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盆景到風景,“金字招牌”是如何煉成的

——廣西創新社會治理促進和諧穩定

2019年10月11日15:17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上世紀80年代初,廣西宜州市合寨村村民在當地黨組織的領導下,沖破體制束縛,大膽創新,採取無記名投票和差額選舉的辦法,選舉產生了新中國第一個村民委員會,組織村民討論制定《村規民約》,摁下紅手印,開始進行村民自我管理的新探索。

從“宜州自治”到“楓橋經驗”,近年來,廣西積極推廣新時代“楓橋經驗”,變“盆景”為“風景”,聚“風景”為“全景”,讓新時代“楓橋經驗”在廣西滿園春色、遍地開花。

“村規民約就是好,村上無賭又無盜。公共事業有人管,各種糾紛變得少。白天生產搞四化,晚上睡得安然覺。”9月3日,在廣西全區深入學習推廣新時代“楓橋經驗”創新基層社會治理現場會上,中國第一個村委會主任韋煥能又唱起這首群眾當年自編的山歌,自豪之情溢於言表。

平安是金,和諧是福。奮進新時代,讓我們一起循著堅持發展“楓橋經驗”和“村民自治”的生動實踐,聆聽廣西各地基層社會治理精彩的故事,不斷推進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

黨建引領 讓基層社會治理動起來

基層社會治理創新,旨在破解“小政府”與“大社會”管理難題,主要是以社區和村為依托,推動村(社區)自治組織自我發展、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約束、自我服務、自我監督。

“中國第一個村民委員會”屏南鄉合寨村,在自然屯成立“駐屯聯合黨小組”“屯級黨群理事會”“屯級產業協會”“屯戶主會議”“一組三會”黨群共治機制,實現基層自治組織規范化制度化。

“牛羊都是放養,從沒丟過。”談起如今合寨的治安環境,返鄉創業的村民羅雲函深有體會,他發展養殖業年收入達10萬多元。

打造旅游發展軸、濱水休閑景觀帶,建設文化休閑區、採摘體驗區、農業展示區、山水建設區,創建“全國知名文化休閑旅游特色村”……如今,在合寨村民自治展示館裡,擔任管理員的合寨村原村主任韋煥能描繪著合寨實施鄉村振興的美好願景,充滿期待。

廣西宜州的慶遠鎮解放社區轄區內有學校、醫院、銀行等23家常駐社區單位。由於社區與駐社區單位黨的組織互不隸屬、行政上互不關聯、管理上條塊分割,社區工作出現“不能管”“不讓管”“不好管”等實際困難。

為解決這個難題,解放社區黨總支部牽頭成為“社區大黨委”,向各駐區單位黨組織推選出的“社區大黨委”成員頒發聘書,建立起社區區域化共治組織。

“‘社區大黨委’充分借鑒‘楓橋經驗’治理模式,是一個新型的社區治理工作新格局。”解放社區黨總支部書記麥永秀說,社區內搭建了“社區大黨委”、網格管理工作站、區域片區、樓宇網格聯動的四級網格化服務管理平台,實行“組織共建、設施共享、黨員共管、活動共抓、事務共搞、社區共建”。

除了在城市社區成立社區大黨委,宜州區充分發揮政治的統領作用,把基層黨建貫穿於社會治理全過程。在農村行政村,建立以村黨組織為領導、村民自治組織為基礎、集體經濟組織為紐帶、其他經濟社會組織為補充的村級組織體系。

在慶遠鎮六坡村,10個黨群理事會突出群眾依法民主議事決策,強化黨組織的引領作用,把公共事務管理放給群眾,由群眾依法民主議事,“黨領民辦、群眾自治”的模式得到充分體現。

從“宜州自治”到“楓橋經驗”,廣西把加強黨的領導作為基層社會治理的主線,把黨的基層組織作為“主心骨”,實現黨領導下的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

“三治”融合,讓基層社會治理活起來

在推進基層社會治理的過程中,廣西著力為政府行政管理與基層群眾自治有效銜接和良性互動搭建工作平台。

宜州懷遠古鎮聲名遠揚,在1200多米長的古街上,吸引游客觀賞的不僅有會館、碼頭、寺廟等歷史文化遺跡,還有濃厚的社區自治、德治、法治交融的和諧氛圍。

古街街頭,社區公約牌匾映入眼帘。“居民自治立規章,人人遵守理應當。黨紀國法挺在前,居民公約記心間。”朗朗上口的公約條款,將反邪、拒毒、信訪、化解矛盾糾紛等平安知識娓娓道來。社區成立居民議事會、道德評議會、禁賭禁毒會以及紅白理事會,建成多元的社區治理主體。

