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手耕耘教壇43載成“最美紅燭”

2019年05月09日07:55  來源:人民網-廣西頻道
 

黃沙尤在給學生上課(梁紹恩 攝)

廣西巴馬瑤族自治縣那社鄉那乙小學,春風中透出一股暖意,學生們清脆的朗誦聲在操場上回蕩。四年級二班的教室裡,一位老師熟練地把粉筆往拇指和食指縫中一插,在黑板上揮洒自如地劃動,一節課下來,整個板書圖文並茂、生動醒目,給學生視覺上以美感和快感,令學生們常常都舍不得擦去。

他是這個山村小學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學教師,名叫黃沙尤。他雖然已年過花甲,卻依然站在三尺講台上,繼續給孩子們授課。

克服缺陷 練就硬本領

黃沙尤今年64歲。在他年幼時不慎跌入灶坑,右手被燒傷,手指粘連,變形嚴重,無法抻展,落下殘疾。然而,他生性開朗,並不因此而自卑。

黃沙尤在批改學生作業(梁紹恩 攝)

黃沙尤說,自己幼年上小學時,老師望著右手殘疾的他,想教他用左手寫字。可年幼的他卻認真地對老師說:“老師,我也能像同學們那樣用右手把字寫好。”為了能像正常孩子一樣把字寫好,他把筆往殘疾的拇指和食指縫中一插,吃力地拖著筆在紙上劃動,反復練習。長此以往,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縫隙間長出了一層厚厚的繭,而他也終於寫出一手漂亮的鋼筆字。

1975年3月,一個偶然的機會,黃沙尤踏上了三尺講台。當時,黃沙尤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克服缺陷,戰勝困難,練好教學本領,做一個讓家長放心、讓學生喜愛的教師。

剛剛走上教育工作崗位,黃沙尤每天舉著殘疾的右手在黑板上努力練習粉筆字。為了節約粉筆,他自行購買了一支毛筆,沾著水,在黑板上不斷練習,幾十年下來,他落下了嚴重的肩周炎,犯病的時候,胳膊抬起來都很吃力。功夫不負有心人,黃沙尤練就了一手漂亮的粉筆字。

扎根鄉村 播撒陽光

黃沙尤利用休息時間做木工(梁紹恩 攝)

“三尺講台讓我得以放飛希望,孩子們一個個走上工作崗位,是我勇往直前的潛在動力。”這是黃沙尤經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

由於家鄉地處偏僻,環境惡劣,工資微薄、生活貧苦,逼走了許多耐不住寂寞的老師。看著孩子們一雙雙求知的眼睛,黃沙尤卻毅然留了下來。

黃沙尤回憶道,他工作的第一站是那社鄉東烈小學。學校比較偏遠,要步行近3個小時才能到達學校。學校破爛不堪,兩間不足50平方米的土坯瓦房,瓦片破舊、門窗簡陋,課桌椅殘缺不全,幾乎沒有年輕人願意來這裡任教,師資力量十分緊缺。可是他卻來了,成了一位每個月拿6元錢工資的教師。

“右手殘了,怎麼教得好我們的孩子?”開學第一天,當黃沙尤興致勃勃迎來他的第一批學生時,家長和孩子們齊刷刷看著他的右手,同學們朝他扮鬼臉,家長們眼中流露出不解而又無奈的神色。

面對破爛不堪的學校,黃沙尤利用學會的木工本領,把學校修整了一番。看著大有改觀的學校,家長們立即改變了對他的看法。第一堂課,黃沙尤用殘疾的右手在黑板上寫出了漂亮的粉筆字,瞬間就憑著本領折服了這些學生。第一次測試,學生的成績有了明顯的進步,家長們對他的教學能力更加信服。

漸漸地,家長們對黃沙尤主動關心起來,常在孩子上學的時候為他帶一些五谷雜糧。學生們也時常摸著他那隻殘疾的右手心疼地問:“老師握筆疼不疼,累不累?”師生關系融洽和諧。

那時,學生因家境貧寒交不起學雜費是常有的事。每到開學之際,總會有家長央求黃沙尤過段時間再補交學雜費,善良的他總是說:“沒事,讓孩子按時來上學,學雜費的事,我們一起想辦法。”

為了能夠幫助更多貧寒學子完成學業,黃沙尤利用學會的木工活,用課余時間為村民制作家具,收取微薄利潤為貧寒學子墊支學雜費。對此,有人不解,可是他卻說:“我是一名從貧困中走出來的教師,今天我幫助孩子一小步,改變的或許是孩子的一生。”

1991年,外出務工的親戚回家,見識了黃沙尤的木工活,推薦他去大城市做木工,工資是代課老師的幾倍。家庭生活並不寬裕的黃沙尤也曾動過外出發展的念頭,可他心想:我走了,孩子們怎麼辦?於是婉拒了親戚。他選擇留下來,繼續呵護山裡孩子們的求知夢。此后,他服從教育部門的安排,哪裡有需要,他就到哪裡去,先后在6個學校任教。

紅燭不息 余熱不盡

黃沙尤在課堂上指導學生(梁紹恩 攝)

辛勤耕耘鄉村三尺講台40多年,黃沙尤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學生。2015年,他被中國下一代教育基金會評為“最美紅燭”。

如今,64歲高齡的黃沙尤,本已到退休的年紀,可他仍然堅持每天早早來到學校,做一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看一看可愛的孩子們。看到縣裡搞均衡教育,需要更多的師資力量,他立即和縣教育局簽訂繼續聘用合同,為教育事業發揮余熱。

“我自幼殘疾,家鄉人民對我不離不棄,讓我得以在三尺講台堅持不懈,我要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山裡的孩子。”黃沙尤說,他要一輩子堅守山村,做鄉村教育戰線的忠實守望者。(沈泉池、唐燕飛)

(責編:李敏軍、龐冠華)