迷戀這位教授的學識風度,身為電視台名主持的林白玉甘心當“小三”,之后兩人做了夫妻,卻慢慢成了陌生人甚至仇人。當故事即將結局,發現了某種真相的林白玉卻突然重新在丈夫身上發現了久違的風採,但是,一切已經來不及了……陳數說:“這是一個現實主義的故事,而真實生活中的人是沒有人設的,因為每個人都是復雜和立體的。”

陳數透露,從第一稿開始,她就在試著走進林白玉的內心,直到最后拍攝時的第六稿,這個人物已經完全跟小說原著大相徑庭,而人物的質感也脫穎而出了。譬如片中陳數有幾場射擊的戲,纖瘦的她玩起獵槍卻完全不像花架子。“說實話我胳膊有點瘦,無論單手還是雙手,端起槍來都有點吃力,更別提開槍時后坐力還特別大。”她就在射擊場一遍遍地練,“就是想能跟槍成為一體,讓觀眾覺得有一種真實的協調。”

范偉曾笑著調侃,希望下次能跟陳數演一對“正常夫妻”,過一點“正常日子”。陳數卻笑著說:“日子都是兩個人過的,能找到跟你匹配的人就行,女強男弱不過是一種狀態而不是對錯。就算是這兩口子,他們之間也一定是達到了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而且男人也不容易,憑什麼就應該什麼事都讓他們扛?這個時代的女性也可以有機會成就自己。”當然,用武力威脅老公是不良示范,陳數笑著說:“大家別學她。無論是男是女,當關系進入困境的時候,帶著愛意和真誠去解決才是最重要的。”

C、誰規定“姐姐”就不能演戀愛戲呢

在《長安道》中,陳數的角色並非戲份最多。有觀眾對此提出疑問,陳數先是笑著調侃:“那你可以去導演的微博留言,反復呼吁。”但隨后便正色道:“電影是導演的藝術,作為演員甚至存在完全被刪戲的可能。事實上,我這個角色相比原著是改編最大的,她的變化直接推動了故事的發展,對此我非常知足。”

角色大小,陳數並不看重,她更看重的是自己還能不能接到像這樣有層次的好角色。“對中生代女演員來說,這已經是非常好的時期。”陳數說,她從業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見過像現在這樣,無論媒體還是觀眾,都紛紛呼吁給中生代女演員更多的欣賞、尊重和空間。雖然作為演員終究被動,但陳數還是決定在被動中尋找主動:“我可以盡量保持最好的狀態和能力,讓大家看到有些角色我還可以演。”

“其實年齡是一種很好的饋贈。因為當我進入現在這個年齡,我所展現的角色就不可能膚淺。”陳數說,“演員進入成熟期,有趣的地方就在於,我們終於可以演那種既生活化又有某種提煉性的有魅力的角色。”但是,這種“演員的成熟”不是坐等老了就行,“它對你的諸多方面甚至世界觀的積累都有著更高的要求”。為此,如今的陳數會用更多時間審視自己:“我是否真的那麼優秀?我有沒有勇氣面對身上的不美好?我的問題究竟在哪裡又該如何解決……總是進行這種孤獨的自我對話。”

“完整自我”確實能幫陳數接受更多的挑戰。譬如,去年她主理了一檔關於瑜伽和茶道的生活類美學節目《SHU理生活》,連節目文案都由她自己撰寫﹔今年上半年,她剛拍完了一部名為《誰說我結不了婚》的電視劇,“三個女人的故事,我演一個不婚主義的律師,她怎麼面對職場、男友、閨蜜……”陳數也不諱言,好久沒演愛情戲了,這次演得很開心:“誰規定‘姐姐’就不能演愛情戲呢?關鍵在於你是否具備合格的狀態。”(記者 李麗)

(責編:陳露露、李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