在“一約四會”的引領下,古鎮家家戶戶的家風家訓貼在門前,通過“文明評判+社區公約+家風建設”的組合拳,千年古鎮治理有效、和諧有序,煥發嶄新生機。

在桂林市恭城瑤族自治縣,“三治”融合呈現另一番景象。栗木鎮常家村將族譜家訓融入活動中,成為基層善治的典范﹔嘉會鎮泗安村順民意、聚民力,“馬上辦、連夜干”,成功舉辦“微馬”比賽、刨柿節、水果嘉年華運動會等活動,讓小村庄成為了聞名的脫貧示范村﹔西嶺鎮莫家坪將中華美德、公民道德、村規民約融入“七五”普法,實現恭城、平樂、陽朔“三縣”之交和諧相處的生動情景……

恭城縣以“三心三治一守”為載體,倡導全縣人民崇尚忠孝心、敬畏心、互助心,實現基層自治、法治、德治,做到人人守規矩,實現平安共建共治共享的目標。

在社會治理過程中,恭城縣對群眾利益相關的事情不“大包大攬”,而是劃清“行政權力”與“自治權利”的邊界,讓基層自治組織回歸村民居民自治本位,讓村民居民參與同其切身利益相關的社會事務,達到自我提高和基層善治。同時做好督促,確保基層自治在法律允許的框架內開展,引導基層自治自覺接受社會道德規范的約束。

目前,恭城全縣各村屯立有村規民約、辦有老人協會,紅白喜事專人操辦,團結互助、勤儉節約、移風易俗的良好風尚已成為鄉村自治的常態。

“在開展‘三心三治一守’活動中,我們因地制宜、因村施策,不搞‘一刀切’,充分激活基層單位的主動性和創造性,彰顯特色,使活動既呈現‘遍地開花’可喜局面,又呈現‘一村一品’地方特色。”恭城縣縣長黃枝君說。

工作下沉 讓基層社會治理好起來

廣西分層次、分類別、分地域科學推進基層社會治理創新,不搞簡單的“一刀切”,基層社會治理因地制宜。

“群眾門前理政,百姓身邊服務。”廣西玉林、崇左市通過社會治理網格化,建立包括視頻監控、電子警察、卡口監控等系統在內的社會治理信息綜合指揮平台,整合公安、民政、工商、房產等部門工作內容,實現數據資源一處辦公,多部門共享,工作“整體下沉”。公安、信訪、司法、畜牧、農機、民政等與民生相關的七站八所,直接把服務帶進行政村,面對面為群眾辦實事,解難題。

玉林推動政法工作重心下移,全市先后選派247名法官、223名檢察官、283名警官、221名律師、法律工作者組成“三官一律”工作隊,進駐群眾安全感和滿意度低、社會治安問題突出的283個重點村屯、社區,調研掌握社情民意和突出問題,著力化解矛盾糾紛。

崇左市完善一網格一管理員、一村一警務助理、一村一法律顧問,矛盾糾紛發生后,村(社區)調解三次,調解不成功,由鄉鎮(街道)調解二次,仍調解不成功,由縣(市、區)調解一次,實現了“小矛盾不出村(社區)、大矛盾不出鄉鎮(街道)、疑難矛盾不出縣(市、區),矛盾不上交”的目標。

首府南寧市有66個城中村,聚集著120多萬的流動人口。和全國其他城市一樣,由流動人口引發的治安、消防、城市管理等問題日益凸顯。

以城中村治理作為社會治理的切入點,南寧市多元化解各類矛盾糾紛,做實基礎建設、全域聯控、數據聯動“三張網”。

目前,南寧市城中村綜治中心建設全覆蓋,綜治中心融合綜治“三網”、智慧雲眼、門禁系統等終端,標配網格化、消防、保安、警務巡防四支隊伍和政法服務中心工作人員。

所有城中村全部實現網格化管理團隊責任包干,實現“大事全網流轉、中事區域處置、小事格內解決”。依托綜治中心數據平台,建成包含實有人口、流動人口、特殊人群等在內的23個大數據庫,對各類風險隱患全面預測、分級預警,每天利用短信、微信推送給黨政領導,城中村社會治理實情“一目了然”。

通過“三張網”的建設,南寧市實現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的目標。去年,南寧市城中村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發生率同比下降30%,群眾安全感滿意度持續提升。

自治為基、法治為本、德治為先,加上智治支撐,廣西政法部門積極為群眾提供一站式、精細化、動態化服務管理,形成了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龐革平、尚永江)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