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軍: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2019年06月03日08:52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張軍: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作為運動員,他曾奪得2000年悉尼奧運會和2004年雅典奧運會羽毛球混雙金牌。

作為主教練,他從裡約奧運會后國羽的低谷期接手雙打組,向東京奧運會的翻身仗進發。

作為協會主席,他致力於推動協會實體化改革,打通羽毛球專業與業余壁壘,讓更多青少年享受羽毛球的快樂。

他就是張軍,前羽毛球奧運冠軍,現任中國羽協主席、中國羽毛球隊雙打組主教練。面對職業生涯中的每一個角色,張軍直言“永遠發現前一個角色更舒服一些”,但身份的轉變又推動張軍不斷在壓力中譜寫新劇本。

善用新人 國羽完成換血

近日落幕的蘇迪曼杯世界羽毛球混合團體錦標賽中,年輕的中國隊在決賽中3:0橫掃近年來強勢崛起的日本隊,第11次捧起蘇迪曼杯,贏得東京奧運會前一場關鍵的中日羽球博弈。

這場較量中,中國男雙組合李俊慧/劉雨辰、女單陳雨菲、男單石宇奇先后戰勝各自對手,出乎意料地零封日本,早早結束了這場賽前被認為有可能創造最長比賽用時的中日團體較量,以至於被安排在后面兩場出戰的中國女雙組合陳清晨/賈一凡、混雙組合鄭思維/黃雅瓊以及其他隊員,坐在場邊就收獲了世界冠軍。這些年輕隊員都是張軍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制勝法寶。

“這次蘇迪曼杯年輕隊員表現不錯,體現了比較強的競爭力。”張軍說,“日本隊的整體實力非常強,但我們是東道主,再加上我們隊伍非常年輕,我們就是以年輕人的心態去沖擊他們。”

裡約奧運會后,隨著一批老隊員退役或離開,國羽面臨新老交替的重重考驗。2017年初,在李永波卸任國羽總教練后,國家隊不再設立總教練和副總教練崗位,改由夏煊澤、張軍分別擔任國羽單打組和雙打組主教練。新帥上任后不久就在當年蘇迪曼杯遭遇了“滑鐵盧”,大膽起用新人成了張軍和夏煊澤的不二選擇。

此后的兩年裡,張軍和夏煊澤不斷向人們展現出臨場指揮的魄力和鍛煉新人的決心。國羽新生代也用自己的方式登上舞台。這次蘇杯,老將諶龍僅上場一次,其他比賽全部由年輕隊員完成。在石宇奇力克當今世界羽壇男單排名第一的桃田賢斗,幫助中國隊鎖定獎杯之后,國羽隊員們涌上賽場,歡呼著將張軍高高拋向空中。

“我們會給每一個運動員機會,他們要靠自己在賽場上拼搏,用勝利、積分來贏取奧運會門票。”張軍說,“我也鼓勵更年輕的隊員作為開路先鋒去鍛煉自己,增加比賽經驗,遇到國際上排名靠前的選手,勇於發起挑戰。”

團結自信 目標直指東京

有人說,現在的國羽像極了20世紀90年代初的國羽,當時隊伍同樣面臨青黃不接的陣痛,1993年李永波執掌國羽后,著手培養新人,雖然次年廣島亞運會收獲7銅遭遇亞運最低谷,女隊還丟掉了保持10年的尤伯杯,但1995年國羽又將處於鼎盛時期的印尼隊擊敗,歷史上首奪蘇杯,接著又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靠女雙奪得首枚奧運金牌,1997年不僅衛冕蘇杯而且奪走世錦賽3金,就此宣告重返世界羽壇巔峰。

人們希望張軍和夏煊澤“雙核”能將國羽帶入那個從低谷走向巔峰的時代,在東京奧運會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事實上,張軍也一直在為隊伍加油鼓勁。“東京奧運會我們的目標就是沖擊5塊金牌。5個單項中國隊都有競爭力,每個項目我們都有年輕人參賽。我希望中國羽毛球隊在東京打出那種氣勢,就是敢於亮劍,敢於去拼,敢於去爭每一個項目的金牌。”

當然,東京奧運會最后能拿幾塊金牌,要看隊員臨場表現和對手的表現。至於誰將上場比賽,張軍則更鼓勵年輕人自己去爭奪奧運會入場券。在林丹逐漸老去、諶龍狀態起伏的情況下,石宇奇等后起之秀成了國羽主要培養對象。作為教練組成員,張軍表示會為每一位隊員創造公平的競賽環境,幫助每一位隊員調整思想狀態、盡快成長。

國羽實行雙主教練扁平化管理后,單打和雙打隊員之間的交流更多了,平時訓練中合練的機會也增加了。張軍認為,這樣的管理方式讓國羽更加團結,營造了特別和諧的氛圍。現在的國羽處在一個較好的狀態中,“大家都很年輕,沖勁都很足,每個隊員都非常想要在賽場上証明自己,而且互相幫助這一塊,我覺得他們做得也都不錯。這次蘇迪曼杯,這種團結的氛圍,這種集體的力量,體現得非常好”。

張軍坦言,國羽再難出現林丹一樣的巨星,但會努力培養一個像林丹那樣對羽毛球有影響力的人。“每一個明星選手的背后都絕對不只是運動成績。”他表示,除了運動員在賽場的表現外,整個隊伍的實力、市場的宣傳、贊助商的協作乃至整個羽毛球的發展,都決定著體育明星能否產生。“我們也希望下一個體育巨星在羽毛球界出現。”

推動羽協改革 讓孩子們更快樂

今年初,張軍當選新一屆中國羽毛球協會主席。他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協會實體化改革。考慮到為今后打通專業與業余的壁壘的需要,中國羽協的改革既要全面設計,又要抓住重點有序開展。在處理國家隊繁忙的事務之余,張軍把一部分精力放在協會工作上。

“現在隊伍管好了,我還得看看協會有什麼事,看看業余有什麼事,然后辦比賽有什麼事,還有跟國際上的交流……”張軍坦言,自己職業生涯的多個角色中,當協會主席的壓力最大。

“當運動員的時候覺得運動員好累,每天打球這麼累,教練真舒服。等我當了教練,我就覺得隊員打完球可以休息了,而我作為教練看完A,還得看B,看完B,還得看C,好累。等我當了主教練,覺得還是原來的單項目負責人比較好,以前隻管男雙,現在要管男雙,也得看女雙,還得看混雙。以前隻要管好隊伍就行,現在當了協會主席,還要管協會的事……”張軍說,“目前看還是當運動員最舒服,但回不去了。”

“角色的不同變化,我永遠發現之前一個角色更舒服一點。”張軍笑言,現在壓力大,甚至有點過勞肥。中國教練圈,似乎又多了一個“不懂球的胖子”。

盡管如此,運動員的拼勁在張軍身上一點沒有磨滅。作為羽協主席,他正致力於縮小羽毛球專業與業余的距離,為全國羽毛球愛好者謀福利,尤其是加快推進羽毛球進校園,希望與教育部門密切合作,把雙方的資源與優勢融合在一起,讓羽毛球運動在全國的大、中、小學校園廣泛推廣,為國家羽毛球項目人才梯隊建設儲備力量。

“我覺得能讓孩子多打會兒球,孩子是很快樂的。所以說,我們還是要讓更多的孩子有快樂感、有幸福感。”張軍說。(記者盧羨婷)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