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卻的紀念(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本報記者 葉 子

2019年07月08日09:2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不能忘卻的紀念(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位於桂林市興安縣的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

從福建省龍岩市長汀縣,到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興安縣,要走多遠呢?

7月1日,長汀南山鎮紅軍烈士后代蔡偉月轉乘汽車和飛機,用時6小時。85年前,他的曾祖父蔡開銘跟著紅軍,靠著雙腳走了近兩個月,在湘江戰役中獻出寶貴生命。在當年紅軍經過的界首渡口,蔡偉月取走一瓶湘江水,准備帶回老家曾祖父的衣冠塚前。他說:今后一定把紅軍長征的故事講給更多人聽。

這是不能忘卻的紀念!1934年底,在長征經過廣西的前后19天時間裡,發生了關系中央紅軍生死存亡的關鍵一戰——湘江戰役。紅軍以重大代價,打破蔣介石企圖將紅軍消滅在湘江的美夢,保存了紅軍中央領導機關和中央紅軍主力。正是經此一役,紅軍突破了國民黨第四道封鎖線,一步步走向勝利。

近日,記者再走長征路來到廣西桂林,輾轉興安、全州、灌陽三縣,於85年后,感受這場紅軍長征中最壯烈的一戰,也銘記這份不能忘卻的紀念。

一道天然屏障,也是唯一的活路

7月2日,記者來到位於全州縣鳳凰鎮建安司村的鳳凰嘴渡口,這裡是建江和湘江的交匯處,因形狀似一隻鳳凰嘴而得名。隻見江面有百余米寬,江水悠悠向北流去。如今,附近的村民們使用鐵船渡江,憑著擺渡人拉動鐵索,人們不到4分鐘就可到達對岸,很難想象85年前紅軍搶渡湘江時驚心動魄的場面。

1934年12月1日,屏山、大坪、界首等渡口或浮橋被炸或失守,鳳凰嘴是紅軍搶渡距離最近且可以涉渡的地方,因此成為湘江以東紅軍各部搶渡的最后一個渡口。南、北、東面都是圍追的敵軍,紅軍必須渡過湘江、向西挺近。這百米寬的江面,是一道天然屏障,也是唯一的活路。

桂林市黨史專家黃利明介紹說:“1934年12月1日午后,紅八軍團陸續來到鳳凰嘴湘江東岸,他們是從渡口上游100米處至建安司村五六百米之間的江段涉水搶渡的。正值枯水期,水深在胸腹部以下,沒有架浮橋。”一旁的村民補充道:“當時下白霜咧,江水刺骨,冷得很。”

湘江戰役后,中央紅軍由長征出發時的8.6萬余人,銳減至3萬余人。親歷過長征的詩人陳靖有詩:“血染十裡溪,三年不食湘江魚,尸體遍江底。”正是因此,當地流傳下“三年不飲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魚”的說法。

“我要把紅色故事講好,把長征精神傳承下去”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隻等閑……”在鳳凰嘴渡口以東約1公裡的鳳凰和平紅軍小學,五年級二班的同學們正在朗誦《七律·長征》。另一間教室裡,老師正在講授湘江戰役的歷史,孩子們聽得入迷。

這是這所學校的特色紅色教育課。據校長羅榮雲介紹,學校重視紅色教育,用一間120平方米的教室布置了湘江戰役革命史展室,結合本地紅色文化和傳統,編寫紅色教育校本課程,舉辦紅色歌曲演唱大賽、紅色故事會、紅色童謠編輯、清明節祭掃等活動,讓學生在實踐中品味、傳承長征精神。

同樣致力於傳承長征精神的,還有興安縣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館長尹湯懷。從1998年起,尹湯懷開始擔任館裡的講解員。接受記者採訪時,尹湯懷表示,20多年來感到很欣慰,常常有客人了解了紅軍長征和湘江戰役的故事后感動落淚。有一次,一位80多歲的老人家,故事聽得投入,不休息,一口氣參觀完整個展館。館裡做紅色文化進校園活動,孩子們一節本來40分鐘的課,往往延長到2個小時。

“上一任館長曾經拍著我的肩膀,對我囑托,”尹湯懷說,“接過接力棒,把紅色故事講好,把長征精神傳承下去。”

再次回望紅軍長征突破湘江烈士紀念碑園,獅子山頂,3支步槍造型的紀念碑直插雲霄,南側的湘江戰役紀念館像一頂紅軍八角帽,和流淌不息的湘江水一樣,訴說著無聲的紀念。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年07月08日第02版)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