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邊貿糾紛 中越邊境小城有群“和事佬”

2019年05月24日17:39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這一批水果到貨的時候已經熟透了,賣不了價錢,我要退貨!”

“我是按照你的採購要求大老遠運過來的,退貨絕不同意。”

……

廣西與越南的陸地邊境線長達1020千米。近年來,中越客商、邊民往來頻繁,邊境貿易十分活躍,邊貿、勞務、租賃等方面的涉外糾紛不可避免。

俗話說得好,和氣方能生財。如何高效、快捷、平和地解決這些糾紛?地處中越邊境的廣西憑祥市積極探索邊境地區糾紛調解新機制,建立起涉外人民調解委員會,有效化解各類涉外糾紛,促進區域經濟繁榮發展。

中越客商所贈送的錦旗

早在2015年,憑祥市便從駐憑祥的廣東商會、湖南商會、浙江商會、福建商會中聘請了6名有聲望的客商代表,再加上特邀2名活躍在邊境一線的越南客商,組建了憑祥市浦寨邊貿區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委員會成立至今,調解各類糾紛162件,調解成功率97.3%。其中,調解涉外糾紛57件,調解成功率100%。

憑祥市司法局聘請越南客商(左)作為特邀調解員

“我實在無路可走了,請你們一定幫幫我!”不久前,一名司機神色焦急地來到調解室。原來,這名司機從甘肅省千裡迢迢運了一整車洋蔥到憑祥。因為路途遙遠,洋蔥有部分損壞,越南貨商拒絕接貨。

“我們介入的時候,雙方已經僵持了幾天,越南貨商的態度非常強硬,放話要司機把貨運回甘肅。而司機則把貨車停在越南貨商的貨場,堅持不付錢就不把車開走。”浦寨邊貿區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主任周梅初回憶。

眼看這一車的洋蔥爛得越來越多,要是再僵持下去勢必雙方都得不到好處。於是,周梅初迅速介入調解。他實地查看后發現,整車的洋蔥完全損壞的隻佔一小部分,雙方還有可商量的余地。經過兩天內的三次調解,最終司機與越南貨商各退一步,越南貨商接收整車貨物,司機的報酬則抵扣掉3000元。

每一件糾紛的調解過程均記錄在案

作為上個世紀90年代便來憑祥做生意的湖南人,周梅初在駐憑祥的湖南商人中很有聲望。調解委員會還未成立前,便經常有湖南老鄉托他做說客。“以前產生糾紛或者遇到矛盾,大家一般先是找各地商會出面。談不攏的話,打架斗毆也時有發生。現在有了調解委員會就規范多了,便民聯系卡上面有所有調解員的電話,遇到糾紛大家打電話找我們就可以。”周梅初說。

在邊境地區,糾紛的復雜性在於主體分屬於中越兩國公民。如果通過訴訟途徑解決糾紛,必然上升到兩國的司法協助層面,需要耗費相當的人力、財力與時間。與訴訟制度相比,人民調解制度具有獨特優勢。

調解員們互相交流經驗

憑祥是中國對東盟水果進出口最大的陸路口岸,素有“中國—東盟水果之都”美譽。有交往就有可能產生糾紛,中越客商因為水果產生的糾紛也不少。一次,憑祥果商計劃從越南採購A級火龍果,火龍果運來之后發現摻雜了一小部分B級果。一方堅持隻要A級果,不要B級果,另一方則堅持要整車售賣,雙方相持不下。

“因為火龍果不易保存、不耐運輸,所以我們的調解更加需要爭分奪秒。我記得當時一天之內就調解了三次,最后雙方各讓一步,憑祥果商降價收購整車火龍果。”調解員呂鋒說。

身處異國他鄉,遇到糾紛,一些越南客商和越南工人難免會擔心中國調解員偏袒中國人。這時候,特邀的越南籍調解員正好發揮作用。

越南籍調解員(左)與周梅初(右)共同研究案例

越南客商阮女士長期在憑祥做生意,能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2018年3月被吸納進浦寨邊貿區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在她看來,調解的形式好、效率高,對於中越邊貿有很大幫助。“去年10月,有一名中國商人訂購了幾車的越南火龍果。果都賣完了,8萬的尾款還沒有付。這起糾紛就是我調解的。”阮女士介紹道。

提升調解技巧、熟悉越南法律、學習簡單的越南語……為了當好中越邊貿的“和事佬”,調解員們平時做了不少功課。浦寨邊貿區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副主任唐小鋒的越南語已經講得十分地道,與越南客商可以進行基本的溝通交流。

越南民商事法律實用手冊是調解員的好幫手

每年6月芒果上市的時候,邊貿糾紛也隨之增多。“我們隻有兩名越南籍調解員,有的時候他們沒有空,我們也得自己上,總不能被語言障礙給難住了。”唐小鋒說。

調解員團隊和相關工作人員

2018年,浦寨邊貿區涉外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獲評全國人民調解工作先進集體。這一殊榮讓這群中越邊貿的“和事佬”干勁更足了。(朱曉玲、陳坤)

(責編:李敏軍、陳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